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想判他死刑,胡锦涛非留着这活口(图)
 
——江泽民说中共的江山是其打下来的
 
萧良量
 
2019-11-18
 



江泽民、江绵恒和江志成的汉奸后三代大贪大烂。曾庆红近日透露说,江称中共的江山是其打下来的。



两个替江挖洞的银行行长:左是判12年徒刑的王雪冰,右是判死缓的刘金宝。

【人民报消息】江泽民被吕加平揭穿是「二奸二假」,连亲爹是谁都能伪造,明明是汉奸高官的儿子,却说是「革命烈士」的后代;明明30年代是汉奸学生,却自称是地下党员。50年代江留学苏联,成了克格勃远东情报局间谍,90年代把相当于44个台湾的领土拱手送给了俄国,成了卖国贼。

近日,曾庆红透露,江泽民说中共的江山是其打下来的。非常搞笑。

江泽民的父亲日伪宣传部副部长,连名字都是假的

江的父亲江世俊是侵华日军占领南京时的日伪大汉奸、宣传部副部长。江世俊当日伪汉奸时就防备有朝一日侵华日军战败后,国民党会重掌天下,于是弃自己原来的名字江世俊不用,一开始就用大号「江冠千」。日本投降后,该被枪毙的江世俊又永久放弃「江冠千」这个号,恢复使用江世俊,并跑回老家乡下隐姓埋名低调躲藏起来。

江泽民是日伪时期汉奸学生

江冠千当日伪宣传部副部长时期,侵华日军间谍总头目、陆军大将土肥原贤二有个得力助手叫丁默邨(亦名丁默村、丁默根)。丁创办南京大学青年干训班,从日伪高级官员子弟中,选拔幼苗,从小培养汉奸。

丁默邨一共办了四期未来干部培训,江泽民是第四期成员。2003年10月,有人公开发出呼吁,希望知情人提供一张照片,其题目为《李士群江泽民合影》,摄制于1942年6月。这张照片的见证人指出,李士群接见伪中央大学青年干训班(秘密)第四期成员,当时一共23人合影。第二排左五即为江泽民。

1945年9月3日,日军战败投降,中国失地开始光复。国民党政府在当月26日颁布《收复区中等以上学校学生甄别办法》,对日军侵华时的沦陷区公立专科以上的在校学生进行甄审。南京中央大学和上海交大等六所院校被列为汉奸伪学校,其在校学生均要进行甄审,也在甄审之列的江泽民逃跑,流落到了江西永新一个叫棉花坪的地方,被一位农民收留,避了半年风头才被家人接走。

历年来,中共在宣传上一直跟日本较劲,其实这都是为了转移视线用的。你中共真抗日,侵华日军侵略中国时,你不应该与他们勾结在一起,打国民政府军;你真恨侵华日军,你应该把汉奸江泽民处理了。80年后,你中共反反覆覆跟日本现政府和日本人民叫板,不就是你建国非法,只好拿民族主义当挡箭牌吗?

江泽民把出身从汉奸改为革命烈士

江泽民不但在履历表上把汉奸出身(父亲)改为革命烈士子弟(从不来往的死去六叔),而且还绞尽脑汁的把纸上的优势变成被提拔的优势。

江泽民没事就到图书馆去查阅,看六叔江上青生前的战友都是谁,这些人现在任什么职务,然后想办法去接近他们。上海原市长(当时市长是一把手,市委书记是二把手)汪道涵和将军张爱萍就中了江泽民的招儿。

江泽民是如何搬出「老前辈」张爱萍将军当台阶来铺就自己的仕途呢?

被江秘密判刑10年的吕加平是这样揭发的:当江知道张爱萍将军曾是死去的六叔江上青的战友时,「在八十年代初的一次全国性会议上,出席会议的江在散会时有意在会场门口守候张爱萍将军,当张出来被他拦住后,江恭谦客气的问张是否认识江上青。张听后一惊,并很是诧异的打量江,然后说,他不仅认识江上青,而且江上青是他的好战友。又说江上青是一位很好的同志,后来不幸牺牲了,他一直在怀念这位好战友。接着他问江是江上青的什么人,江立刻回答说他是江上青的儿子,但又马上改口说江上青是他的养父,他是江上青的养子,他在江上青牺牲后就被生父母过继给江上青做儿子了(没听说过继给死人当儿子的)。张听后非常高兴和激动,热情的拉着江的手连连说:这太好了,江上青同志牺牲以后我们一直在找他的家人,想表示哀悼和慰问,但一直没有找到。没有想到你是他的养子,总算找到他的亲人了,这太好了!你要继承你父亲江上青革命烈士的遗志,好好为党工作。」

攀上了张爱萍将军这棵大树,江泽民被提拔的很快。江当上中共党总书记之后,张爱萍才知道了事实真相,非常气愤,说「怎么也想不到会如此下作」,以后电视里出现江,张爱萍就拐杖戳地大骂,旁边人怕老将军气坏了,马上转到别的频道。

