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祖孫三代醜聞好大一籮筐(1)(多圖)
 
姜青
 
2019-7-6
 



江澤民的老婆加上有夫之婦的姘頭們。



江綿恒和他的兒子江志成長的極像蛤蟆。



網民發現,宋祖英的兒子長的極像江澤民,因此,有網民給宋祖英之子起了個外號叫「宋江」。

【人民報消息】上海坊間早就傳出,江澤民是癩蛤蟆托生的,還別說,江長的就像癩蛤蟆。江的長子「中國第一貪」江綿恒長的也象蛤蟆,絕的是,江綿恒的兒子江志成長的也象蛤蟆。更絕的是,小姘頭宋祖英生的孩子長的也象蛤蟆。

江大蛤蟆的新聞

歷來蛤蟆腿是百姓的盤中餐,不光是中國人愛吃,就是日本人每年都要向中國大陸訂購上百噸不止的蛤蟆腿。但從江澤民當政後開始,就發生了放生蛤蟆的怪事,不但江命令停止向日本供貨,江的堂妹江澤慧還曾下令餐館可以吃梅花鹿,但不許吃蛤蟆腿。總之,江用各種方式保護自己的人馬。

江澤民當政後期有很多綽號和暱稱,什麼「江大蛤蟆」「江戲子」「江黑腿兒」等等等等,於是江綿恒加強了網絡封鎖,這些字都給屏蔽了,情況最嚴峻時連「江澤民」三個字都被封鎖了。

2002年4月江澤民外訪時救護車跟在後面,為了給江加點底氣兒,新華網首頁那些日子突然出現一隻綠色的動畫青蛙,從左跳到右,從右跳到左。江去德國訪問的前兩天,靠近江下榻賓館附近的幾個德國汽車站的大廣告上是三只青蛙,左右兩旁的青蛙向上仰著頭看中間那隻大青蛙。旁邊有一行字:大個兒的來了!

關於蛤蟆與江澤民的關係問題,咱們這裏就沒必要從頭兒說起了,在《江澤民其人》的開場白「楔子」裡把江的來龍去脈都講清楚了。

新華網2004年1月11日披露了一個非常逗哏和回味無窮的圖片新聞,不是轉載的,來源是新華網,圖片共兩張。 題目是《愛玩的青蛙 騎「摩托車」扮「模特」供人拍照》。




愛玩的江澤民這次沒坐輪椅,而坐玩具摩托車,表示自己還「行」!



愛出瘋頭的江戲子喜歡扮成「模特」供人拍照!

兩張圖片有兩段文字解說:

1月10日,在泰國海濱城鎮帕塔亞,一隻叫做「Oui」的青蛙騎在玩具摩托車上。據它的主人介紹,這隻青蛙喜歡玩玩具,還喜歡扮成「模特」供人拍照。 新華社/路透

那年1月10日,在泰國海濱城鎮帕塔亞,一隻叫做「Oui」的青蛙在「玩遊戲」。據它的主人介紹,這隻青蛙喜歡玩玩具,還喜歡扮成「模特」供人拍照。 新華社/路透

這個新聞當時不是我發現的,是一位朋友給我發電子郵件,題目是「江澤民在泰國扮模特照片曝光」。我急急打開一看,頓時笑癱了──活脫脫一個現實中的江澤民!




2008年新華網刊出的!



十七大召開之後,新華網出現這種調侃新聞,值得玩味!

2001年,據統計,愛作秀的江澤民平均一個月出鏡55次,尤其是在西班牙國王面前梳頭最為著名,還有在冰島總統舉行的晚宴上,突然撂下飯碗、拿起麥克風,就唱個不停,把那些達官顯貴都嚇飽了。

在江身上發生的邪性的事太多了,一時半會兒還說不完,最怪的一件事發生在江當政時期的中南海。

貓頭鷹大敗江澤民


貓頭鷹大敗江澤民!
有一天晚上,江澤民在彈鋼琴,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不知從哪裏飛來了一大群貓頭鷹,圍在那裏從此不走,不但不走而且不停的叫,並滿地拉屎。最後,從外國文獻裡查到,非洲有一種飛禽專吃貓頭鷹,於是馬上通過外交部去非洲聯繫。飛禽好容易買來了,大家都鬆了一口氣,這下由著性子吃吧!結果季節不對,那些能降貓頭鷹的熱帶飛禽一進入冬季的中南海,當晚就全凍死了。

