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4·25!川普的評價與江澤民的鎮壓(多圖)
 
華鎮江
 
2018-4-26
 



圖為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北京和平上訪的歷史圖片。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開動國家機器鎮壓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佛法修煉者。



2015年4月25日臺灣法輪功修煉者在總統府前的大道上舉行紀念活動。



「川普總統天天看大紀元」,真實報導獲讚賞。

【人民報消息】上面的四張圖片就是19年的歷史進程。第一張是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修煉者們去中南海外和平請願;第二張是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私自開動國家機器鎮壓信仰「真、善、忍」的佛法修煉群體;第三張是臺灣法輪功修煉者在中華民國臨時首府臺北市總統府前的大道上堂堂正正的舉行紀念「4·25」活動。第四張是川普稱讚的英文大紀元報紙。

川普一直希望主流媒體能夠公正報導,而不是報導假新聞,但是一直無法如願。最近,有確切消息說,川普的辦公桌上每天都會有英文大紀元報紙,他認為這是目前唯一能公正如實報導新聞的媒體。這個消息讓中共震駭不已,原因是這份報紙裡有很多記者是法輪功修煉者,而法輪功(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依然被禁止,而且依然被中共關押、酷刑,和活摘器官。

最近,川普的公平貿易聲明在全世界炸響,中共貿易談判高級官員說,川普一天一個炸雷,讓他們每天都在「水深火熱」中度日。至於那些美國的盟友,川普說的很白:要麼,你們站在美國一邊,反對中共;要麼,你們不支持美國,那你們就在關稅問題上挨罰。

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懷特(Dana White)說,美國與英、法盟友在美東時間4月13日(週五)晚上9點(敘利亞當地時間週六凌晨4點),聯合空襲敘利亞,總計發射105枚導彈,準備時間用了幾個小時,發射只用了1-2分鐘,這次攻擊「成功擊中所有目標」,「嚴重地削弱」了阿薩德政權的化學武器襲擊能力。

懷特週六在回答記者問題時表示,未來是否會再次發動攻擊,將視阿薩德政權是否繼續使用化武而定。

懷特說,美國對敘利亞的重要任務仍然是擊敗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不會干涉敘利亞內戰,但是當阿薩德政權每天都在襲擊「無辜的敘利亞人民」時,美國不能袖手旁觀。

既然川普對阿薩德政權襲擊本國人民不袖手旁觀,那麼對中共政權19年來關押、酷刑和活摘站在神的身邊的無辜者器官並牟利,更不可能袖手旁觀。

這就是為什麼川普的辦公桌上每天都會有英文大紀元報紙,他認為這是目前唯一能公正如實報導新聞的媒體,讓中共感覺末日到了。

由於中共的媒體都是假新聞,所以大陸很多民眾至今都對法輪大法是怎麼回事還搞不清楚。

法輪功修煉者在每年4月25日和7月20日都會有集會。「7-20」一般人都知道,就是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開動國家機器公開鎮壓法輪功,在此之前的「4-25」只是個鋪墊。那麼「4-25」是怎麼回事呢?朱镕基對法輪功的三點指示為什麼沒有傳達下去呢?在2018年的4月25日,我們轉載幾位參與1999年「4-25」活動的法輪功修煉者對那天的部份回憶。

天津事件

據大紀元記者採訪報導,1999年4月24日晚上12點多,天津法輪功學員張立正和另外三位法輪功學員驅車從天津急速駛向北京,途中他們沒有過多的交談,大家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希望北京的上級領導能夠了解法輪功的實際情況,盡快釋放被天津警方抓走的45名法輪功學員。

導致45名法輪功學員被天津警方抓走的直接原因,是1999年4月11日,天津教育學院的雜誌《青少年教育博覽》刊登了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的一擔挑何祚庥的一篇《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污蔑煉法輪功會使人得精神病,甚至「亡黨亡國」,當地就陸續有法輪功學員到該學院的雜誌編輯部澄清事實。


