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緯38°線以北的暗黑幽靈
 
陳思敏
 
2011-12-22
 
【人民報消息】連死都要讓人不得安寧的金正日,是巧合還是故意?延後兩天才公布死訊的12月19日,當天正是李明博71歲生日,第41周年結婚紀念,○八年總統當選日的三喜臨門。但在北韓國營電視當家主播的聲淚俱下,以及北韓民眾如按下循環播放鍵的哭天搶地中,南韓股市瞬間下殺,亞洲各股應聲大跌;朝鮮半島周邊各國,不是速成危機小組,就是急召國安會議。而所有盛宴戛然而止的李明博,更是馬上拿起話筒與奧巴馬熱線不斷,以防萬一。

但比起金正日猝逝,最讓人吃驚的還是,全世界與北韓民眾同步得知訊息,這也包括標榜重金打造追蹤情報網的韓國,還有一向對金正日熱衷刺探的美國CIA,兩國情治系統都完全被蒙鼓裏而後知後覺。相對於神秘莫測的金正日,曾以假名留學瑞士的準接班人金正恩更讓外界難以捉摸。而未滿30歲的他,比起父親長達10年的接班準備,儼然是趕鴨子上架。但相較於失寵的長子,懦弱的次子,各方面都酷似金正日而深受栽培的金正恩,承襲了不少“帝王學”的統禦技巧。

而慣以軍事力量勒索逼談的金正日,在其死訊發布同一天,北韓軍隊也不忘朝日本海域試射短程飛彈。金正日生前如此喜怒無常的暴戾作風,常引起國際的騷動緊張,更不要說光一句“飛彈瞄準三星總部”的放話,就讓該公司股價立刻跌停鎖死。而有關金正恩“要讓北韓各地都聽得到槍聲”的傳言不假,那冷酷陰沉不亞於父親的金正恩,有可能讓國際努力多時的北韓廢核進程受挫;而全世界更是緊盯忙完守喪後的他,是否會藉機挑釁來證明自己。

雖然北韓尚未用新領導人來稱呼金正恩,卻已經開始喊出效忠“偉大的繼承人”。但“主少國疑”的羽毛未豐是事實,之前發生滿載生日禮物的火車爆炸,就疑似內部聲浪的反彈。而身兼勞動黨行政部長,同時也是金正日的妹夫、金正恩的姑丈等多重身份的張成澤,於公於私協助攝政在所難免,而槍桿子和麵包兩者大權在握的他,也令外界有著屆時放不放權的疑慮。

但有大陸官媒的適時表態:在關鍵時刻為北韓權力過渡“遮風擋雨”,而中共的黨政軍聯名悼文,中共最高領導人親赴使館吊唁,都意味著中共已經承認金氏第三代的接班體制。而中共形同“垂簾聽政”的力挺金氏王朝,與其說是兄弟之邦的惺惺相惜,更多是經濟利益的抱薪取暖。中共“敵人的敵人是朋友”的表面反恐,都需經掩人耳目的北韓“過手”,將武器賣給恐怖組織。

而極權的統治,獨裁者是人民唯一可以崇拜信仰的對象,每一個領導人都有著“偉大”的稱號:“偉大的父親”、“偉大的領導人”、“偉大的接班人”。極權的謊言,是用“我們擠光你,然後以我們註滿你”的填充每個人的思想。極權的暴力,對異議份子,公開行刑,殺一儆百;對自己人也凶殘,據稱從小就深諳鬥爭的金正日,為了爭寵竟然溺死弟弟。而性好漁色,妻妾成群的他,最愛大啖魚子醬和海喝紅酒,但卻放任人民病死家裏餓死街頭;取而代之的是假國家之名的洗腦宣傳:“吃飽肚子難道比祖國還重要?!”

但是,一個不但不能養活人民,而且還用恐怖殘害人民的政權,還容許存在嗎?當獨裁者對他人的生命、身體與知的權利,可以隨興的予取予奪,當每個人生命都不屬於自己,還有什麼活下去的理由?向來整齊劃一如機械的北韓人民,也許對領導人的死是哭假的,但對自身長久的壓抑與無奈是哭真的。

在NASA的夜間衛星空拍圖,北緯38度線以北的一片暗黑禁域,像是被邪惡吞噬的黑洞深淵。而這種邪惡,並非普通的邪惡,而是中共一再複製移植,戕害人類未來生存根基的絕痛深惡,不論是豢養北韓擁核綁架世界的顛倒妄想,還是以犧牲人權為代價的經濟發展,乃至於本世紀最大一個被掩蓋的真相:對上億善良修煉人的慘絕人寰的迫害。

自詡為民主的人士或人權的國家,如果無視中共極權暴力本質,甚至開始合理化藉由無情鎮壓屠殺來推升的經濟成長,那人類更大的災難往往就在不遠處。而這個代價不在少數地區,而是全體人類的共同承受。面對極度邪惡,真的沒有模棱兩可的灰色地帶,而終結中共的一黨獨裁,才是平安世界的唯一出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