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江绵恒4年5换肾 郭文贵还欠一个承诺(多图)
 
瞿咫
 
2019-12-6
 



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江泽民下令对佛法修炼群体法轮功实行肉体灭绝,器官贩卖,至今已经20年,依然没有停止。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2005年12月19日刊登署名文章《江绵恒肾癌已晚期 江泽民品尝锥心苦》。文章说,有朋友打电话来说,江泽民的长子「中国第一贪」江绵恒因患肾癌,在上海瑞金医院住院手术。

癌症专家说,将近一半的肾癌患者首次来院就诊时即已属晚期,约40%的患者术后复发或转移。据说江绵恒的肾癌不但属于晚期,而且肿瘤切开后发现里面是一种非常奇怪的东西。医生说「要好好研究研究」。

后来才知道,江绵恒不但把肾脏肿瘤留下让医生研究,而且把自己的肾脏也留给了医生。这怎么回事?!江泽民下令对佛法修炼群体法轮功从肉体上灭绝,活摘器官自己的儿子必然先受益。

但并不是任何事情都能用活摘器官解决。2003年萨斯肆虐时,死人无数,还撂倒了住在中南海的时任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吴官正,还有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中南海上下都慌了神儿,赶紧追查,最后说是陈云遗孀于若木的保姆得了萨斯(SARS)。这就怪了,于若木的保姆得了萨斯,住在一个家里的于若木没得萨斯,但同住在中南海的距离超远的吴官正和罗干倒被传染上了!这算是什么事儿?!

江泽民宣称萨斯中国死200万人也没有关系,但自己却率其全家逃到上海去了,命令十六大刚刚上任的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顶住」!陈良宇连萨斯长啥模样都不知道,咋顶住?

2004年9月中旬的十六届四中全会,经过一夜的激战,少数服从多数,江被迫交出中央军委主席职位给胡锦涛。江下台后知道谁也靠不住,还得把儿子推到前台去,这样江氏家族才不会被清算。结果长子江绵恒查出肾癌晚期,没几天活头儿。如此一来,多么周密长远的登基计划都等于零!

后来传出江绵恒做了两次肾脏移植手术,再后来江绵恒的癌症手术被列入「国家最高机密」,谁泄露谁就得被判刑。

● 江绵恒换肾4年就杀了5人

2017年秋天,逃亡美国的中共国安富豪郭文贵开始建立爆料平台。

郭文贵说,中共时任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与江泽民长子江绵恒有「生死之交」。这「生死之交」,按照郭文贵的说法,不是形容词,而是真实的生与死的关系。

郭文贵爆料说,两人的关系是从孟建柱帮助江绵恒做换肾手术开始的。江绵恒从2004年到2008年之间三次在南京军区医院换肾,其中背后的选供体还有肾的配对,就是由孟建柱和上海政法委领导、军队的几个领导一起进行的。

爆料说,江绵恒换肾杀了5个人。其中三次成功,两次不成功,说是换了器官之后「有严重排斥反应」。按照专业的说法是人体对移植来的器官不接受。也可以说移植来的器官不接受这个人体。不管怎么说,江绵恒4年间的三次换肾手术都是短暂成功的,否则就不需要再做下一次了。他再做下一次的过程中,还有两次发生「严重排斥反应」,只能立即再杀一位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摘下肾脏给江绵恒换上。

从2004年到2008年,按照郭文贵的爆料,江绵恒做过5次肾脏移植手术,杀过5位法轮功修炼者。那么,2009年到2019年,这10年间,江绵恒为了活下去又做过多少次手术?杀过多少位法轮功修炼者?不知道。很久没有江绵恒的消息了。

● 国际著名肾脏病专家黎磊石跳楼身亡




郭文贵爆料中提到的为江家换肾后自杀的专家黎磊石(右)、李保春(左上)和张世林(左下)。

郭文贵表示,帮江绵恒、时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家人换肾脏的人就是南京军区总医院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著名肾脏病专家黎磊石。

黎磊石的讣告写道:2009年被江苏省评为新中国成立60周年十大杰出科技人物。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6次、三等功8次。他在国内外医学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600多篇,出版《中国肾脏病学》等专著13部,有6项科研成果获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军队科技进步一、二等奖12项。他领导的肾脏科,是军队、江苏省医学重中之重学科及实验室。

值得关注的是这段话:他领导的肾脏科,是军队、江苏省医学重中之重学科及实验室。据报导,黎磊石活体移植的器官100%存活。

蹊跷的是,2009年黎磊石成为十大杰出科技人物,还立了一等功,但几个月后,2010年3月16日上午,他竟然从位于南京市北京西路14层的家中跳楼身亡,时年84岁。他在遗书中要求把骨灰撒入长江。

