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系人馬:呂加平得到了姓胡的支持(多圖)
 
蕭良量
 
2010-1-13
 
【人民報消息】呂加平出來了,又發出了聲音!

2004年公布江澤民的醜聞


呂加平又發出聲音!
2004年2月21日,呂加平在個人主頁上公布的《向中央領導和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反映我聽說的一些有關江澤民的事情和傳聞》一文,主要談了「江澤民的歷史和入黨問題」以及「有關江澤民和宋祖英的事」。該文並加按語:「呂加平先生早已作好為反賣國、反腐敗、反專制而不惜犧牲個人一切,堅決鬥爭到底」。當時轟動一時。

呂加平,1941年生於上海,曾是軍人,無黨派人士,自由撰稿人,中國二戰史研究會會員,民間戰略研究者,自力從事戰略學術研究。呂加平父親呂炳奎曾任江蘇省衛生廳廳長、中央衛生部中醫司司長等,2003年12月90歲高齡去世。

呂加平表示,2月23日深夜,他在朋友家被公安拘捕,第二天凌晨,警察抄走了呂加平家的電腦和他過去寫的一些文章。然後呂加平被押回家監視居住。門口有四個警察,兩部警車,還有探照燈。期間還被傳訊。呂加平妻子于鈞藝因為替他打字,也被當作「同犯」和呂加平在北京被嚴密囚控達整整一個月。2004年3月24日,在未作任何法律處理的情況下,這夫妻倆被送回戶籍所在地湖南邵陽。

呂加平的兩個兒子也被列入牽連的重點對象,大兒子大林剛剛在北京清華志清中學工作一個多月,被公安部長周永康親自干預下,於3月3日被學校除名,強令離京回邵陽,又一次失業在家。青年歌手和音樂製作人的小兒子栗子在北京從事音樂工作十多年,頗有成績,因為被懷疑公開了「呂加平反映信」,被北京公安追捕。

自從2004年3月回到湖南邵陽後,呂加平就失去了聲音,再也沒有他的任何信息和消息。一晃過去就是近6年。

6年後再揭江得到各界支持


現在北京大街上已出現橫幅標語:
打倒江澤民!
2009年12月1日,他寫了《關於江澤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詐騙問題與要求調查的呼籲》文章,於12月5日作了一些修改和補充,最近再加以整理而成,並又一次公開發表。

身在湖南邵陽的呂加平說,「去年12月,有個朋友從北京回來說,在北京的街頭看到大橫幅標語,上面寫著『打倒江澤民』,全國老百姓對它都是恨的咬牙切齒的。」「中國為啥那麼多壞人壞事,假騙賭黃那麼厲害,都跟江澤民有關,它不是人,是個魔鬼,是中國社會的毒源,毒根。」

從事戰略學術研究的呂加平說,「幾年前我就開始研究江的歷史,因為那時就發現他行為非常反常,一看就是很有問題。我陸續了看了一些資料後,開始整理。僅僅如此,就被當局監控了,因此更激發了我對這個問題的興趣。後來獲得一些更加詳細、全面的資料,尤其是江澤慧不打自招的暴露了很多東西。」

張愛萍將軍想不到江澤民如此下作

中共非常重視出身,江的父親江世俊是日偽大漢奸,而江本人也是一個有漢奸問題而被國民黨政府追查通緝的漢奸偽學生,所以一心想往上爬的江澤民絞盡腦汁要改變自己的成分。

呂加平寫道:當他知道張愛萍將軍曾是死去的六叔江上青的戰友時,「在八十年代初的一次全國性會議上,出席會議的江在散會時有意在會場門口守候張愛萍將軍,當張出來被他攔住後他恭謙客氣地問張是否認識江上青。張聽後一驚,並很是詫異地打量江,然後說,他不僅認識江上青,而且江上青是他的好戰友。又說江上青是一位很好的同志,後來不幸犧牲了,他一直在懷念這位好戰友。接著他問江是江上青的什麼人,江立刻回答說他是江上青的兒子,但又馬上改口說江上青是他的養父,他是江上青的養子,他在江上青犧牲後就被生父母過繼給江上青做兒子了。張聽後非常高興和激動,熱情地拉著江的手連連地說:這太好了,江上青同志犧牲以後我們一直在找他的家人,想表示哀悼和慰問,但一直沒有找到。沒有想到你是他的養子,總算找到他的親人了,這太好了!你要繼承你父親江上青革命烈士的遺志,好好為黨工作。」

