大賽聚同行關注 拓展華人聲樂空間(多圖)
 
2007-10-17
 

大賽評委、著名女低音歌唱家楊建生在16日聲樂大賽新聞發布會上發言。

【人民報消息】當地時間16日星期二,在紐約上城的考夫曼音樂廳(Kaufman Concert Hall),“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復賽結束,並決出20位選手進入決賽。本次大賽匯聚音樂同行關注,並為華人聲樂家與西方社會展現中文歌曲的難度及韻味。它將華人聲樂推上國際舞臺,以藝術之都紐約為起點,奠基華人聲樂未來的拓展空間。

聲樂大賽引同行關注
  
大紀元記者吳芮芮10月17日紐約報導,從事作曲指揮工作超過40年的蔣自康先生是從上海戲劇學院退休的音樂資深人士。他看過今天的復賽後表示,在紐約舉辦這個活動,把華人聲樂推上國際舞臺,對華人來說非常重要。
  
他說:“據我所知,在紐約從事藝術的人非常多。我知道我的學生、同行在紐約的少說有一百人。”他說,他從報紙上得知聲樂大賽的消息後,默默地前來觀看,想看看華人這個大賽搞得怎麼樣。他表示,他的同行也知道,並在關注這次大賽,如果有時閑,也會來觀看。
  
談到對大賽的觀感,他說:“總的印象是滿意的。整個的布局滿講究的,覺得不錯,對得起全球華人人才。這麼做,把大家集中起來,不容易。特別是在紐約,讓人們更加了解中國民族音樂。”


從事作曲指揮工作超過40年的蔣自康先生認為這個大賽把華人聲樂推上國際舞臺,對華人來說非常重要。


71歲高齡的著名男高音儸伯特·懷特(Robert White)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沒有比紐約市這個美國古典音樂之都更好的開始音樂新嘗試、新潮流的地方了。他在紐約茱莉亞音樂學院(Juilliard School of Music)任教15年,並多次應邀到白宮為美國總統演唱。從1936年肯尼迪總統開始,他共為5位總統演唱。他多次擔任國際聲樂大賽評委。
  
懷特認為,新唐人在紐約舉行首屆全世界聲樂大賽,是輝煌的嘗試。“紐約聚集所有的目光和耳朵。”,懷特表示他會從本周繁忙的日程擠出時間去觀看17日的決賽和晚上的神韻演出。
  
懷特先生表示,希望東方聲樂人才配合西方準繩的趨勢能夠回流,希望東方表演藝術家們回到自己的文化的根源。這樣,他們的表演會非常美妙。

著名男高音儸伯特·懷特(Robert White)認為新唐人在紐約舉行首屆全世界聲樂大賽,是輝煌的嘗試。懷特表示他會從繁忙的日程擠出時間觀看17日的決賽和晚上的神韻演出。


“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也吸引了紐約鋼琴家阿爾波特·劄克(Albert Zak)。他在觀看了16日上午的美聲女子組復賽後,表示整體水平很高。他談到,自己在紐約週末的獨奏音樂會也感到壓力,這次聲樂大賽水準這麼高,自己也不能落後。
  
他說:“我對每位選手都印象深刻。他們的聲音很好。評委要選擇會很困難。每個人都很不錯,不過我 也有自己的個人喜好。”他多次強調選手們“非常訓練有素”(so well-trained)。 他熱情地祝賀幾位選手,並由衷地為她們高興。

阿爾波特·劄克在波蘭學習8年,4歲開始學習鋼琴,並在紐約大學獲得鋼琴博士學位。他說肖邦是他的強項。他表示,星期二下午有工作需要離開,但星期三會返回觀看決賽。

展示中文歌曲難度與深度
  
復賽當天,評委和專家觀眾普遍認為,由於大賽要求復賽選手必須選至少一首中文歌曲,原本表現很接近的選手們開始拉開層次。從這方面來看,中文歌曲對演唱者的要求很高,甚至高於西洋歌曲。
  
蔣自康老先生舉例說,一位男高音選手復賽中第一首歌曲是西洋歌曲,第二首是一首民歌。他用唱第一首歌的同樣運氣方法去演繹第二首歌,就洩氣了,唱不出該民歌的風格。
  
他說,西洋歌曲技術硬性指標占多數,懂得了一加一等於二,就差不多可以了,至少在臺上不會露怯。當然高層次也可以經自己演繹,唱出二加二等於五的個人風格。但是基本的硬性指標達到,就有起碼的保證。然而,唱民族歌曲時,即便做到了硬性指標一加一等於二,也可能表演很糟糕。為什麼?因為民族特點沒有掌握。
 
大賽評委、著名女低音歌唱家楊建生也表示,中文歌曲不好唱。她說,中文字是方塊字,寫起來是方的,唱出來也是方的。唱歌講 究字正腔圓。中文方塊字既要咬字清晰,又要能最後唱圓,即產生共鳴,字頭、字腹、字尾都要交代清楚。如一個“我”字,字頭是“烏”的音,字腹是“噢”的 音,字尾的韻腳落在“哦”的音。
  
中文歌詞本身就具有旋律,再加上曲調,還有中文特有的陰陽十三則,比起意大利語幾個元音就可以涵蓋的發音規律來說,中文歌曲在技巧上和韻味上都給演唱者提出高層次的挑戰。


聲樂大賽民族女子組選手正在演唱。


中華文化為未來聲樂提供更高更廣平臺
  
聲樂精華在於對文化的詮釋。楊建生在採訪中表示,其實早在90年代初期,中央音樂學院教授、聲樂大師沈湘就告訴她,在國外辦大師班,教授西方人聲樂時,西方藝術家就說,西方的聲樂已經走到盡頭,未來要看東方。 
  
蔣自康表示,他在報紙上看到楊建生的觀點,並說:“我不認識楊建生,但我很同意她聲樂未來在東方的觀點。”他並說,楊對中文唱法難度的介紹很專業。他表示,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我搞音樂那麼多年,很多東西,還是沒有研究清楚。” 

著名指揮家美國國家交響樂隊(National Symphony Orchestra)指揮倫納德·史拉特金(Leonard Slatkin)也認為,他非常同意對於正統音樂的未來在東方這個觀點,。他表示,從創作素材和技巧兩方面,西方都已經接近尾聲。
  
楊建生表示,西方就是那麼幾十出歌劇,一改動就喪失了原來的魅力。然而,中華5千年文化中一代代民族精英,故事寫不完,這裏面隨便一個故事就是一個很好的歌劇創作素材。中華5千年文化源遠流長,肯定有它奧妙精深的地方,它會為未來聲樂創作與表演提供更高更廣的平臺。

(大紀元圖片)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