2年前,郭文贵刚开始爆料时说:「怎么跳楼了?为什么沾上江家就跳楼呢?」

有人估计,84岁的黎磊石是被突然灭口的。写遗书有两种,一种是假造的,反正也不拿出来示人;另一种是真的笔迹,是在逼迫之下写的,写完就逼着跳下去或扔下去的。

● 神童张首晟之死—中共不需要人材



张首晟一家在儿子张晨波的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从左到右:张首晟、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女儿、毕业于哈佛大学的长子张晨波,博士数学家妻子余晓帆。

生命被定格在55岁的美籍华裔物理学家张首晟,1963年2月15日出生于上海。

1978年,15岁的张首晟没有上高中,直接从初中毕业考入复旦大学物理二系,是一位神童。1980年17岁毕业赴德国柏林自由大学留学,1983年20岁获硕士学位。后赴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深造,1987年24岁获博士学位。

毕业后在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从事博士后研究。后前往IBM担任高级研究人员。 30岁任教于世界名校斯坦福大学。这个人在物理方面实在太优秀了,得奖无数。

1992年获全球华人物理学会杰出青年科学家奖。1993年获IBM研究部杰出创新奖。1999年被中共聘为长江学者讲座教授,任清华大学高等研究院客座教授。2004年出任IBM-斯坦福自旋电子学研究中心主任。得诺贝尔奖只是个时间问题。

但是,2018年12月1日,中共的特务企业华为公司的财务长孟晚舟在过境加拿大被拘捕,当天晚上张首晟被暗杀。为什么孟晚舟被拘捕,中共就不能留物理才子张首晟呢?

据逃到美国纽约的国安富翁郭文贵透露:被灭口的张首晟在2006年就已经是中共有编号的军工,特务!发展他上线的人,决定邀请他上线的,就是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

这好像也不是孟晚舟被拘捕当晚就迫不及待灭口张首晟的原因。

郭文贵说,在海外最起码两万人在千人计划之中,「我今天再次重申的是,张首晟不是千人计划的被邀请的人,他是千人计划的创始人。」

这是否意味著张首晟手里有「千人计划」的全部名单?这才是中共一直着急让他赶快逃到中国大陆的原因?

中共在孟晚舟被拘捕当晚把他灭口了,等于是招认了张首晟对孟晚舟的老底知道的一清二楚,等于是告诉外界,华为是个间谍公司,孟晚舟和她的父亲任正非为了盗窃美国高科技情报,与张首晟联合作战。

与张首晟相识的邻居说,这么有成就的一位科学家,交谈起来就是一个典型的满脑子铜臭的商人,与学者身份完全不相称。

据说,回到大陆,中共非常给他面子。我们从中可以看到,当你有利用价值时,中共把你捧上天;当你没有利用价值时,并且有损害中共的利益时,就把你消灭。

据旧金山一家网络电视台的追踪报导:张首晟确实是2018年12月1日华为公司财务长孟晚舟被加拿大司法机构根据美国的要求逮捕后,于当晚从19楼坠下身亡。

他的妻子后来告诉媒体,张首晟有忧郁症。言外之意是得忧郁症自杀的。

有忧郁症一定得吃药,到了自杀程度的忧郁症患者用药量一定很大。

一位知情人受访时透露:「他的尸体在验尸官验尸后,结果是,没有任何药物和酒精,在身体健康的情况下摔死。如何摔死他们不能鉴定,英文是『unknown』,就是不知道原因。这是朋友看过验尸报告告诉我的。」

据报导,张首晟居住在旧金山1街425号靠海边的一幢高级公寓19楼,这层楼的两房两浴单元市场价超过200万美元。

12月1日晚6点许,张首晟与妻子下到公寓楼的底层车库准备外出,此时张首晟说要回家取东西,妻子久等不见张首晟下来,便回家查看,发现张首晟已坠落楼下用作绿化的阳台上,摔死了。

再有多宏伟的计划,再有多聪明的头脑,你得先有命。

● 27岁歌手谢津因发现江宋苟合证据被灭口


27岁歌手谢津因发现江宋
苟合证据被灭口。
另一个典型被扔下楼的,是在80年代中期被看作是最有希望的实力派歌手谢津,音乐人评论说,她的声音条件极其难得。

天津青年女歌星谢津(1971年5月11日-1999年2月14日),是当时与那英、毛阿敏、杭天琪并肩的女歌星。1997年的一天,借调到北京的谢津乘坐宋祖英的车一同去中央台录音棚录小样,在车上谢津一边说话一边无意中掀开小工具箱,赫然发现一张「中南海通行证」(中南海红卡),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谢津肚子里搁不住事,不久宋祖英与江泽民淫乱的丑闻就迅速传开,传遍海政歌舞团,总政歌舞团等,为此解放军文艺系统、广电系统的一些文艺部门多次召开干部、党员、群众会议,要求有关人员「不造谣、不传谣、不信谣」,并将此作为一项政治纪律,要求必须严格遵守。