法輪功修煉者張立在紀念「4·25」和平上訪
19周年集會上。
張立當時作為天津法輪功學員的一名代表見到教育學院的領導及雜誌的負責人。「我只是想把法輪功的實際情況告訴他們,我給他們講了我自己和我女兒修煉法輪功後的身心變化及親身感受,告訴院方,何祚庥寫的這篇文章是不真實的,是在誣蔑、攻擊法輪功。」

張立,天津冶金研究所實驗室的一名化驗員,1996年她在一位朋友家裡聽聞法輪功,從此走上了修煉法輪功之路。她唯一的女兒周昂,那年才6歲,她看見張立煉功,就告訴媽媽張立說,她也想煉法輪功。

「修煉之前我患有心肌炎,不能上體育課,只要有劇烈運動就不行,而且經常出現憋氣,煉功三個月後,病就好了,身體完全康復,各種學校的活動都能參加了。」周昂說。

周昂從加拿大西門菲莎大學畢業後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我小時候,妒忌心也很強,評三好生的時候,一個同學他的票數比我多了一票,我心裡就很不舒服。但是,想起師父在法中講到的妒忌心問題,我覺得他比我好,我應該替他高興,最後在這個問題上就釋然了。」她回憶道。

周昂說,在她整個成長過程中,修煉法輪功從身體到心靈上給她以巨大的幫助,「我從小修煉,接觸大法比較早,從懂事開始,是大法『真、善、忍』在指導著我日常生活中、為人處世中的一切,對事物的衡量標準是大法給我建立了這個衡量標準。何祚庥說的不贊成青少年煉法輪功,在我身上的體現,我覺得他的說法是完全不負責任的,是對法輪功的一種誣蔑。」

實際上,去天津教育學院反映情況的這些法輪功學員,他們背後都有著像張立女兒同樣的故事。

張立說,教育學院的領導們聽完學員們的介紹後態度都是非常好,「他們還做了筆記,然後也答應給我們重新做一個更正、澄清實事,也表示這個事情還要請示上級,讓我們等消息,他們當時的表態實際上都是很誠懇的。」

4月的天津,天氣也在逐漸地回暖,由於去教育學院反映情況的學員很多,學院對外開放的廁所很少,為了能保證老師和學生下課後15分鐘的方便,一些法輪功學員就自發去商店買了很多塑料的桶方便其他學員使用。由於使用廁所的人太多,廁所不僅特別臟,甚至有的廁所都堵塞了,張立說,法輪功學員就主動把廁所打掃得干干净净,無法疏通的廁所,是學員用帶上塑料袋的手伸進去,把堵塞的髒東西掏出來,讓廁所能正常使用。

「大家用自己的行動,讓人們能了解我們是怎樣的一群人。」張立解釋道。

法輪功於1992年傳出,由於健身奇效與強調重德修善做好人,短短幾年修者日眾,在中共國這個嚴厲控制的國家裡,引起了中共的極大不安,中國各地時有傳出公安臥底其中,暗暗觀察這群人的動向。而這麼多人聚集教育學院,經歷過歷次運動的人或許在擔著心。

23日,院方一改先前禮貌、客氣的態度,並表示他們做不了主,「你們有什麼情況到上級主管單位去反映。」同時,大批便衣警察出現在教育學院周圍,學院操場對面的樓上也架起了遠紅攝像機監視器,而隨後警察也開始暗中抓人。

「有很多學員中午出去吃飯就失蹤了。當時晚上我去接一個同修,回家晚了,但是派出所的人就到我家找我了,最後沒等到我,他們就回去了,他們就沒抓到我。」張立說。

24日下午,警方開始清場,他們用大喇叭喊,叫現場的人離開,同時,公安防暴警車開到教育學院的門口並進入學院操場,大批防暴警察開始現場驅趕人群。

「很多人堅持不走,手拉手,一起背《論語》,當時警察被這種平和的氣勢鎮住了。僵持一段時間之後,警察最後還是開始抓人了,我看到一個年紀約70多歲的老阿姨手裡拿著垃圾袋,把周圍的垃圾撿起來,警察拽著她,她還是使勁地奔向垃圾桶,把垃圾扔進垃圾箱內,之後她被強行帶走。」

