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日死與人類“去共運動”
 
辛素
 
2011-12-20
 
【人民報消息】幾分鐘前CNN發出訊息,據北韓Yonhap News Agency的消息,北韓獨裁者金正日已死。在社會主義走下坡路的今天,金正日作為人類社會中僅有的幾個共產黨黨魁中一元,其生命的結束,不只是個“死”,它是北韓“極左共產”時代的完結。

筆者觀察到,人類社會正在進行一場“去共產主義運動”,在歐洲和亞洲、以及各國國家的“去共”形式多有不同,雖說和二十年前里根站在柏林牆前演講時比,當今的“去共”不太明顯,細心觀察會發現,人類的“去共運動”正在進行中。

二十年前,民主和共產兩大陣營對峙,隨著蘇聯和東歐共產陣營的解體。目前,社會主義陣營中,除了中共是老大哥,它的小兄弟中,最大的一個——北韓已經岌岌可危,金正日的死又給其雪上加霜。還有古巴,中共的老朋友菲德爾‧卡斯特羅的正式退休,他的弟弟勞爾‧卡斯特羅當選為古共中央第一書記,古巴進入“後卡斯特羅”時代;其今年11月10日生效的新法律在50多年來首次允許私人買賣房屋,早在10月份也將汽車買賣合法化,標誌著古巴的社會主義體制開始松動。再就是不成氣候的越南,和中共間一直不夠和氣,常常兵戈相見。

至於俄羅斯,雖說早已換天,成為了民主國家,但是一直留有殘餘,普京被質疑在拖民主後腿。最新民意調查顯示,俄羅斯人民對普京的不滿情緒加劇,今年12月1日,俄羅斯發生大規模示威,一週後,民眾舉行了又一次大規模示威,參加示威的多數是年輕人,這表明普京正喪失民心,並且會越來越沒戲。中共一直試想讓普京帶領俄羅斯向“左”轉向,然後“聯俄抗美”,目前看來,這條路不通。

十六世紀法國著名預言家諾查丹瑪斯在《諸世紀》中這樣寫道:“1999年7月,為使安哥魯亞王復活,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其中“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一句,瑪爾斯是指馬克思,是說一九九九年前後馬克思在統治世界,是指目前西方實行的也是社會主義的意思。在歐洲,雖說表面上實行的是資本主義制度,但所實行的高福利、高稅收,其實質上是共產主義所倡導的劫富濟貧和均貧富。

不僅在歐洲,在整個西方各國所實行的基本都是這種“大鍋飯”政策,也就是人們通常所說的“寅吃卯糧”,所謂的“按需分配”。

歐洲的福利制度起於二戰後,基本和中共在中國篡政同齡,大約有60多年的歷史。在實行超過半世紀後,事實證明這種制度已經走到尾聲,沒有出路了。表面看,是2008年開始的經濟大蕭條導致了希臘等國的債務危機,導致其無法延續其高福利政策,深挖其根源,有其歷史必然性。

為了渡過所謂的債務危機,歐洲各國必須緊縮財政和進行福利制度改革,像英國政府的“提高養老金保障門檻計劃”和希臘的“一系列財政減赤政策”等,都是要逐步放棄共產的“大鍋飯”政策。

從2009年起,削減計劃在歐洲社會引發動蕩,特別是希臘,群眾抗議示威不斷。今年11月30日,英國有近200萬人走上街頭,舉行“世紀大罷工”。雖說過慣了“豪華福利”生活的歐洲人不願意放棄原來的生活方式,但是歷史就是這樣,人們最終不得不選擇放棄。

在歐洲發生動蕩後,中共一直在看笑話,雖然從經濟角度看,歐洲是中國的主要出口大國,歐洲經濟的蕭條直接影響到中國出口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但是從政治層面看,歐債危機又給中共以“救市”相要挾、逼歐洲各國在人權方面就範增加了機會。

在今年11月20日西班牙大選中,中間右翼的人民黨勝選,替換下執政的中間左翼社會黨,成為自歐債危機以來,繼希臘、愛爾蘭、意大利與葡萄牙之後,第五個改弦的國家。雖說民眾的抗議是為了不放棄“高福利”享受,但是被抗議逼退的往往是偏“左”的黨,換上一個偏“右”的執政黨,使國家政策從“左”轉“右”,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筆者看,有些事情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

再看北非,如火如荼的茉莉花革命使得最後一些獨裁國家開始向民主轉型。有人說共產是獨裁者的老大哥,這話不假。前利比亞的卡紮非、埃及的穆巴拉克等都是和中共極親近的人。不過,卡紮非已死、穆巴拉克正在受審,中共在這些地區的影響力處於癱瘓,北非的民主進程和其“去共”進程同步。

2011年5月1日當地時間23時35分,中共的另一個遠親,愛搞恐怖活動的——本‧拉登被美軍擊斃。這是人類“去共運動”的又一個表現。

最後看看中共本身,如果西方社會是資本主義外衣下的社會主義,中共則是社會主義外衣下的黑幫統治。在中共統治下的現今中國,人們既沒有“大鍋飯”吃,也沒有自由民主的人權可言,完全淪為替中共打工的奴隸。只不過,有些奴隸有好飯吃,有的奴隸沒有飯吃。

關於中國民眾的“去共運動”,筆者曾寫過一篇《百花盛開的中國》。從精神層面上說,目前,中國民眾通過各種渠道,發到海外退黨網站登記的退出共產黨、少先隊和共青團的人數已經超過一億人。

從物質層面看,中國每年發生的民眾抗爭有數十萬起。今年12月中旬發生的烏坎村民示威和抗議,是中國民眾最新一起比較激烈的“去共運動”個案,村民將村內所有黨徒趕走,有人稱之為“烏坎起義”也不無道理。過去三週來,中國爆發一連串的城市抗暴運動,過去都集中在鄉村地區,都是農民為了維護土地權益,與開發商和地方官員爆發衝突。然而,近期的抗暴運動卻出現在城市地區,這種演變頗耐人尋味;根據中國招商銀行和美國Bain&Co諮詢公司4月份發布的一份報告:中國有2萬名資產在1億元(約合1,500萬美金)以上的富豪,他們中27%已經移民海外,47%正在考慮移民,筆者解讀,這是富豪們“去共”的一種形式,用腳投票。

曾看到有人將中共比喻為《聖經》啟示錄中說的“大淫婦”,而所有“與她行淫”之人,“喝醉了她淫亂的酒”。目前,從各種跡象看來,人們已經開始從酒醉的狀態中逐漸清醒過來,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是情願還是不情願,在神的安排下,世界各國都走上“去共”的正途。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