江澤民為此相當一段時間不敢彈琴唱歌了。後來把國內各行業專家請來共商除鷹大計。最後是中國科學院物理研究所的專家用強力超聲波才把貓頭鷹統統轟走了(其中不包括王冶坪)。

怎麼話兒說?坊間給江澤民編了個順口溜:家裡養著貓頭鷹(指江的醜老婆王冶坪),出國帶著李瑞英(央視主播,出國主播兼陪睡),聽歌要聽宋祖英,毀國床戰婊子陳。

宋祖英李瑞英中南海吃醋大戰

據《江澤民其人》,在江宋茍合之前,江澤民還有個有夫之婦的姘頭、中央電視臺的女主播李瑞英。此女相貌平平,但會故作媚態,每年政協會議都缺不了她。李瑞英有幾年是江澤民出訪時必帶的中央電視臺女主播,白天在電視上當傳聲筒,晚上給江澤民擺脫寂寞。一次在江澤民出訪時,李瑞英採訪江澤民的畫面在中央電視臺晚間的新聞聯播中播出,觀眾議論紛紛,說李不像是在採訪,倒象是在撒嬌。

李瑞英自1986年起在中央電視臺當主播。當年「六四」學潮開始時,輿論一面倒地支持學生,李瑞英也顯得支持民主,大義凜然。戒嚴令一頒布,李瑞英馬上改換態度,顯得對學潮義憤填膺。當時央視主播杜憲和薛飛拒絕與專制合作屠殺學生,在播音時杜憲泣不成聲,後來二人都被停止了主播資格。而李瑞英繼續為中共做喉舌,人品實在不值一提。

自從江澤民給宋祖英手裡塞了「有事找大哥」的小紙條,宋祖英有了尚方寶劍,就有恃無恐起來。有一次在江澤民出訪東南亞前,她和李瑞英在中南海裡撞了車,宋以死相逼要江澤民把李瑞英立即趕出去,並且保證永遠不來往,就是帶李瑞英出國做電視報導都不行。宋祖英說:有她沒我,有我沒她。據說,爭風吃醋中,江澤民不出聲,這等於是默許。李瑞英嚎啕大哭敗陣而去。從此江澤民出國再也看不見李瑞英隨往,央視乾脆取消了播音員出鏡,只在播放江澤民的新聞片時加旁白。

在2003年重新選舉政協領導人時,有一位政協委員投票時將宋祖英的名字寫入「政協副主席、秘書長」另選人名單中,當宣票員讀出,「宋祖英(歌星)一票」時,臺下爆發出意味深長的哄笑聲。有意思的是,緊跟在宋祖英之後念出來的是:「李瑞英一票」,臺下的人不由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擠眉弄眼使眼色。代表也知道,選誰自己根本做不了主,那就乾脆拿江澤民尋開心。

江在政治上的「生死戀」陳至立

在江的情婦裡,級別達到了副國級的只有對江澤民最鐵的陳至立,她的鐵心從對上海《世界經濟導報》欽本立等人的迫害就可以看出。陳雖和江保持幾十年的交情,可是她的鐵心主要表現在與江在政治上的「生死戀」:凡是江澤民要迫害的,陳至立一定變本加厲去鎮壓;凡是江澤民最愛的,陳至立一定費盡心機去培植。

陳至立文革結束後在中科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工作,與江澤民大兒子江綿恒在同一所。江澤民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後,在江綿恒的引見下,陳至立與江澤民一拍即合,相見恨晚。1988年,陳被江委以上海市委宣傳部長的「重任」,從此默默無聞的陳至立在上海市委中叫響。市委的人都知道,她的職位是用什麼換來的。

《世界經濟導報》事件是上海1989年學生民主運動的焦點。後來中共八老中主張鎮壓的那幾個能夠看中江澤民,都是因為他在整肅導報事件中的「表現」。在整個導報事件中,陳至立的所作所為加劇了事件的嚴重性。