張立描述現場警察暴力清場的一幕:「他們拽著一個老阿姨,老阿姨不走,4個警察,2個拉胳膊、2個拉腿,由於老阿姨人比較胖,最後警察是硬拖著往前拉,老阿姨後背的衣服給掀起來了,後背的皮磨在地上,鮮血直流。到了車旁,4個警察把她抬起來扔向車裡,我聽到砰的一聲,聲音很響,老阿姨的頭就撞在了車椅子的柱子上。」

清場持續到晚上9點多鐘,法輪功學員於是趕往天津市政府陳情,被告知公安部已經插手,天津政府也無能為力。

「天津市政府已經不能解決這個問題了,要想讓天津公安局放人,你們要到國務院信訪辦去反映情況,尋求解決的辦法。」天津市市政府的一個處長對陳情的法輪功學員說。

4·25北京上訪

4月25日的凌晨4點,張立和三位法輪功學員開車到達了北京。「北京天還沒亮,我們在街上等到6點多鐘才去到府右街國家信訪局,那時已經有很多的法輪功學員站在那裏了。」

張立講述了她此時的心情:「當時就是本著對國家、對政府的一種信任,告訴他們,修煉『真、善、忍』的這些人都是好人,對社會、國家和人民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不應該這樣對待我們,希望他們能了解法輪功的實際情況,然後把這個事情解決好,釋放所有被抓的學員,我們應該有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

國務院信訪辦正對著中南海的西門,法輪功學員當時是按照警察指示的路線沿著馬路兩邊站著,「由於人很多,所以就順著馬路站下去了,當然靠近中南海的一側也站滿了我們的學員,但大家是非常有秩序地分兩行排著隊,不在隊列、後邊坐著的學員都在看書或煉功,不是中共所說的包圍。中共的圍攻中南海的說法是誣陷,是別有用心,我們只是去信訪辦反映情況。」張立說。

張立表示,學員們都很自律,也互相提醒,沒有大聲喧嘩,特別有秩序,而他們當時獲得的消息是由前邊的學員傳下來的,「後來聽前邊的學員傳來消息說,朱镕基總理接見了學員代表,等到下午5點多鐘,派進去的代表打來電話問,天津被抓的45名法輪功學員是不是被釋放了,經電話核實,45名法輪功學員全都安全回家了。」

張立說,晚上將近8點多的時候,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靜靜地離開了府右街,走之前,大家把周圍的垃圾包括警察扔的煙頭都撿起來,最後扔到垃圾桶裡,連值班站崗的警察都感到驚奇和不好意思。

4月25日當天,時任中共總理朱镕基親自接見了三位上訪的法輪功修煉者,並妥善地解決了問題,答應了法輪功修煉者的三點合理要求:1. 釋放天津被抓的法輪功學員;2. 給法輪功修煉群眾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3. 允許出版法輪功書籍。

1999年4月25日的法輪功學員萬人大上訪雖得到和平的解決,然而當晚,妒忌熏心的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卻喊出了「三個月戰勝法輪功」的口號,並在當年的7月20日,一意孤行地在全國範圍內發起了對法輪功長達至今19年的迫害。

出於妒忌 江澤民鎮壓法輪功

4月25日當晚,江澤民第一次在沒有徵求任何人意見的情況下,模仿毛澤東「炮打司令部」的做法,給政治局全體人員寫了一封信。江在信中假裝憂心忡忡地說:「難道我們共產黨人所具有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所信奉的唯物論、無神論,還戰勝不了法輪功所宣揚的那一套東西嗎?」

在「四. 二五事件」的第二天,羅幹、賈慶林和政治局常委召開會議商討處理意見。江澤民一進入會場,臉色就十分難看。他掏出一叠材料,甩在了桌子上說:「誰說找不到法輪功學員聚眾中南海的蛛絲馬跡?互聯網上就有法輪功學員聚集中南海的通知。這次居住在四面八方的兩萬多名學員,以化整為零的方式進入北京,在事先有組織的情況下一朝之間包圍中南海,而公安部門竟然事先毫不知情,這樣的失職決不允許再發生!」江轉頭看著羅幹,聲色俱厲地說:「我們的安全部門,還有北京市都如此麻木。都危及政權本身了,還一點沒有感覺。同志們呀,這是多麼可怕。如果不引以為鑒,誰能保證不來第二次、第三次?」

