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科學踩在腳下!鋼絲漫步千米高空的超人 (多圖)
 
旖林
 
2011-12-1
 

注意看!貨真價實,沒有任何安全防護,竟在近千米高空走鋼絲。
這位「超」人是真正的超人,不是玩兒命,而是把科學踩在腳下。

【人民報消息】科學家無法想像,在距離地面至少3000英尺(約914.4米)的高度,而且是在沒有任何安全防護的情況下,如何走過直徑僅為1英寸(約2.54厘米)的25米長的鋼絲。

23歲的奧地利小伙子邁克-凱米特做到了,讓科學變成了啞巴。

中國日報網記者信蓮12月1日報導說,2011年8月凱米特先後完成了兩次極限挑戰。8月初,他在奧地利施蒂裏亞走過一條525英尺(約160米)長的繩索,打破了世界紀錄。8月中旬,他完成了對奧地利最高峰大鐘山──阿爾卑斯山第二高峰──的挑戰,在距離地面2600英尺(約792米)的高空,走過了長150英尺(約46米)的繩索。

2011年11月下旬,凱米特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約塞米蒂國家公園進行了第三次驚心動魄的高空徒手錶演,此次不是走繩索而是走鋼絲。法國攝影師亞歷山大-比塞用自己的相機見證了全過程。2011年,凱米特進行的這三次不同的嘗試,均成功。

法國攝影師亞歷山大-比塞說,「我很為凱米特擔心,但我知道他經驗豐富,」比塞表示,「就算戴著防護索,高空走鋼絲也是極其危險的,防護索繫在凱米特的腳踝上,一旦下墜則很可能意味著損傷腳踝、膝蓋以及胯部。」

比塞這樣說,是因為他把凱米特當成一位訓練有素、經驗豐富的表演藝術家。但是人再訓練有素,經驗再豐富,也無法做到這一點。

記者說凱米特是個「超人」,在這裏,記者把「超人」二字當成形容詞用,其實凱米特確實是「超」人,是個超出普通人的人。也就是說,他是一位特異功能者。

還記得那位風靡世界、穿越長城的被稱作「魔術師」的大衛-科波菲爾嗎?讓我們來看看這位特異功能者是怎樣神奇的。先來看看大衛的部份神奇簡歷:

1972年,年僅16歲的大衛已成為紐約大學的魔術教授。一個16歲的孩子怎麼能成為魔術教授呢?沒有比他高的人來應聘,來挑戰他,當然他就當了教授。

1981年,大衛在眾目睽睽之下用搬運功讓一架飛機消失的無影無蹤。
1983年,自由女神像在他的魔杖下突然離開了她已傲然屹立幾百年的地方。
1984年,他讓自己漂浮在科羅拉多大峽谷上。
1986年,「萬夫莫開」的長城城牆被遁入另外空間的大衛穿過。
1987年,防衛森嚴的的阿爾卡特拉聯邦監獄也沒能把他給截住,讓他成為歷史上第一個逃出此監獄的人。
1989年,他從正在爆破的大樓裏逃出。 
1990年,他跳躍尼加拉瓜大瀑布的懸崖,被擔憂他的人稱作「冒著生命危險」。
1991年,正在奔馳的一輛70噸重的東方快車突然消失了,這是他的傑作。
1992年,他象鳥一樣自由的飛行在空中,成為第一個在公眾面前不用借助繩索和攝像技巧而飛翔的人。
1993年,他從幾十米的高處逃脫出捆綁在身上正燃燒著的繩索。


大衛從幾十米高處逃脫出捆綁
在身上正燃燒著的繩索。
9年前,大衛-科波菲爾已經贏得18個獎項,他的特別節目曾在全世界40多個國家的最高級別電視臺黃金時段播出,據估計到2002年他的觀眾超過30億,形象出現在四個國家的郵票上。大衛也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形象出現在多國法定貨幣上的「藝術家」。大衛一直都是傳奇的製造者。

2001年10月15日英文的中國日報報導說,大衛可以預見到中彩號碼。他說他七個月前就預見到了「德國國家彩票」中獎號碼。 他於2月17日寫下了他預見的將於10月13日(星期六)開獎的幾百萬馬克彩票的中獎號碼。他預見的號碼由公證處密封並鎖在一個24小時被監視的盒子裏。七個月後,中獎號碼揭曉後一小時,盒子在現場電視直播下被打開,結果發現紙上寫的正是中獎號:「2,9,10,15,25,38,4」。

大衛說,很多人不斷的乞求他,讓他告訴他們猜中星期六晚開獎的中獎號碼的絕招。大衛說,「我曾試過將中獎號碼告訴我的朋友,但從來都沒靈過。」

是中獎號碼改變了,還是讓他看到的是假號碼?大衛自己說,「如果你不對預見的號碼保守秘密,結果就不靈!」他還說,他不玩彩票,因為那樣的話他就「看」不見中獎號碼了。

看來,大衛預見到中彩號碼不是為了讓人發財,而是為了向人證實世界上存在這種功能。那麼,是誰不許大衛用此功能發財,是誰告訴大衛,如果他貪心,功能就會消失?又是誰給了大衛這種功能,並允許他在世界舞臺上「表演」?不管那個人或那些人是誰,可以肯定人類空間的一切威脅包括原子彈、毒氣什麼的,都絲毫傷不了他們。

如此說來,在無任何安全防護、身下是千米低谷的情況下,能徒手走過繩索、鋼絲的「超人」凱米特也絕不是等閑之輩。

攝影師比塞透露稱,凱米特在這段鋼絲上共走了四次,前三次他都戴著防護索,但最後一次他決定撤掉這唯一的安全保護。他說,凱米特在第四次走上鋼絲前「仔細了解了鋼絲及周圍條件的狀況」。其實這都是做給人看的幌子,真正的奧秘是不能讓人知道的。

「他一直等到遊客散去後才開始,這樣他才能百分百的集中注意力。」比塞說,「對於我個人而言,不對凱米特造成任何干擾是極其重要的,我不能讓自己的相機分散了他的注意力。在他第四次走上鋼絲後,我幾乎是紋絲不動。」

比塞以為凱米特必須百分百的把注意力集中在鋼絲和平衡上,才能萬無一失。其實凱米特指的不是這個,他指的是他必須百分百的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意念」上,用自己的「意念」調動「功能」去做那些「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中共的中央電視臺有個「走近科學」欄目,常常指導觀眾如何用科學的角度去看待人間異象。也許正是為了駁斥這些荒誕無稽的謬論,所以才讓大衛-科波菲爾和邁克-凱米特們出來,以吸引人們注意的形式,把科學踩在腳下。△

(人民報首發)


因為觀眾的驚呼會分散注意力,所以凱米特前三次走這段鋼絲時都戴著防護索。
他在向誰祈禱,與誰在對話?!



這是凱米特第四次在近千米高空走鋼絲,沒有任何安全防護。
這位「超」人不是在玩兒命,而是在告訴人,科學是個騙子。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