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疾控中心緊急會議內容曝光
 
2010-1-12
 
【人民報消息】中共系統的掩蓋甲流疫情,相關數據特別是死亡病例數據被列為機密。近日黑龍江哈爾濱醫療系統的內部人士披露,去年哈爾濱市疾控中心召開緊急會議,參加會議的相關人士表示,大陸媒體不實的報導不僅欺騙老百姓,也貽害醫務人員及大陸獨生子女的家長;到目前為止,人類對甲流病毒根本沒有征服的能力。

孕產婦大量死亡

近日,哈爾濱市的知情人士對大紀元記者透露,2009年11月份,哈爾濱市疾控中心召開緊急會議,參加的有當地甲流防控專家、疾控中心書記黃某、市級醫院的教授、哈爾濱市衛生局一名叫田英傑(音)的處長。

“因為10月份孕產婦死亡人數比往年高很多,僅哈爾濱地區就大約死亡10個孕婦。從理論上講,每年的死亡率是十萬分之幾,而今年一個月就死這麼多,死亡率約在6%-25%,孕產婦在生產前發高燒,有這樣死亡的,生產之後也有死亡的,而且死亡很快。醫院的婦產科醫生被通知,接診的孕婦發生高燒情況時,趕緊轉院,因為這種情況死亡很快。”

信息不透明貽害醫務人員

在這次緊急會議上,黃某表示,國內甲流實際死亡人數與媒體報導的差距特別大,媒體報導的數據乘以10到100倍都不過。防控級別是六級,傳染性很強,09年流感來得季節早。信息不透明對醫務人員也是傷害。與會的哈爾濱第一人民醫院的院長表示,到目前人類對甲流病毒的征服能力非常差,根本無法征服。

受訪者說,哈爾濱第一個死亡的孕產婦在10月18日,是由紅十字醫院轉到市第一醫院的,當時人昏迷了,CT檢查雙肺已變白,人意識不清了。搶救的醫生也不知道病人是甲流患者,故沒採取什麼防護措施,被搶救的病人死亡之後才知道是得了甲流,所以專家說這樣太害人了。一名專家就曾經搶救過3名孕婦,當時哪個患者都沒有被認為患了甲流,在搶救之後或者患者死亡之後才被確診甲流。

將有百分之十到二十國人感染甲流

對大紀元透露消息的人士表示,會上還預計,中國將有1.3~2.6億人感染甲流,占總人口的10-20%,將有8千萬~1.7億人出現症狀。孕產婦、有基礎性疾病的人和兒童是甲流死亡率高的人群。

肺炎和中耳炎等症狀的表現也是發熱、咽痛等,用激素治療沒有效果,最後雙肺纖維化,很多的病例往往因為延誤治療,導致死亡,因此這類患者死亡後,官方都不說是因為甲流死亡的。

人作為甲流傳染源,通過口腔、鼻腔等傳染,輕症的只給開藥回家去吃。其實藥物沒有什麼效果,對人們認為的“達菲”是甲流特效藥,官方也沒有權威的監測。而且費用貴、經常脫銷。此外哈爾濱市第一人民醫院一個醫生曾感染甲流,在疾控中心開緊急會議時正處於昏迷狀態。此後的情況不得而知。

封校、停課後不了了之

參加會議的專家披露,在哈爾濱市疾控中心做甲流咽試子鑒定的兩個大學生日夜工作,累得頭痛,以腦袋撞墻。而且只要做兩個抽樣測試,就能證明這一批做甲流鑒定的患者都是甲流。

哈爾濱醫學院的一個大專學生在實習時感染甲流,CT檢查發現他的雙肺呈“白肺”,可是他的同學都不知道他後來死了。2009年9月份起,大陸各地的大中小學爆發群體性疫情,於是紛紛封校、放假,確診的甲流病例被送所謂定點醫院。解除封校或者復課之後,那些確診的病例到底痊愈沒有,人在哪裏,學生們也不知道。而且因為學生大面積感染,後來就封不住了,就不了了之了。“表面上給人感覺好像甲流沒有了”。

泄漏甲流疫情 開除公職

一位哈爾濱市民對記者表示,黑龍江克山縣的一名市民曾給他講過,他的親屬中有一個醫院的護士,據透露,甲流的事情不能泄密,泄密就給你開除公職。“公安部門也參與控制。在大陸找工作非常難,所以醫護人員得了甲流,自己都不敢說。一旦觸犯它了,生活就有危機了,親屬都受整。”

這位市民還表示,在去年11月份,自己居住的周圍有一個私人診所,每天都人滿為患,持續將近一個月。那時各學校出勤的學生連一半都不到,每個班大多數學生都發燒感冒回家,自行隔離。

死亡病例多 無處爆料

據哈爾濱民眾反映,由於中共嚴密封鎖疫情,甲流死亡病例的家屬沒有地方投訴和爆料,很難接觸到海外的甲流爆料網站。疫情的隱瞞必然使大陸獨生子女家庭的父母也成為受害者——唯一的孩子死於甲流。

“哈爾濱一個地區一位患者從發病到死亡僅6天,人們問其家屬,對方說不知道親人是怎麼死的,且治療期間花費7萬多元醫療費。一個小學生發燒就死了,再也沒回學校,怎麼死的根本沒人知道。還有一個小孩按中耳炎治療死亡了。黑龍江玉泉縣的一個鎮就聽說2個死亡病例。齊齊哈爾死了一個孕婦。”

“因為甲流是傳染病,家裏有孩子在上學、上班的,甲流患者自己不敢承認,怕人們遠離他。即使自己病得很嚴重,按肺炎不間斷治療一段時間也不見效,到大醫院檢查排除是肺癌,周圍的人都懷疑該病人是甲流患者,但本人就是不說自己的真實病情,也不去做甲流鑒定。要想查清到底有多少甲流確診病例,死亡多少人很困難。”

大紀元曾報導,去年11月份,哈爾濱民間通過網絡渠道發出自己知道的甲流死亡病例,有民眾已揭露,當地死亡已達100多人,“好恐怖啊”。網友“秋葉”發帖透露,我知道至少3個人突然死亡,1個孩子,2個大人,都是感冒發高燒,然後兩、三天就不行了,太可怕了。

網名“4191299”的人士11月13日晚10點多發帖表示,醫院並沒有治療甲流的辦法。“如果不信我所說的話,你可以去大醫院的重症監護室外面看看在那裏等待的病患家屬,你去問問實際情況就可以知道了。 ”

網友“若熙mm”在2009年11月18日發帖舉報,哈爾濱醫大二院ICU(重症監護室)已經專設一個區D區接收重症甲流患者,死亡最少有5例了,本院護士也有一例重症的。至於普通的甲流患者數量是無法估計的。

另據市民表示,黑龍江大慶甲流非常嚴重,他的朋友乘車從大慶到哈爾濱,一個車廂裏有4個大慶人,等回到大慶時,只剩下一個大慶人了,就是說去大慶的人很少。

一位關注大陸甲流疫情,為民眾被蒙在鼓裏而痛心的人士表示,大陸甲流疫情越來越嚴重,中共已無法再掩蓋住。在嚴酷的現實面前,民眾也意識到這場瘟疫對中華民族來講就是一場滅頂之災。有良知的人紛紛以各種形式向公眾透露實情,這也是在保護他們自己與家人。相信隨著疫情的發展,敢揭露實情的會越來越多,那時大眾將會看到中共對中國人民犯下的又一大罪。

(大紀元記者方曉報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