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的光輝!割皮救子與狂花4萬億(多圖)
 
諸葛仁
 
2011-12-8
 
【人民報消息】我們這代人是聽著唱著《黨的光輝照我心》《社會主義好》長大的:「唱支山歌給黨聽,我把黨來比母親,母親只生我的身,黨的光輝照我心。」「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河深海深不如黨的恩情深,千好萬好不如社會主義好」。

下面有幾個小新聞,非常普通的新聞,在向我們講述著62年來,中國人民,在黨的光輝照耀下,是如何感受「社會主義好」的。

「最慈愛父親」割皮救女


河北農民工「割皮救女」,為省千元人民幣放棄全身麻醉!

在薄瓜瓜駕著價值數十萬美元的鮮紅法拉利在北京兜瘋時,在英國嫖娼時,中國人需要割皮救子的消息傳來,官媒稱這是「最慈愛父親」割皮救女,原來並不是「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

2011年9月13日新華網有一則令人動容的消息:家住河北省靈壽縣的普通農民杜金輝,1981年出生,常年在鄰縣平山當裝卸工,8月16日約11時許,養雞的妻子劉艷花為了替雞舍升溫好替雛雞取暖,卻不幸引燃雞舍中的塑膠墻與棉被,雞舍因此成了火海,導致劉艷花身上多處燒傷,女兒然然的身體60%灼燒,四肢、胸部更有3度灼傷,送進當地醫院搶救。
  
然然住院後,因為狀況危險,曾休克了2天,後所幸稍稍脫離險境。由於醫生強調,然然燒傷面積極大,需要植皮的部位至少占體表面積的30%,而且自體植皮風險高,因此父親杜金輝決定「割皮救女」。
  
杜金輝將右腿一半的皮膚全部移植給然然,因為家裡的經濟狀況無法負擔大量的醫療費用,杜金輝為了省錢,不僅沒在醫院手術室,改在換藥室動手術,還把應該全身麻醉的取皮過程改成局部麻醉,只為了節省人民幣約1000多元。
  
杜金輝形容植皮的過程中,就像是有人活生生將他的皮撕開,但為了女兒,再痛都值得,他還不斷要求醫生「取這些皮夠不夠女兒用?還要不要再多取一點?」,甚至在植皮手術後,雖然被要求不能走動以免傷口不易恢復,但他仍堅持走到女兒病床邊,只因「怕然然醒過來找不到爸爸。」於是,媒體封他為「最慈愛父親」。

願意拿生命愛你的人,她的名字叫媽媽


4歲男童王子寧罹患黑色素病,有癌變跡象。

無獨有偶,新華網2011年12月6日轉載報導了另一則河北省石家莊行唐縣只裏鄉農民母親割皮救子的消息,否定了「黨啊、黨啊,親愛的媽媽」。

據燕趙都市報報導,今年39歲的母親郭立青是行唐縣只裏鄉習村村民,四年前,小兒子子寧出生,就發現了異常:渾身上下長滿了黑痣,大小不一。後來,黑痣上長出毛髮,一寸來長;再後來,更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長毛的皮膚夏天不出汗,但溫度很高。

2010年夏天,郭立青帶著子寧去買衣服,試衣服時,旁邊一個人看了吃驚地說:「哎呀,你這個孩子的病得趕緊治療,不然以後就會成皮膚癌!我村有一個孩子18歲,也是這個病,突然癌變,三個月就去世了。」這一句話使郭立青帶著孩子四處求醫。

醫院診斷說,這是一種先天的黑色素病,發展下去黑痣就會成為皮膚瘤,再後來就會癌變。這個時候,子寧的部分黑痣已經鼓包成了皮膚瘤,還有的已經起泡,醫生說,泡如果破裂了就麻煩了。

目前西醫治療的方法,就是將黑痣割去,移植皮膚。醫生核算了費用說:目前手術所需的皮膚多是從美國進口的處理後的真皮,可以直接移植成活,但價格昂貴,子寧整個手術下來,最少要五六十萬元。

五六十萬元人民幣(七、八萬美金)對這個農民之家是個天文數字,郭立青萬分愁苦,很快,烏黑的頭髮在短時間內變白了。

因為美國「天使媽媽」基金會與北京空軍總醫院燒傷整形科有一個合作慈善項目,在熱心人士的聯絡下,美國「天使媽媽」基金會給了王子寧3萬元的資助。院方決定,減免子寧70%的手術治療費用。

