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菲“亡國”陰影籠罩中南海(圖)
 
2011-10-26
 



罪有應得!卡扎菲暴屍街頭。

【人民報消息】10月25日,作者何清漣發表關於卡扎菲“亡國”陰影籠罩中南海的文章道,這幾天觀看大陸媒體有關卡扎菲命運的報導與評論,讓人覺得這位利比亞獨裁者之死始終牽扯著遙遠的東方大國──中國的每一根神經。只是官方與民間的反應有如冰火兩重天,民間用各種方式表達快意,官方則用各種說法強調利比亞內戰的代價以及不人道,硬將這場人民自發的反抗說成是西方為了石油的陰謀。

文章寫道,其中最有信息含量的應該是這麼一些文章: “卡扎菲留給利比亞五大難題:政治經濟重建存懸念”,“血淋淋的卡扎菲警示中東 歐美根本不可信”,這兩篇文章看起來是為利比亞人民擔心,但實際上卻完全是設身處地之言,充滿了對本國人民及國際體系的恐懼。

先說“五大難題”一文。在西方等正常國家眼中卡扎菲那些怪異殘暴之行,在這篇文章的作者眼中卻被視為“特立獨行”。文章列出的“五大難題”依次是新政府的產生、如何結束內戰,經濟重建、戰爭紅利如何分配,如何重返國際社會等。這些問題有些確實存在,但無一不被作者誇大成幾乎不可解決之難題。比如“利比亞的國名由‘大阿拉伯利比亞社會主義民眾國’改為簡單的‘利比亞’”,作者認為這是“國家發展道路尚未確定”,就未免有些杞人憂天了;軍人脫軍裝本也不是大問題,因為反對武裝本來就非正規軍人;卡扎菲之死意味內戰結束,但作者卻還要假想出無數忠誠者要為卡氏奮戰。部落與部族矛盾,卡扎菲在世就一直存在,並非新政府帶來的問題。至於“如何重返國際社會”這個問題,則完全是作者臆想出來的問題,因為美國、歐盟甚至俄羅斯等國都早就承認利比亞過渡委員會為合法政府。只是因為中共當局與利比亞過渡委的關係始終疙疙瘩瘩。所以真實的問題應該是中共如何在“利比亞重建”中尋找一席位置,盡可能延續中共在卡扎菲時期的一些利益關係。

“血淋淋的卡扎菲警示中東”一文,則赤裸裸地表達了權力者對失去權力的擔憂,看起來是說“卡扎菲的命運或許強烈的提醒也門總統薩利赫,敘利亞總統巴沙爾,千萬不能交權,千萬不能示弱,因為一旦交權或者示弱,結局會很悲慘,一旦打輸了就什麼都沒了”,但實際上是在抒發自身的恐懼。作者的良策是:一是要這些國家找“強悍的大哥罩著”,言下之意是要這些國家的專制政權團結在中共這位“帶頭大哥”周圍;二是“一定要搞定自己國內的反對派,不能讓他們成為帶路黨”,防止他們與境外勢力勾結;三是要團結人民;四是絕對不要相信歐美列強。其中除了第三點是空話(人民與當局已經離心離德)之外,第一點雖然是中共所願,但這些中東國家未必就認中共作“帶頭大哥”。二、三兩點則是北京早就在戮力推行的“維穩大政”。

分析至此,任何心智正常的人都明白,這些文章並非真代卡扎菲這位過氣的“朋友”鳴不平──中共外交部於10月23日由非洲司司長盧沙野出面聲明“卡扎菲不是中國的朋友”,而是代北京政權的未來在擔憂。至於這樣表達擔憂是否妥當或有失體面,看起來中共似乎也亂了章程。

以前薩達姆的專制獨裁政權被美國發動的伊戰推翻,中共將這場以反恐戰爭形式出現的民主與獨裁之戰說成是外部勢力干預的結果,這一說法使得中國人很難分清其中是非。但這次利比亞內戰是在人民已經起來、憑借自身力量很難取勝並籲請國際社會介入,談不上是外部勢力強行干預。至於其他的專制者在看到卡扎菲的下場之後,是主動放棄政權還是繼續頑抗,則完全取決於他們自身對國內局勢的判斷。我相信,中共提示這些國家不可信任歐美,但在這些國家的掌權者眼中,中共可能更不可相信,這從他們將搜刮來的資產全數存放歐美國家銀行可證。在“第三波民主化”及今年的“阿拉伯之春”中,中共不僅從未支持收留過任何一位好朋友,甚至缺乏美國及歐洲幾個大國的斡旋能力。

中共在卡扎菲之死上有個最大的遺憾,那就是雖然早知卡扎菲“亡國”在即,但希望其履行諾言,戰死在沙場上,以保“反美英雄”風采,供鼓勵驅策同類以用。沒承想獨裁者個個都是懦夫,大權在握時均視他人生命如草芥,隨意殺人幾成家常便飯,何嘗想到過要珍視他人生命?但臨到自己面臨滅亡之際,卻分外留戀人世,幾乎都不願選擇自殺以保尊嚴。薩達姆如此,卡扎菲也如此,不是被人從地窖裏揪出來,就是在下水管道裏被抓,所謂“反美英雄”風采蕩然無存,讓同類顏面盡喪。

文章最後寫道,至於中國大陸有人呼籲要善待卡扎菲的屍體,這方面倒是不勞中南海操心了。因為在政治翻盤後羞辱失敗者的屍體這種方法已為現代文明所不取,利比亞過渡政府已經表示要將卡扎菲屍體交還給卡氏家族。但在有“掘墓鞭屍”之歷史的中共國卻很難說了,“文革”時期,中共紅衛兵不僅辱及大成至聖文先王孔子與清官楷模包拯遺骨,就連中共第三任總書記瞿秋白的遺骨也被掘出來並稱為“狗骨”展示,這就是周恩來與鄧小平都要將骨灰撒入江河湖海的主要原因。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