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祖孫三代醜聞好大一籮筐(7)(多圖)
 
姜青
 
2019-8-10
 



江澤民的罪惡罄竹難書!



江澤民引領中國社會一日千里墮落的醜態被外媒攝影記者在兩會定格!

【人民報消息】「富不過三代」似乎是個魔咒,很多富人都富不過三代,原因是第三代是叼著金碗下來的,不知道賺錢的不易,使勁揮霍,把錢都踢踏光了。

癩蛤蟆托生的江澤民家成為一個異數,第三代江志成比爺爺江澤民、父親江綿恒都能賺錢。原因是什麼呢?原因是政商合體。一個專政政權的實權掌控者只要還沒死,他的子孫就能心想事成的瘋賺。

當然,也不是那麼順風順水的,江澤民自己就得過醫書上找不到的怪病黑腿病,還有其它奇奇怪怪的叫不上名字的病,江綿恒跟著他爹幹壞事,結果更慘,中年得了癌症,腎臟換了多少回了,都是活摘無辜健康人的器官,那肚子上的刀口就差安裝拉鎖了。第三代江志成有爺爺江澤民那口氣撐著,操控股市漲落,一次就能賺到百億,江家萬億美元的資產都由他掌控。

2014年4月9日路透社發表七頁紙長文,揭露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孫子江志成如何在中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新興私募股權市場獲得巨額利潤,利用特權操手暴利領域等內幕。

路透社報導說,江志成是一個太子黨,他的父親江綿恒也是太子黨。路透社沒有說的是,他的爺爺江澤民是漢奸間諜雙料,他的爺爺的爺爺江世俊(江冠千)是漢奸,在日偽政權裡是高官,江志成和江綿恒的真實身份是日偽太子黨。

江綿恒是上海最大國營企業的CEO,這個最大國營企業還是別人搞大、搞紅火後,江綿恒空降去搶奪來的,這與傳統上的富二代完全是兩碼事。

江綿恒搶奪來的企業,負責中國各種核能源資源,靠著父親江澤民就能聚斂財富。凡是抱江家粗腿的,一律允許大貪大爛。曾慶紅的兒子;劉雲山的兒子,還有這個的兒子、那個的女兒,都敢在公眾面前脦瑟。江志成最喜歡玩的是私募股權,因為私募股權的特點常常是不透明交易,來錢快,是悶聲迅速大發財的避風港。

江志成利用內部信息操控股市獲千億資金




三呆婊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操控股市獲千億資金。

據外媒披露,江澤民長孫江志成(Alvin Jiang)1986年出生在中國,2009年在哈佛畢業,曾在紐約小住數月。當年冬天來到香港,加入跨國銀行控股公司集團高盛的直接投資部門做分析員,在中環長江中心68樓上班。

在熟悉業務還不到一年之時,江家急著趕快撈大錢,於是讓24歲的江志成離開高盛,成立私人公司「博裕投資」,專營私募股權基金,並以逾20萬港元租用李嘉誠的物業和記大廈。江志成的博裕投資,雖然以香港為基地,股東卻在避稅天堂開曼群島註冊,又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持牌成為「投資顧問」。

據報導,江志成2009年哈佛畢業,2010年成立博裕投資,2011年就收購「日上免稅行」40%的控股權,那年他僅25歲。這家免稅行運營上海和北京國際機場所有的免稅商店。

25歲搞定日上免稅行後,江志成的博裕又從紅色企業中信資本手中,購入中國信達資產管理價值約3.9億港元的股份。

信達1999年經江澤民當政的中共國務院批准成立,專門處理工農中建四大國行的不良資產(江澤民及其親信們的死賬呆賬),2010年改製成股份有限公司,由財政部全資擁有。2012年信達引入瑞銀、中信資本、渣打銀行、全國社保基金四間戰略投資者,再後來秘密埋堆入股的,正是江家的博裕和美國私募基金凱雷集團。

掃完大陸貨,博裕在2012年年末認購3.7億港元的5年期可換股債券,入股香港上市公司寶光實業,並成為第二大股東。消息一出,上市40年、在中港澳東南亞經營逾600間「時間廊」和「眼鏡88」的寶光股價飆升一成,此時江志成26歲。博裕的合夥人兼董事長馬雪征聯同執董黃宇錚隨後加入寶光做非執董。

2013年,在港搞私募基金的27歲江志成頻頻現身在中環和記大廈的大本營,外界認為或與當時打算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有關。

《壹週刊》發文《紅色權貴橫行中環 江澤民孫超級基金曝光》,文中披露中共一批權貴家族子弟入主香港金融中心,他們先後入職國際投資銀行作為過渡,再打正旗號在香港成立基金,向海內外富豪招手,然後大舉掃入國內企業。由這些太子黨任職的投資銀行,或成立的基金公司,動輒操控千億資產,操縱股市。