江家钱柜子王雪冰

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凡是与江家父子关系密切的银行行长都被关进监狱,有一个算一个,王雪冰和刘金宝是最典型的。

前中国银行董事长兼行长、前中国建设银行行长王雪冰一路攀升只因为是江泽民家族的钱柜子,江泽民过节时请的二十多对好友里准落不下王雪冰夫妇。

出事前,建行行长王雪冰经常在办公室呆到很晚,曾对一些信得过的人说:我今天不用下班了,随时准备跟他们(纪委)走。王雪冰在获悉可能被判死刑的消息后,吞服安眠药片,又用磨尖的牙刷柄割左手动脉,双料自杀,送301解放军总医院抢救。自杀未果后,王供出七十多名高官受贿或索贿,以求立功减罪,其中包括江泽民。

王雪冰被捕原因是涉及多宗「问题贷款」(即坏账),坏账的意思是王雪冰把巨款贷出去了,但收不回来。因数额巨大、牵扯的级别太高,这个案子被转交最高检察院审理。

2003年12月10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王雪冰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个人部份财产。2004年1月14日新华网报导《北京高院驳回原建行行长王雪冰上诉维持原判》。很多人忿忿不平,说给国家造成如此大的损失,为什么判的这么轻?

为什么?银行行长王雪冰是替江泽民背黑锅的,银行巨大黑洞在江家,要判王雪冰死刑,那贷款不还钱的江家父子判不判死刑啊?!

2005年8月,王雪冰「因为患有糖尿病,最近获准保外就医,已返家休养治病」。

江泽民想判他死刑立即执行,但胡锦涛要留着这个活口

刘金宝和王雪冰的情况还不一样,他是主动上贼船,纯粹是找死,1994年刘金宝升任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行长,后来千方百计要与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搭上关系。真搭上关系后,江氏父子为了挪用更多的国库银子,1997年8月又让刘金宝兼任香港分行总经理。2002年6月任改组后的中银香港副董事长兼总裁,香港银行公会主席。仅2001年4月至2003年2月,刘就挪用中银2.68亿元送给江绵恒和上海帮。

2002年12月9日,国际清算银行发布长达一百零五页用于评估五月至九月的例行报告,第二十九页有这样一句话:「需特别注意的是,中资银行(一家或数家)转移了三十多亿美元的资金到它们位于加勒此海地区的分支机构。」

国际清算银行总部位于瑞士,是服务各国中央银行的银行,各国中央银行会定期向其报送有关资料,国际清算银行的资料是对各国中央银行报送的资料进行加总后的结果,他们坚称:「我们相信资料是准确的,虽然我们通常不会掌握每一笔具体交易的明细。当我们注意到有不寻常的动向时,我们会向有关的中央银行查询。」

「这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一位国际清算银行的高级经济学家称,「但是中间的原因我们不清楚。我们曾经去加勒比海地区的(中共国)中央银行讯问,但是对方不愿回答。对于其中的原因,有一些猜测,但猜测毕竟不能算是事实。可能只有中国国内的银行自己知道。」

对于这么大的一个金融「黑洞」,包括中国银行在内的中资银行都始终保持沉默。正当国际银行界浮想联翩、各方不断猜测的压力下,中国银行只承认转移了八十多亿港元,约时价十亿美元。那么,谁转移了剩下的二十亿美元?用途是什么?中资银行都三缄其口,给人留下无穷的想象余地。

2003年5月20日,时任中国银行副董事长、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总裁刘金宝在深圳戏剧性落网。当中纪委告诉刘金宝谁也保不了他,并暗示江泽民也干涉不了这个案子时,刘脸色惨白,嘴角不停哆嗦,满头流汗。他回房后吞服了二星期量的安眠药,晕倒在床上,被急送至305军队医院抢救,后脱险。

刘金宝供出的最有价值的消息是:国际清算银行2002年12月发现的无人认账的20多亿外流美金是江泽民十六大前为自己准备后路而转移至海外的。

2001年至2002年年初,中共高层开了五次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江泽民在2002年11月召开的十六大交出党政军大权,于是江在交权之前大捞一笔,没想到钱还没捂热乎就被国际清算银行给清算了。

江泽民把一股火撒在刘金宝身上,想判他死刑立即执行,但胡锦涛偏要留着这个活口,以让江浑身不舒服。

2005年8月12日,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贪污罪判处刘金宝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案发后,赃款已全部追缴。

刘金宝被捕后,江一直想把他暗杀掉。由于地方监狱没有可靠的人,胡只好把刘金宝交由军方代行看押,主要是防止刘在监狱里被莫名其妙的灭了口。

在长春出庭时,刘金宝从囚车下来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由五名全副武装的特警贴身保护。此情此景让所有在场的人都张大了嘴、脸色发青,他们明白除了江的人马,没人敢光天化日之下开枪灭口这么重要的罪犯和证人。(文/萧良量)△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