八九年五月江澤民上京,總書記趙紫陽嚴厲批評江澤民處理導報事件不當,江澤民感到大禍臨頭。陳至立即向江表示:中央怪罪下來,我一個人把責任全攬下來就是了。從上海導報事件陳要替江頂罪來看,陳至立對江澤民是死心塌地的。六四鎮壓後,陳至立下令遣散導報員工,並特別下令禁止導報人再做記者。在導報總編輯欽本立臨死之際,陳至立親自到欽病床前宣布將其開除出黨,要這位中共老幹部臨死都不得安寧。

陳至立與江澤民的不正當男女關係,當年上海市委裡無人不知。從江在電子工業部與黃麗滿的醜聞,到往宋祖英手裡塞小紙條,還有外國攝影記者搶拍到的那些江見到漂亮女孩失控的表情可以看出,江澤民是個淫蕩無恥之徒。江與相貌平庸的陳至立幾十年關係「牢不可破」,可不是平常的卿卿我我,而是醜惡的政治組合。

江澤民入中南海後,想立即把陳至立調到北京,委以重任。但在時任中央組織部長宋平等元老的反對下,一直未能如願。97年鄧小平病重,江澤民大權獨攬,陳至立終於進京,任教委主任。因為急於表白自己和江澤民之間的「清白」,陳97年從上海調北京任教委主任,首次召集教委官員開會時,第一句話竟不談公事,而是談她家庭婚姻如何幸福,和丈夫喬林感情很好。眾官員目瞪口呆,嘆曰:「此地無銀三百兩。」

1998年,江澤民任命從未從事過教育工作的陳至立為教育部長,禍亂中國文化教育事業。在其卸任教育部長後,江澤民把她升為國務委員,統管全國及全軍的教育。

在江澤民賣國行徑曝光後,2001年12月,陳至立治下的教育部篡改歷史,擬在新版《全日制普通高級中學歷史教學大綱》(試驗修訂版)不再稱岳飛和文天祥為民族英雄,把賣國賊李鴻章美化成憂國憂民的愛國者,顛倒是非黑白的標準,為「漂白」江澤民的賣國行徑做輿論準備,結果招致社會各界的激烈反對。

更可惡的是,陳至立將教育當作是鞏固江澤民統治的重要手段,從小學開始對學生進行洗腦。儘管中共導演偽造的「天安門自焚案」已經在海外被揭露,真相廣為傳播,但陳至立卻意圖通過校園百萬簽名活動,讓中小學生簽字支持江澤民的迫害政策,在學生心中播種仇恨和謊言。

教育部長陳至立主管教育部七年,不擇手段摧毀中國本來已經十分薄弱的教育體系,採用一切手段毒害青少年。教育改革混亂,教學質量倒退,教風學風渙散墮落。全國濫發大學文憑、學位現象普遍。城市適齡青少年有百分之二十以上不能享有法定九年義務教育。大、中學院校風氣差,嫖、賭、抄三風充斥校園。

2003年,江澤民為了進一步抓權,想把江家班人馬大批塞進軍委領導層,提議陳至立參加國家軍委、國防科技、教育有關工作。但在中央政治局常委討論時,因分歧大而擱置;交中央政治局討論時也僵持不下,反對和棄權的有十一票。軍隊的高級將領都很看不起陳至立,背後給她起的綽號是「婊子陳」。

與江澤民午休色戰的黃麗滿

江澤民最寵愛的女人還有黃麗滿,這個與江澤民在午休時色戰的女人竟當上了深圳市委書記。

黃麗滿是齊齊哈爾人,畢業於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黃上學時成績不怎麼樣,但她天生撩人,雖然姿色平平,卻非常善於勾引男人。當年同她同班的同學回憶說:東北從初中開始就允許男女學生跳舞,黃從那個時期起就弄得許多男生為她爭風吃醋。軍工有個老師由於同她關係曖昧,結果被老婆鬧到系裡,最後因為此事受了處分。

八十年代初,江澤民被任命為電子工業部部長,黃麗滿則恰好任職於該部辦公廳。據當時辦公廳的同事回憶,黃麗滿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臉蛋抹得紅一塊白一塊,高跟鞋響處法國香水味撲鼻而來,把天生好色的江樂得大嘴一咧、眼睛瞇成了一條線。

