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目睹了這恐怖的一幕(多圖)
 
————不明屍體在農家院被掏空器官銷海外 目擊者:“屍體”中還有活人
 
2006-10-31
 

遼寧丹東樓房鎮小孤山7組發現屍體的農家大院後門。

小孤山7組發現屍體的農家大院院墻。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張荔10月31日報導)一個頑童玩耍的時候,淘氣爬上了一個農家大院的後院瓦房頂上,無意中掀開瓦片看到令人震驚的情景:房內放了很多屍體,有的屍體竟然還是活的!頑童看到一年輕女子從昏迷中醒來,正在掙扎著,很快被守在那的人紮了一針,女子馬上又昏迷過去了,緊接著有人過來剪開她的衣服,用手術刀在她的前胸到腹部拉出一條血道,然後胸腔被用力打開,裡面的臟器被一一取出……血呼啦的場面使小孩嚇暈了,趕緊悄悄跳下房就跑回家。

發生這恐怖一幕的農家大院,就是《遼沈晚報》在今年5月20日報導中提到的那所發現了30多具屍體的大院,位於遼寧丹東市振安區樓房鎮小孤山村7組一個偏僻的山溝。

自從今年5月20日《遼沈晚報》最先報導遼寧丹東市郊區一個農家大院裏發現30多具屍體後,大陸許多媒體統一口徑稱之為是合法的標本加工。然而大紀元調查員的現場調查卻證實:那是個非法的屍體加工點,拉來的屍體中還有存活者,屍體來源很可能是被關押在勞教所中的法輪功學員。

監視調查者 舉報一名法輪功獎一萬元

丹東位於瀋陽與大連的三角形中間,從瀋陽蘇家屯到小孤山屍體農院只有兩個多小時的車程,從小孤山屍體農院到大連人體標本加工廠也只有兩個多小時的車程。

農院裏有30多具屍體被曝光後,丹東樓房鄉各村已收到指示:任何人不許談論此事,監視並舉報外來了解真相的人,特別是法輪功學員,若舉報一名法輪功學員,鄉610 獎勵一萬元獎金。

這個指示給大紀元調查員在小孤山進行實地調查帶來一定的難度,調查工作雖然進行的十分艱難,但還是發現了許多線索。為保護線索提供者的安全,記者省去有關人員姓名。

神秘的女租客

大紀元調查員的報告中說,小孤山七組是丹東市樓房鄉的一個偏僻山溝,整個村子只有20幾戶人家。發現屍體的大院大約占地三畝,房主是個回民,前些年在院裏辦了個養牛場養奶牛,不賺錢,就決定把房子租出去。小院的租金大概是一年幾千到2萬不等。

這次來租房的是個40多歲的女人,據村民描述,此女老板自己開一臺小車,雇了7、8個年輕人。有村民說,此女老板曾在附近村子租過房,因村民反對在自己村子裏做處理屍體這種不吉利的事,被當地人趕了出來,女老板才會來到小孤山租了這所大院。小孤山村民並不知道女老板租房的具體用途。有人說起初打的是韓國食品加工廠的牌子,但大陸媒體報導說是個工藝品加工廠。

女老板租房後,院子白天晚上平時都大門緊閉,村民看到白天和晚上都有冷藏車進出。往來人員均為35歲以下的年輕人。車輛進入後,大門關上。


通向小孤山農家大院的山路,村民經常見冷凍車出入。。

冷凍車經常出入的山路。

“拉來的屍體還有活的”

據一村民講,一次村民曾看到冷藏車裏拉來的是人的屍體,但能看到屍體中還有正在掙扎的活人。估計車裏裝了大概32至35人,其中有5、6個是5至7歲的兒童,其餘的全部是青壯年,男女都有,年紀都不超過35歲,有的屍體已經被挖去了眼睛。

另一村民說,被遼沈晚報曝光的那30多具屍體,是5月17日拉來的。裏面也是有大人和小孩,主要是中年和年輕人,男女都有。至於那個女老板和案子本身,只說是做標本的,至今沒聽到任何處理和反饋。

剖活人取臟器

村裏一個頑童玩耍的時候,淘氣爬上了一個農家大院的後院瓦房頂上,無意中掀開瓦片看到令人震驚的情景:房內放了很多屍體,有的屍體竟然還是活的!頑童看到一年輕女子從昏迷中醒來,正在掙扎著,很快被守在那的人紮了一針,女子馬上又昏迷過去了,緊接著有人過來剪開她的衣服,用手術刀在她的前胸到腹部拉出一條血道,然後胸腔被用力打開,裡面的臟器被一一取出……血呼啦的場面使小孩嚇暈了,趕緊悄悄跳下房跑走。

據村民介紹,看見過城裡來的大學生,還有帶眼鏡的女學生,他們是來進行屍體解剖的。基本上煮屍體和臟器全部在前院進行,後院弄解剖。以前存放人的大冰箱和煮人的大鍋,都還留在前院裏,沒搬走。

“井水都臭了”

村民們說,屍體的處理全部在前院進行,小院內經常架起幾口大鍋,煮的烏煙瘴氣,惡臭熏天。院裡的人把煮的屍體內臟等,連水一起埋入院內的坑裏。時間長了,院裡的一口井都臭了,因為地下水是相通的,影響到其它住戶。那天報案後,和公安局同來的還有衛生局的人。後來城裡還派來了環衛車和設備,把井裏受污染的水抽幹處理了,但那些以前埋在坑裡的內臟等器官,可能還在地下。

大紀元調查員來到大院現場。只見大院大門緊閉,看院的是個五十歲左右的男子,穿著軍隊警察系統那種白背心和迷彩褲,身材很結實,一看就是受過軍事訓練的,院內有兩條狼狗。據說此人從不離開院子,他的食物都是由女老板派人送進去的。

農院是殺害法輪功學員的其中一個環節

丹東市位於瀋陽市與大連市的三角形中間,目前瀋陽的蘇家屯腦血栓醫院已經被揭露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集中營之一,被掏空了器官的屍體被扔入焚屍爐焚燒成骨灰當作農用肥料出售,另一種處理方法就是把屍體賣給屍體加工廠,有的屍體被加工成塑化屍體標本運到大陸各地和國外許多國家展覽。

目前大連至少有兩家大的屍體加工廠,一個是德國人哈根斯辦的,一個是中國人辦的,而在大連附近就有三個勞教所,裏面關押了很多法輪功學員。

據一位大連醫生分析說,在正常情況下,無論是病人捐獻或死刑犯或意外死亡者,很難一下積攢出30多具屍體,更不可能可以經常收集到這麼多屍體用冷藏車運來運去,不排除是從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內突擊屠殺之後,從已被盜竊部分器官的法輪功學員中,挑選出年輕的,體態好的,出售給屍體加工廠。為掩蓋盜取器官罪行,在運往加工廠之前,在小孤山這家農莊把剩餘的,無法用做器官移植的內臟,如胃、大腸、小腸、肺等全部摘除,再把屍體初步處理一下,然後借用某醫學院醫用標本的名義,賣給國際上從事屍體生意的商人。近來在國際屍體展中看到許多中國人面孔的標本,主辦者也承認是從中國購買來的不明屍體。

可以判斷,小孤山這個農家大院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其中一個環節。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