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笑聲回應暴君的死亡
 
楊寧
 
2011-12-22
 
【人民報消息】聽聞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死亡的消息,我的第一反應竟然是笑出了聲;等看了朝鮮國營電視臺的播報,看了那個哽咽的女主播和哭倒在地上的朝鮮人,我的笑聲中多了一絲悲哀。腦中忽然想起了幾十年前,在“偉大領袖”毛澤東死時,同樣的場景也曾出現,而那時我的第一反應竟然也是咧嘴笑了。

那年,我不過5歲。那一天,在我們家對面的禮堂召開了“悼念”毛澤東的集會。集會結束後,從禮堂出來的不少人都哭暈、哭倒在馬路上,震天的哭聲讓正在自家小院中玩耍的我覺得甚是好玩,傻傻地站在那裏笑了起來。那時的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死亡,不知道究竟是誰死了,不知道這麼多人為何同時如此傷心。不過,很快,媽媽從屋中沖出,將我抱了回去。

現在想來,幾十年前的那一笑卻好似冥冥中的安排:暴君死,焉能不樂?!如果說毛澤東死時,自己的笑是緣於冥冥中的安排;那麼,今天在金日成死後發出的笑聲卻是源自我的內心。也許,一些人會認為這是對死者的大不敬,畢竟逝者已矣,但如果這樣的死者生前雙手曾沾滿了人民的鮮血,曾使舉國上下陷入無盡的深淵,這樣的死人又如何讓人們“敬”的起來?如何不讓一直詛咒他們早死的人們暗自竊喜?我長大後就聽朋友的父母講過,他們在毛死訊公布的當晚,就曾舉杯慶祝。

從歷史上來看,人民對於暴君的死去都是歡欣鼓舞的。比如,中國歷史上夏朝最後一個王夏桀十分殘暴,壓榨百姓,殺死良臣,並且四處用兵,勞民傷財。老百姓們因此都在私下裏詛咒道:“時日曷喪,予及汝偕亡”。意思就是“這個太陽什麼時候才會滅亡,我們寧願跟你同歸於盡。”當夏桀最終被推翻並淒涼地死去時,老百姓是額手稱慶。

而堪稱當代暴君的毛澤東、金正日之死,讓許多人笑逐顏開,舉杯共慶,不也是一樣的道理嗎?或許,有人不解,不是還有那麼多人傷心欲絕,痛哭流涕嗎?這倒不難理解。一種人是被欺騙的太久,始終相信“偉大領袖的光芒”才是自己生活“幸福”的源泉;一種人則是內心明白,但為情勢所迫,為自己和家人著想,只得做一個戲子走走過場。聽不少長輩們都說起過,當年毛死後,就有領導來通知大家:“毛主席!逝世了!都給我哭!”不哭就是不忠,不哭就是有反黨傾向。被整怕了的中國人有多少敢公開反抗呢?想必今天的朝鮮也是如此吧。剛看到大陸網友在推特上的一條感嘆信息可以作為佐證:“我們公司的老總在朝鮮出差,剛才打電話說,外國人不哭不讓坐火車。剛才好多外國人因為沒有哭被趕下火車了。我們老總和一個副總,兩個大老爺們學著人家嚎啕大哭才被放行去坐火車。”對待外國人尚且如此,對待本國人還用想嗎?

對於那些被蒙在鼓裏,懷念“毛太陽”和“金太陽”的中國人和朝鮮人來說,最好的辦法是曬曬兩個“太陽”的惡行。

在“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的“毛太陽”統治下的中國,運動是一個接著一個,幾千萬中國人無辜喪命,其中至少四千萬中國人死於人為的“大饑荒”,還有更多的中國人被迫害,被洗腦,被蹂躪,被侮辱,老百姓的精神和物質生活都苦不堪言。

而在“金太陽”統治下的朝鮮,雖然運動沒有這麼多,但對老百姓的壓制可是一點都不少,對政治對手的清洗也是毫不手軟。且不說全國所有媒體屬於公辦,就連網絡、手機也不許個人家隨意擁有。且不說成人每天要學習領袖語錄,開總結會,就連小孩子從上小學那天起,也要學習金日成語錄,每個週六還要開批判會,互相檢舉揭發。朝鮮物質上的缺乏使普通人食不果腹,餓死人的現象更是不稀奇。是以很多朝鮮人冒死越境來到中國,再轉往韓國。不是被逼的無路可走,誰願意背井離鄉?

“毛太陽”和“金太陽”除了在對待權力、對待人民問題上具有一致性外,在放縱情欲方面更是臭味相投。毛不僅老婆換了好幾個,而且除了身邊的女秘書、翻譯等外,據說還蹂躪了上千名女性,行宮更是各地皆有。金正日在這方面也是毫不遜色。除了老婆情人,萬壽臺藝術團舞蹈演員、交際組、演員、官邸護士、辦公室職員等也都被其“臨幸”,甚至為了滿足自己的特殊癖好,還綁架外國人享樂。

當眾多被蒙蔽、愚弄的中國人和朝鮮人知道自己的“太陽”是這等貨色時,還會為其痛哭失聲嗎?或許當如我一樣,笑出聲來吧。

當越來越多的世人用笑聲來回應暴君們的死亡時,剩餘的暴君們被埋葬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