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真实的故事:午夜车下鬼(图)
 
马勤
 
2019-11-30
 



诡异的是,第一起车祸的肇事者竟是第二起车祸的受害者!

【人民报消息】小王是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小伙子,未婚,在一家运输公司有一份不差的工作,是个司机,开的是集装箱大货车。由于他工作认真也很能吃苦,领导很看重他,不久就当了车队队长。公司有一次扩大经营,又购买了几辆货车,有一辆很豪华的集装箱车自然就配给了小王,小王很开心,工作也更卖力了。

小王每天起早贪黑,晚上将近一两点钟才能回家,并且必定要经过211国道,这是一个城郊干道,白天车来人往很是热闹,但到了晚上尤其是深夜,这儿却像死一样的寂静。

这天小王坐在宽敞的驾驶室里,快速地行驶在211国道这条熟悉的路上。他看了看手表:「唉!都11点50分了!」浑身疲惫,真想马上回家洗个澡睡觉。不觉得又加快了车速……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出现了一辆摩托车的灯光,上面坐着一男一女,小王鸣喇叭示意他们不能在快车道行驶,但他们好像没听见一样,两车之间的距离在不断缩短,缩短……,当快靠近的时候,小王慌了,猛踩剎车,但,车速太快,停不下来了!大货车就这么直楞楞地撞了过来……在撞车的那一瞬间,摩托车上的那个男人好像才回过神来,跳了出去,但还是被大货车狠狠地撞到了腿,痛得昏了过去。那女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当场毙命。小王呆呆地坐在驾驶室中,紧握方向盘的双手在发抖!浑身被刚刚的一幕吓出了汗!

「啊!我杀了人了!怎么会这样?!也许……也许那人还没死……」小王四下望了一下,没有人,他想:赶快逃吧!没人看见的……

这时,那个男人醒了过来,发出了痛到已经不成人声的声音:「不要……不要……跑……,我会……会……报仇……仇……的……!」小王一惊,想那人肯定已经记下了他的车牌,要是他得了救,这时逃走也会被抓住判刑的!

小王感到身后有一个声音在说:「杀了他!杀了他!」小王就像着了魔一样,把集装箱大货车慢慢倒了回去!那男人意识到了什么,双手撑着地向后挪。「不!不!!……啊……」后轮轧过了他的肚子!

「……哦呜……」前轮轧过了那男人的胸部!小王看着车前那堆肉泥,不禁一颤,因为那里面分明有一双血红血红的眼睛盯着他!!他迅速的开车逃走了,小王这夜未眠……

为免再路过那条路,小王辞了那份工作。后来他找到了另一份工作,也结识了一位女友,这样过了两年,这件事也就淡忘了。小王不久就要结婚了,这几天他特忙。一天晚上小王和女友忙到十一点多,突然来了一个电话,是女友的父亲,告诉她,母亲病倒了,要赶快回趟家。小王于是就向自己的弟弟借了他的小型两轮摩托车「125」,带着女友往她家开去,很快出了城,车开上了他久违的211国道……

「咦?怎么这么熟悉?!好像……好像……」这时,小王突然想起了两年前的那起车祸,那一幕幕血淋淋的场景又显现在他的脑中,彷佛就是昨天发生过的事。「不……不会……吧?!」而当他心慌意乱抬起头时,发现已有一辆集装箱大货车冲了过来!他下意识地跳了出去,只觉得腿一阵巨痛,昏了过去……

当小王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自己的腿已经被血浸湿了。又看见离他不远处那辆肇事车停在那里,跟他二年前开的那辆车竟是一模一样!自己的女友躺在一边已被轧得血肉模糊!小王拉了拉她,感到她冰冷的身体已经开始僵硬了!他一阵怒火涌上心头,不觉喊了出来:「不要……不要……跑……,我会……会……报仇……仇……的……!」虽然这声音是从小王的嘴里发出的,但明显不是他的声音!那声音既沙哑又不成人声!他又是一惊,不敢再往下想!

可那大货车已经慢慢地倒了回来!小王求生的本能让他双手撑着向后挪,可这种挪动哪有那车快!小王绝望地喊叫起来:「不!不!!……啊……」

同两年前一模一样,后轮也轧过了他的肚子!「……哦呜……」前轮也轧过了他的胸部!但是小王并没有立刻死去,他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向那已开到他面前的车头看去,宽大的驾驶室里亮着昏暗的灯光,而那里面竟然没有人!!!

人常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言外之意是只有你我俩人知道,我把你整死了,这个世界上就没人知道了。实际上,还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你把人整死了,其实这个人只不过是脱去了肉身而已,主元神、主意识(俗称灵魂)没死,在另外空间里。这个人能不找你报仇吗?

世间发生了太多神奇的善恶有报的事情,说明天理是存在的。

中共前特务头子康生在延安酷刑整死很多无辜者,他死前病房里不许关灯,否则就惊恐的大叫说那些人都来向他索命。这是护士透露出来的。

周恩来生前道貌岸然,干了太多的坏事,甚至亲手杀掉救命恩人,他死前饱受癌症的折磨,死后继续受刑,永无停息。

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以移植手术牟利。江的儿子江绵恒干恶事得了肾癌,为了活命起码先后杀过5个法轮功修炼者,做过5次大手术,有3次成功。

科学研究证明,被移植的器官的每一个细胞都是那位死者的形像。也就是说,江绵恒为自己活命而杀的人活在他的身体里,这个被害者能让江绵恒活的舒舒服服、自自在在的吗?所以,很快江绵恒的身体又不行了,还得做移植手术。从2004年到2008年,4年之间,江绵恒就在南京军区医院三次换肾,目前已知至少做过5次大的移植手术。想想看,这是很毛骨悚然的事情。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不是一句口号,而是真实存在的。这辈子不还,下辈子还,下辈子还不完,再下辈子接着还。不管人怎么说、怎么想,善恶有报每天都在发生。(文/马勤)△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