中共機關有個習慣,每天中午都要午休。每到午休時間,黃麗滿就悄悄地閃進了江部長的辦公室。同事們只要聽隔壁部長室的門鎖卡噠一響,大家就都神秘地交換眼神不言語了。

一次,中央有緊急文件送給江澤民。送信的知道裡邊在發生什麼事,不敢攪了部長的色戰,只好在外邊焦急地等待了一個多小時。等下午上班鈴打過了老半天,黃麗滿才衣衫不整地從部長室裡匆匆出來。送信的這才躡手躡腳地把中央文件交給了江。在汪道涵的提拔下,江澤民當上了上海市長。臨走時,江把自己在部裡的老情人黃麗滿提升當了電子工業部辦公廳副廳長。江到上海後,黃家很快就裝上了北京上海專線電話。

中國部司局級幹部的長途電話費是公家報賬的,但因為黃家的電話賬單實在太過嚇人,電子工業部財務部門只好將此事捅了出來。最後經電信局核實,絕大部分電話是打到上海的,而且每個電話差不多都超過兩個小時。黃同江澤民的曖昧關係終於在家裡捂不住了,黃的丈夫大隋為此同她打起了離婚官司。江澤民不得不趕緊跑到北京找黃的丈夫調解,最後把他支到深圳的一家電子集團公司去做生意,而黃則一個人留在北京,供江澤民來京「匯報」工作時盡情受用。

「六四」之後,江澤民把黃麗滿調到深圳。初去時,深圳大員們誰也沒把這個女人放在眼裡,再加上組織部門不好直接了當把江黃的關係點穿,黃麗滿被放到了深圳市委副秘書長的虛位上。黃麗滿一肚子的苦水倒給了江,無論如何要江澤民替她出這口惡氣。無奈江當時地位未穩,而黃的頂頭上司又是中共元老任仲夷的大兒子任克雷,一時難以搬動,於是只好勸黃暫且忍氣吞聲。

93年初鄧小平南巡後,江澤民因為反對改革開放,差點兒沒丟掉總書記的位子,於是被迫緊跟,立即率隊前往深圳。

市委領導剛坐下準備匯報工作,江澤民頭都沒擡、慢條斯理地問道:「怎麼麗滿同志沒到會啊!」這一問可把市委書記厲有為嚇得心驚肉跳。厲明白,按規矩副秘書長是沒資格參加匯報會的,江澤民擺明是給他遞話,要他別怠慢了這個女人。熟悉官場運作的厲有為趕緊派小車接黃到會。會後,江澤民輕鬆地向厲打招呼:「今天胃口好,晚上跟我去小黃家吃餃子。」戲演到這裏,厲有為摸了摸腦袋、倒吸了一口涼氣:「差一點讓這個東北蕩婦給摘了烏紗帽!」

接下去,市委領導班子大改組,黃麗滿升任市委秘書長兼市委常委,後又升為市委副書記。雖然她只是個副書記,但家中卻裝有直通中南海的保密電話「紅機子」,深圳建市以來所有的頭頭都不曾享受過這種極特殊待遇。

黃麗滿政治上看好,經濟上也不落後。這些年她家門庭若市,跑官的要官、逃法的講情。據公檢法的一位朋友說,經黃打招呼無罪釋放的大號經濟犯就有很多,這些人到黃家哪次也少不了撂下幾大捆美金。

實際上,深圳官場上上下下都看不起黃麗滿,他們認為黃的官帽是靠傍江澤民得來的。一名深圳資深幹部說,黃麗滿要本事沒本事,要品德沒品德,要政績沒政績,要民意沒民意;唯一有本事的是,對江澤民的內衣褲顏色、質地、品牌如數家珍。

為了減少戴綠帽的黃麗滿丈夫的憤恨,江澤民指示,給黃的丈夫在銀湖做的房地產生意大開綠燈。深圳新落成的耗資十億元以上的聯合廣場,工程總承包商就是黃的丈夫大隋。

黃麗滿在深圳呼風喚雨,她的幾個妹妹也跟著飛黃騰達。大妹妹黃麗蓉在深圳一家大公司任工會主席,該公司總裁天天向黃氏姐妹表忠心。(未完待續)(文/姜青)△

(人民報首發)

部份資料引自《江澤民其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