在香港,太子黨潛藏在投資銀行或基金公司,已成為回歸後的一國兩制特色。而跨國投資銀行隨著墮落,重金禮聘太子黨,都是希望藉助他們的人脈,以博取機會替國企、民企上市做代理。

江澤民用遠房親戚曲線摟錢




江家白手套江世乾與三呆婊的孫子江志成。

日上免稅行怎麼與江澤民長孫連連上了呢?原來日上免稅行創辦人美籍華人江世乾(Fred Kiang)是江澤民大漢奸父親江世俊的遠房親戚,同屬江氏家族「世」字輩。

雖然江世乾比江澤民小19歲,但老江還得管他叫叔叔。江綿恒還得管他叫爺爺,江志成就是褡褳孫一個。

江世乾1945年出生於上海,馬列子孫中國共產黨非法侵占大陸之前,其隨家人經香港逃到臺灣(故其名用中華民國拼音 Kiang,Shih Chien),後隨家人移民美國。

1970年,25歲的江世乾畢業於麻省百森商學院( 又譯巴布森學院,Babson College)學士學位,隨後曾於 IBM、 Tandem電腦、法國東方匯理銀行等機構工作。

六四前的5月份,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因為鎮壓上海學運與上海《世界經濟導報》有功,被鄧小平等大佬相中,代替免去職務的黨總書記趙紫陽。江世乾一看遠房侄子當上中共第一把手,就趕快移居上海,去撈金融、撈保險、撈基金。

鄧婆婆小平1997年2月去世,江澤民喜極而泣,終於可以放開手腳盡情的腐爛了。

1999年,三呆婊江澤民指示開放被國企壟斷的免稅行業,把北京和上海機場的出入境免稅店交給江世乾獨家經營。當然,江的真正意圖是曲線發大財。

第二年,2000年,朱镕基任總理的國務院批准一項措施,將上海以外的所有免稅店業務控制權從地方政府移交給中國免稅品集團。江世乾只能經營上海機場的出入境免稅店,這讓江澤民非常不滿。

2005年,胡錦濤被三呆婊架空兩年多。江澤民為了孫子江志成去美國讀書得到更好的照應,又幫日上免稅行從國企中國免稅品集團手裡奪回首都國際機場免稅店的經營權,讓江世乾獲得獨家開免稅店10年許可。

2006年江志成赴美留學時得到江世乾的非常照顧,還曾與父親江綿恒在江世乾夫婦位於亞利桑那州圖森市的家中短住。

江世乾的獨家生意蒸蒸日上,年收入超過10億美元、成為排名僅次於國企(中國免稅品集團)的超級免稅連鎖店。

江三代上陣直接撈錢

儘管江世乾經常給江家上供,但江氏父子感到畢竟不如自己親自撈錢踏實。

2009年,24歲的江志成從哈佛畢業,2010年迫不及待的在香港成立「博裕投資」,2011年初就完成收購「日上免稅行」40%的控股權。

據特許財務分析師公會(CFA Institute)2013年發表的報告,日上免稅行2011年的營業額超過50億港元,在全球免稅店集團排行第15位。江志成40%的控股權只一年就得毛利20億港元。

這筆交易的不正常交易引起專業人士的關注。

對於「日上免稅行」這頭金牛,銀行家們估值應該在16億美元左右。收購40%股份需要付6.4億美元。但是,江志成對「日上」的估值竟然只有銀行家們估值的八分之一、2億美元!

當然江志成說了算,銀行家們說了不算,因為本來「日上免稅行」與「博裕資本」就是叔輩兄弟。嚴格的說,江志成是三呆婊家的財務執行長,「博裕資本」是三呆婊家的發展銀行。沒有三呆婊發揮權力作用,江世乾不可能成立「日上免稅行」撈錢。因此,江志成出資約8,000萬美元得到日上免稅行40%股份,這是走過場給外人看。

路透社對這筆交易特別感興趣,其評論說:「江世乾為何要以似乎是折扣價格賣掉生意興隆的日上免稅行40%的股權,成為圍繞這宗交易最令人困惑的問題。」

其實,圍繞這宗交易最令人困惑的問題是,剛畢業一年的25歲江志成收購「日上免稅行」的8,000萬美元是從哪裏來的?