但即使是這樣,購買美國脫細胞真皮為子寧移植的費用還遠遠不夠,主治醫生說有一個最省錢的方案,割掉子寧患病的皮膚後,再割他自己的頭皮,分成小塊,種在沒有皮膚的肌體上,讓它自己成長、擴展,但外面需要蓋一層皮膚保護。

外層大塊的皮膚保護,也成了難題,開始考慮用豬皮,但怕效果不好,於是考慮用人的皮膚。

兩個月「公僕」需狂花四萬億元人民幣


植皮需五、六十萬人民幣,農民郭立青只能割皮救子,身上一共
割了2000多平方厘米的皮,整個胸腔以下、腹部、兩肋、臀部的
皮膚都割光了!因此媒體用黑白圖片,怕網友受刺激太大!

醫生的方案一出,郭立青毫不猶豫的說,「割我的皮!」

不知為什麼,看到這裏突然想起了最近看到的另一個官媒消息,年底前也就是11月12月兩個月,各級「公僕」須瘋狂花掉三萬五千億元(外國銀行界估計是四萬五千億元),才可能完成今年度中共財政預算的九萬八千億元支出。換言之,他們要在兩個月內花掉全年預算的三分之一。為什麼不把用不完的余款上繳國庫,而寧願「突擊」花掉呢?因為今年不把預算花光,說明你不需要這麼多,那麼下年度財政撥款就相應減少。

因此,很多部門趕快亂花錢,買東西挑最貴的,開展一些毫無必要的公共工程、舉辦一些要用很多錢的活動。例如,把剛鋪好的路面挖開,重鋪一遍。維修剛建好的天橋、更換還很新的路燈、組織大型旅遊考察、會議、培訓等,添置沒用處的新設備。有名貴汽車代理商表示,每年的最後兩個月生意額都激增三成,主要客戶正是政府部門。

中南海新華門影壁上的毛澤東手書「為人民服務」已經存在快63年了,為什麼刻在影壁上擋住通向裡面的視野。現在全民都清楚了。

你還記得親媽是啥樣嗎?是這樣的──割皮救子義無反顧

新華網報導說,2010年6月23日,郭立青母子倆同時接受了手術。醫生在郭立青身上割皮,一共割了2000多平方厘米,整個胸腔以下、腹部、兩肋、臀部的皮膚都割光了。

手術成功了,郭立青的皮膚覆蓋在兒子剛剛種完皮膚的肌體上,成了最有效的保護層,保護著兒子從自己身上移植的頭皮成活、成長。

術後的疼痛襲來,但親媽郭立青向醫生堅持,藥能少用一點就少用一點。她問清一個止疼棒需要400多元人民幣,堅持不用,說,「能省一點錢,就能多一點給孩子治病的錢。」郭立青手術後只輸了四天液體,堅持停藥。

一直把心放在兒子身上,許多時候忘了自己。實際上,郭立青也一直忍受著巨大的痛苦,一年多來,她沒有睡過一次完整的覺,都是半夜疼醒,不敢側身,壓了兩肋疼,但時間久了,兩肋的肌肉又墜得疼。她對丈夫說,「什麼時候,我能睡個完整的覺了,就好受了……。」

除了不能正常睡覺,手術後的郭立青由於腹部、兩肋、臀部的巨大疤痕而無法彎腰,也蹲不下。「起碼孩子不會長皮膚癌了。」親媽欣慰的說。

割皮工程還沒有完,媽媽是這樣說的──割光我全身的皮也不怕!

報導說,小子寧身上,還有幾大塊的黑痣沒有手術割除,需要等他恢復一段時間後,再進行二次手術。

醫生的方案是,下一次,從他頭上割一點皮移植生長,再割郭立青的皮膚作為保護皮層,不過下一次用郭立青腿部的皮膚。

報導說,郭立青堅強地對記者說,「只要能讓我的孩子成為一個健康的孩子,割光我全身的皮也不怕!」

燕趙都市報最後引用了三位讀者的帖子:「母愛太偉大了。」「母愛偉大!」「願意拿生命愛你的人,她的名字叫媽媽。我覺得這個字眼是厚重的,任世界上最溫暖最動人最美麗的辭藻也無法形容的;生活中,這個字眼又是平凡的無聲的親昵的,你無意識無節制的使用她依賴她又最容易忽視她。這個字眼叫媽媽。媽媽,忍受著疼痛將我們帶到世上,為了不讓我們受到傷害,盡力保護著我們。請不要忽視這個用生命在愛你的人。」

國人,你愛的是願意拿生命愛你的親爹親媽麼?!△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