不久,谢津被退回天津,不再有机会露面。谢津回天津后,当婊子还想立贞节牌坊的宋祖英仍不依不饶向江泽民哭诉。1999年2月14日(周日),戊寅年腊月廿九的凌晨,江派国安特务潜入谢津23层自家寓所,趁她熟睡之际,掐昏后再从凉台推下楼摔死。死的时候谢津穿的是睡衣。天津公安坚持说谢津是「自杀」。

● 44岁的著名肾脏病学专家李保春跳楼自杀



44岁的著名肾脏病学专家李保春跳楼自杀。

郭文贵还提到著名肾脏病学专家李保春,说为什么李保春也跳楼呢?「是谁给他推下楼的?」

2007年5月4日下午4点左右,44岁的著名肾脏病学专家,中国透析移植协会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肾脏病协会委员,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肾内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李保春从上海长海医院大楼的12层跳了下去,没有留下一句话。

在他的追悼会上,他哥哥一再表示,家人难以接受这个不能改变的事实,「十分悲哀,难以接受。」满头白发的岳父邱世昌靠人搀扶着,11岁的女儿一语不发,妻子邱璐一直死死抓着遗体不让送进棺木,在钉入棺木的一刻发出声嘶力竭的哭喊声。

据扬子晚报2007年5月24日报导,一位同是科室主任的医生红着眼圈说,「就做医生而言,李保春已经做到顶峰,而且才44岁,正是事业的黄金期,真不知道他为什么想不开。」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李保春今年三四月份经常睡不着,靠吃安眠药维持,后来不见效,有一次无故摔倒了,去检查也没有发现有器官性疾病。到了「五一」前,抑郁症比较严重,住进了该院神经内科的病房,并开始吃抗忧郁的药,后来好转了很多,失眠开始减缓。但5月4日下午跳楼自杀。

「忧郁症」词条解释说:迄今,抑郁症的病因并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生物、心理与社会环境诸多方面因素参与了抑郁症的发病过程。

临床表现:常伴有自责自罪,严重者出现罪恶妄想和疑病妄想,部份患者可出现幻觉(注:实质是被讨命债)。严重的患者常伴有消极自杀的观念或行为。消极悲观的思想及自责自罪、缺乏自信心可萌发绝望的念头,认为「结束自己的生命是一种解脱」,「自己活在世上是多余的人」,并会使自杀企图发展成自杀行为。

「从自己工作的大楼跳下,没人知道他当时想着什么,也没有留下一句话。」这位知情人士叹息说。

看到这里,有些人其实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现代人受无神论教育,不相信有另外空间,不相信善恶有报,这段报导非常清晰的说明那些被活摘器官的冤魂在另外空间向他索命。无故摔倒?怎么可能。

再看下一段报导就更明白了。

报导说,神经内科病房位于李保春平常工作的医院六号楼住院部的二楼。据这位知情人透露,李保春跳楼那天,是从二楼病房上到7楼,七楼是他担任科室主任的肾内科,然后去到12楼,这里是泌尿外科,也是和他工作密切相关的科室。记者在咨询时,护士告知,病人要进行肾移植,一般先到12楼的泌尿内科登记,然后等待肾源。

要进行肾移植,先到12楼登记。这意味着什么?说好听点儿,医院要找肾源,说直白了,就是选择被杀的供体!正在二楼住院治疗忧郁症的李保春就是从12楼跳下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该院泌尿外科在网页上介绍该科的肾脏移植「1.供肾质量好,术后肾功能恢复快;2.供肾来源充足,等待移植时间短」。这短短几句话透露的是江泽民对佛法修炼群体法轮功的灭绝政策!

自从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镇压佛法修炼群体法轮功开始,就逐渐在全国范围内的三甲医院开始活摘器官。自此,「忧郁症」成为江泽民时代的外科医生的自杀和被自杀的代名词。

值得习近平深思的是,江泽民掌权时,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是偷偷摸摸的干,而习当政时,江泽民下令卫生部全国一盘棋,统一调配、互相支援,国家级合法化、公开化,连飞机场都为刚刚活摘的器官设有特殊快速通道。

怪不得卫生部原副部长、活摘器官专业户黄洁夫在接受官媒记者采访时激动哽咽。

● 罗干:参与活摘的最后都不能留活口




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的安妮女士逃到美国作证中共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

2006年5月有媒体披露,罗干在政治局开会说,参与活体摘除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的医生护士等一干人员,最后都不能留活口。

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的安妮女士(化名)逃到美国作证说,她工作过的医院里参与摘除器官的医生有些已经失踪和死亡,其丈夫(现已离婚)是苏家屯血栓医院的外科医生,他亲自参与了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器官,在他从事这个工作的两年期间,摘取了两千多名法轮功修炼者的眼角膜,有时每天要活体摘取几个人的眼角膜。

