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佳木斯民眾:甲流死亡超千人
 
2010-1-20
 
【人民報消息】據黑龍江佳木斯民眾表示,從醫院傳出的消息稱,目前當地已有一千多人死於甲流,醫生也被感染。這個消息在佳木斯市民眾中傳播,但甲流定點醫院及當地疾控中心均表示不能予以證實,但他們均表示,從爆發甲流疫情以來,患者都是自費的。民眾表示,從口蹄疫、禽流感到甲流,當局一直都不如實報導疫情,老百姓被蒙在鼓裏。

民眾:一千多人死於甲流

據大紀元報導,近日,一名佳木斯市民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從佳木斯市中心醫院、傳染病醫院等幾家大醫院傳出的消息說,當地已有一千多人死於甲流。而且醫院給患者確診甲流後,都不敢收留病人;因為當地的醫生也被感染甲流。

“我們也是聽醫院的人說的,佳木斯市中心醫院的大夫也傳染了,確診是甲流的人,他們不收。”

市民說:“我們這裏電視從來也不報這些。就像口蹄疫、禽流感,傳染病醫院患者都滿了,可是媒體什麼也不報,說不得。”

另一位市民也表示聽到,當地有一千多人已經得甲流死亡了。“今年比往年都冷,現在是冬天了,太冷了,現在達到零下30多度,得感冒的人特別多,有治好的,有治不好的,死亡的人政府是不敢如實報導的。”

截至目前,中共黑龍江官方最新的疫情報導是,1月15日東北網消息,中共黑龍江省衛生廳14日通報,4日至10日,全省報告甲型H1N1流感確診病例8例,住院治療 8例,死亡3人。而記者在網上搜索到,去年12月25日,黑龍江省衛生廳通報,該省甲流死亡病例累計17例。官方與民間渠道爆出的死亡數字相去甚遠。

官方:甲流始終是自費的

記者給佳木斯市中心醫院去電了解情況,發熱門診的人士表示,來就診的高燒的病人很多,他們要做甲流鑒定的話,不是什麼時間都給做的,是批量做的,也就是疾控中心的人在每週一、三兩天來醫院取咽試子標本,拿回去統一做測試。

對方表示,發熱門診24小時開放,病人只是被採集咽試子標本之後就離開了。被確診後的甲流患者需住醫院的重症留觀病房,這個病房和ICU(重症監護室)還不一樣。只要是病人住院後原則上家屬不能探視,且費用都是自費。對重症留觀室及ICU室是否有醫生感染甲流的問題,對方表示,自己不能發表任何言論。

佳木斯市疾控中心的人士對記者問詢當地的甲流死亡人數等表示,自己什麼也不清楚。“怎麼上報、怎麼治療都是醫療單位的事。甲流的鑒定不對個人,是從醫院拿過來的標本,由疾控中心化驗室做檢測。甲流的治療費用一直是自費。”

記者致電佳木斯市傳染病醫院的一名院長,該人士表示,佳木斯市衛生局規定,只要確診的甲流重症者才能到該院住院,而該院不做甲流確診,如果病人想到傳染病醫院做鑒定,說不定就被傳染了甲流。

“確診的甲流病人憑單據可以入住傳染病醫院,但是我們的條件會讓病人失望的,我們只有一個單獨的門診三樓隔離出來的地方給甲流病人住,不是很暖和,甲流病人是不允許進入病房的,因為甲流是特殊患者,但是費用都是自費,和非典、禽流感等不一樣。”

大慶每天甲流鑒定僅做30例

一位受訪的黑龍江省市民的子女在大慶某校上學,該校去年9月份爆發甲流群體性疫情後,學校根本不具備標準的隔離條件,就是把校內一層寢室樓騰空,讓甲流疑似病例住進去。據來學校監護的護士表示,大慶市疾控中心每天只做30例甲流鑒定,而且據表示相關的檢查等費用達到上萬元。

“我們寢室有一個學生感冒發燒,到校醫院檢查,發燒39度多,還有腹瀉、渾身酸痛,然後他就被隔離觀察。隔離在寢室樓一層,全校被隔離在那的有20多個人,校方不提供吃的,靠我們隔離的學生給送飯、送水。相當於把學生關起來,不讓他們和外界接觸。”

據受訪的學生說,他與一名護士交流,得知不到萬不得已,官方是不給學生做甲流鑒定的。“被隔離的學生病情不穩定,且生活條件不好,其家長不得不把學生接回家。條件不好,後來大家感冒了也不去校醫院檢查了,就自己私自吃點藥就完事了。十一放假時被隔離的學生也回家了,假期結束後隔離的地方也沒有了,學校根本不管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