接著,江澤民開始裝傻,「聽到法輪功這個名詞,除了感到希奇古怪,真不知道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是怎樣成立的,頭頭兒是誰?」實際上,江澤民的老婆王冶坪就練過法輪功。

江澤民妒忌法輪功創始人

早在1993年,江澤民就常常聽別人說起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大名。

江澤民身邊有人對法輪功很感興趣,也了解到不少關於法輪功的消息,回來時不時地給江澤民透露點,如誰誰得了什麼病給練好了,誰誰躺著擡進來、站著走出去。偶爾也會說起李大師提及某些高層領導人前世的事情。這時江就會越聽越著急,他最想知道的是自己的前世到底是誰。有一天,江澤民正躺在床上閉目養神,一聽到那人來了,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急切地問:「李大師說到我沒有?有沒有說我是誰轉生的?」那人說沒有,江澤民滿臉的失望和惱怒給在場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王冶坪是在1994年跟人學過法輪功的。有一天晚上,王冶坪練功的時候,感到旁邊有人學著她比劃,睜開眼一看,原來江澤民正在旁邊偷偷地比比劃劃,兩隻手也交叉在腹前。看見王冶坪發現了,江澤民惱羞成怒,命令老婆以後不許再練。他的說法是:「連我老婆都信李洪志了,誰還來信我這個總書記!」

江澤民那個時候還非常喜歡學李先生的手勢和動作。最典型的就是兩手交叉於腹前的姿勢。原來江澤民發表講話的時候,手沒地方擱,就向身體兩側直直地伸著。後來發現李先生總是兩手叠扣在小腹前,之後,江也開始跟著學。

江澤民的妒忌真的起到亡黨亡國的效應

政治局七個常委,除了江澤民之外,其他人都明確表達了反對鎮壓法輪功。朱镕基說:「法輪功的學員以中老年人居多,婦女居多,他們最大願望無非就是健身而已。一位法輪功學員說『現在工作單位對生病又不報銷醫藥費,而法輪功可以強身健體,有何不好?再說現在下崗工人那麼多,法輪功可以增進道德質量,群眾從不鬧事,比先進模範還先進模範,這麼好的活動,政府為什麼不支持。』所以我覺得,說這些人有政治企圖,講不過去。另外,我們不能再用搞運動的方式解決思想問題,這樣不利於經濟建設這個大前提,更不利於國家對外開放的形象。法輪功中如果有害群之馬,我們要處理,至於普通煉功群眾,就讓他們練去吧!」

江澤民一下子站起來,指著朱镕基的鼻子喊道「糊塗!糊塗!糊塗!亡黨亡國啊!我很痛心,我們的同志政治敏銳度如此之低。法輪功問題不抓緊解決,會犯歷史性的錯誤!」

「那總書記說怎麼辦?」急著升官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羅幹問道。

「滅掉!滅掉!堅決滅掉!」江澤民揮著雙手喊道,「現在當務之急是查清楚法輪功的人數、分布和負責人的情況,每個機關、單位、居委會都要查到。同志們,法輪功在和我們爭奪群眾,我們一定要上升到『講政治』的高度,上升到黨和國家生死存亡的高度來認識這個問題。一查到底,決不姑息!」

整個政治局會議期間,江澤民又跳又叫,聲嘶力竭。其他常委看到江這個樣子,都沉默了。

從1999年至今,活摘佛法修煉者器官牟利的現象依然存在。美國的前幾任總統都知道活摘器官的事,但都佯裝不知。

現在到了川普當政,認為大紀元是美國所有媒體中唯一公正報導的媒體。這個評價比貿易戰還讓中共驚恐。(文/華鎮江)△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