據香港公司和物業註冊記錄,江志成於2010年成立博裕之初,報住西半山雍景臺一間1000多呎的望維港景高層單位。該單位由江世乾擁有的BVI公司以1670萬港元買入。江世乾是在江澤民當上中共黨總書記才發達起來的。

日上免稅行2005年在三呆婊江澤民的支持下,從國企中國免稅品集團手中奪回首都機場免稅店的10年經營權。江志成專用的黑色豐田Alphard,是日上免稅行在2008年年底買入。這輛中港牌七人座車的擋風玻璃,貼上香港賽馬會國內會員的標識。馬會個人會籍入會費達27.5萬元人民幣,公司會籍最貴要付88萬元人民幣入會費。

嚴格的說,日上免稅行就是江世乾替江澤民家代管的,這在中共高層是個公開的貓膩。

2012年中共十八大,習近平當政。2017年3月,上海日上免稅行股權變更,由國企中國免稅品(集團)有限公司占股51%,日上免稅行占股49%。其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江世乾被撤換。

日上免稅行註冊的是百分之百外企啊,突然變成國企控股,沒有新聞報導說中國免稅品有限公司付了多少億美元給日上免稅行。是白拿嗎?是誰白拿了?當初江世乾是江家白手套?還是怎麼回事?習近平與江澤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外界都看不清楚。

看現在的情況,江志成的翅膀硬了,也不悶聲大發財了,開始做上做下玩弄股市。他也就危險了。

被江澤民利用的銀行行長都進了監獄

當政初期,江澤民為了讓銀行貸款給江綿恒,就籠絡了幾個行長。哪個上鉤了,哪個最後都進了監獄,因為給江綿恒的貸款最後都變成了死帳,被判刑的就是那位銀行行長。王雪冰、劉金寶都是因為將款貸給江綿恒和江家幫就變成「不良」壞賬而栽進監獄的。

中國銀行行長王雪冰案是使金融界地震的大案,他的提升和腐敗行為都與江澤民的指令有直接關係。

他們的關係親密到什麼程度呢?江澤民過生日時,請的20餘位客人中就有銀行行長王雪冰夫婦!王不僅是獨攬黨政軍三大權的江澤民的座上客,而且可以隨便出入江家。這個銀行行長真有大用場,涉及的那些壞賬一多半是根據江批的不少條子,打的很多電話而貸出的款,借貸人絕大多數都是江的親屬和親信。

王雪冰在獲悉可能被判死刑的消息後,吞服安眠藥片,又用磨尖的牙刷柄割左手動脈,雙料自殺,送301解放軍總醫院搶救。自殺未果,王后來供出七十多名高官受賄或索賄,以求立功減罪。

2003年12月10日中新網發佈了一則消息《原中國建設銀行行長王雪冰一審被判有期徒刑12年》,這個震動世界金融界的案件判決時竟然悄聲沒氣非常低調,從判決書中可以看到江澤民在袒護王雪冰。

國內曾有報紙報導:座上客王雪冰不僅為江澤民父子大開方便之門,以權謀私,而且使中行紐約分行先後損失了數千萬美元。這筆帳怎麼算?!

華夏電子報曾報導,出事前,王雪冰經常在辦公室呆到很晚,曾對一些信得過的人說:我今天不用下班了,隨時準備跟他們(紀委)走。

為此,王雪冰對自己的一子一女已做了妥善安置:把一個尚未高中畢業的孩子匆匆送到美國留學,又把另一個早已送到澳大利亞的孩子也轉到美國。可見他知道自己的問題遲早是要發生的 。

王雪冰案真的只是象法庭公布的那麼簡單、那麼清白嗎?「贓款、贓物已全部追繳」了嗎?如果真是這樣,憑工資吃飯的王雪冰拿什麼「妥善安置」在美國留學的兩個孩子?當時有人呼籲應該徹查貪官在國外留學的孩子的經濟來源。

江澤民是中共滅亡的催化劑

為了讓下屬不關心江家的大貪大腐,江澤民在掌握實權時期,任人唯親,放開了讓親信們去貪腐,去貪色。江本人在人大政協會議上公開用淫眼追逐著女服務員。江澤民的主要姘頭都是有夫之婦,為了讓女方的丈夫不抗議,江利用職權送權送錢。

在江澤民的公開貪爛之下,整個社會的道德迅速淪喪,包的二奶數量少的官員都覺得自己沒本事,丟人現眼。發展到如今,軍隊的爺爺輩、叔叔輩的軍官到幼兒園裡去奸淫三、四歲的孩子,並讓其他孩子觀摩。從小學到大學的老師、教授們強姦學生更是社會常態。

十九大上,習近平與江澤民主動微笑握手,被全國人都看在眼裡。從2012年10月當政,到如今已經7年了,中國大陸的道德更是淪喪到極點。習近平並不是不知道,但是連他自己都在這個漩渦裡往下打轉。

難道就沒有任何解救的辦法了嗎?香港人民的全面無暴力抗爭就是徹底解決中共統治的最佳方案。(全文完)(文/姜青)△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