自2003年开始,安妮注意到他变得精神恍惚,他抱着沙发枕头看电视,把电视给关了,他都不知道。后来晚上开始做恶梦,盗汗,醒来看到床单湿透了一个人形。

安妮的丈夫在一篇日记中写了一件事:当这个供体(法轮功修炼者)被麻醉昏厥之后,他用剪刀剪开她的衣服,从衣服的口袋里掉出来一包东西。他打开一看是个小盒子,里面有个圆的法轮的那个护身符。上面有个纸条,写着:「祝妈妈生日快乐」。这使他受到很深很深的刺激。

安妮说,她的前夫因为内心受到良心的谴责,最后拿手术刀的手都发抖了。在停止摘取器官后很长一段时间精神都不正常,开着车都紧张得要命,过不了正常生活。

当他决定洗手不干后,在中国一直被追杀。安妮女士就因为在一次追杀中替他挡了一刀而至今在腰间留下了难看的疤痕。

一位与安妮前夫一起做活体器官移植的医生因为长期做这类手术而得了忧郁症。安妮还证实一个院长的女儿因此跳楼自杀未遂,医院一些知情者对院长女儿的自杀原因也是讳莫如深。

安妮说,苏家屯血栓医院参与摘取器官的医生,很多人档案被调走,或者换名等,永远不知道这些人最后到哪里去了。

● 有点人性的器官移植医生被送往SARS第一线灭口

2003年萨斯肆虐时,人人闻萨斯色变。中共为掩盖真相称其为非典型性肺炎,简称非典。

2013年,新快报网站发布了10年前萨斯期间一张令人震惊的照片。照片批注称,广州几名身着隔离服的警察将一名从医院逃离出来疑患萨斯的病人当场截住拖走。




2003年,广州几名身着隔离服的警察将一名从医院逃离出来疑患萨斯的病人当场截住拖走。

北京某卫生学校的学生透露说,多年前她的老师曾在课堂上告诉他们,非典时很多患者都给活着焚烧了。

卫校学生说:「当时北京的非典特别严重,有很多人已经没有什么治愈的希望,但是让他活着就散布那个病毒,好多人其实就是直接给拉到火葬场去烧了,就是那病人还没有完全咽气,然后就直接放弃了。」

北京市民庞女士表示,她曾经听北京某个医院的护士描述,一个患非典的老党员当时大声叫着,说他是老党员不能烧他,但还是被人用被子一裹直接扔到焚烧炉里,活着就给烧了。

深圳公安一位专门处理萨斯死人的警察说:「因萨斯患者有巨大传染性,医院已不负责处理萨斯病人尸体,这部份工作由军队和公安系统接管,死者由部队统一销毁。」

在广东、四川和东北三省等地,军队用「封村」的办法,灭绝了很多萨斯瘟疫爆发的村落。其办法是:首先切断电话线,封锁消息,禁止所有人员离开。有一个村落被封村后,有人偷偷跑出来,结果被军队开枪打死。大多被封村的地区,警方基本上是等待里面的人全部死光,然后大面积的消毒处理。

在如此恐怖的日子里,江核心下令,凡是活摘器官不坚定、患忧郁症的医生护士都送往北京抗萨。

扬子晚报报导说,2003年5月5日上午8时,正是抗「非典」最为艰难的时候,这一天,在第二军医大学广场前举行了盛大的送行仪式,为李保春等63名奔赴北京小汤山医院的「勇士」送行。李保春担任上海第二军医大学赴京医疗队副队长、上海长海医院医疗队长、小汤山18病区主任。

安妮证实,自己的前夫也曾于2003年5月被送往北京抗萨。据安妮称,当时北京聚集了很多全国各地做器官移植的医生。外科医生去治疗SARS(烈性呼吸道传染病)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当时,安妮和家人就认为,当局是为了借刀杀人、灭口。

● 希望郭文贵兑现2年前的那句话

国安富豪郭文贵是中共国安系统里面的一个重要执行者,他不但知道的太多,而且活儿干的太有质量,与张首晟一同被嘉奖。

郭文贵爆料江绵恒、孟建柱家换器官内情时,说他自己亲自参与过这种交易。

郭文贵在2017年9月1日的爆料视频中说,法轮功说器官移植,他原来否认,并说这是假的。现在他说了实话。

郭文贵说:移植法轮功修炼者器官「是真的!我想很多话我还不能说。我就亲自参与过这样的事情,我就亲自参与过!我未来讲!」

现在,中共年轻的特工王立强已经站出来说自己参与了一系列的间谍活动,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中共是邪恶的。

有网友让我写文章时,给郭文贵捎上几句话,说他们希望他在天灭中共的关键时刻勇敢站出来,抛弃豪宅、游艇、豪车,做下一个王立强。(文/瞿咫)△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