張愛萍將軍怎麼也想不到江澤民如此下作,他的一番話被江利用,於是「江是江上青養子和江是革命家庭出身的革命烈士子弟」之說也就不脛而走了。

呂加平說,在2003年時關於江是否真的過繼給江上青做養子的問題已經有不少人產生了懷疑,有人還專門去問過時任中國林業科研院黨委書記的江澤慧,她回答說她沒有聽說過有這件事,江沒有過繼給她父親江上青做養子,她的幾個叔伯家也不知道江在解放前被大伯父江世俊過繼給六叔江上青的事,過繼之事這是江自己說的。

江澤慧的文章不是江澤慧寫的


江提拔六叔江上青的女兒江澤慧是
為了借假出身。
蹊蹺的是,2009年9月22日人民日報要聞版上有一篇以江上青的親生女兒、江的堂妹江澤慧撰寫的文章《紀念江上青烈士犧牲七十周年》。文中說:「父親的犧牲使黨和皖東北地區失去了一位德才兼備的領導幹部。對我們大家庭來說,全家上下,悲痛萬分,在祖父去世後,我們的祖母已經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父親留下妻子和兩個年幼的女兒,母親王者蘭悲痛欲絕。此情此景,大伯父江世俊和大伯母吳月卿手足情深,將次子澤民繼承上青為子,按傳統習俗戴孝祭奠,大伯母吳月卿陪伴母親王者蘭由管鎮郵差歐陽甫帶路到安葬地崔集掃墓。」

呂加平寫道:「江澤慧」這段敘述描寫的文字(以下簡稱慧文─筆者)給人的第一感覺是,江是在江上青犧牲以後不久過繼給江上青的。也就是如她文中所說的,江上青犧牲以後,江的生父母,也就是江澤慧的大伯父江世俊和大伯母吳月卿念與其弟的手足情深,所以決定將自己的親子江過繼給已經去世的亡弟江上青,而且還按照傳統的過繼習俗要江為已故小叔披麻戴孝上墳掃墓,以這種祭奠儀式表明他從此以後正式過繼給了江上青而成為其養子了。

但如果細讀此文,卻可以發現事實卻並不是如此。在中國子嗣繼承傳宗接代的傳統世俗裏,要把自家之子過繼給本家族或同宗族內的親戚人家做養子,不是願過繼者一句話說一下就可以作算的,而是要召集本家族和同宗族的人,尤其比自己輩分高的長輩族長要到場,主持舉行公開隆重的過繼拜禮和過繼與被過繼雙方長輩立據簽字儀式,並且還要大擺宴席慶賀,方能得到本家族和同宗族的認可,同時還要到當地官方有關部門進行變更親屬關係的公證和登記造冊方能正式生效。就像新人結婚男女雙方必須要到當地政府有關部門辦理結婚登記手續,然後還要舉行婚慶典禮,並大辦酒席宴請本家族宗族親朋友好以示證婚,方能成為合法夫妻組成正式家庭一樣。

那麼江世俊在將其子江過繼給亡弟江上青時有沒有請來本家兄弟姊妹和本宗族長輩族長、同輩與晚輩族人到江家祠堂舉行這種正式簽字立據的過繼儀式呢?在舉辦這個過繼儀式之前或事後有沒有到當時楊州市有關官方部門去辦理變更江的親屬關係的過繼公證和登記造冊手續呢?顯然沒有,因為如果真的舉辦過這種按照嗣承傳統習俗的正宗過繼禮儀和辦理過繼的官方登記註冊手續的話,這篇慧文是絕對不會不提的,而是必定是要大書特書地描寫渲染一番的,因為這是江的正式過繼而名正言順、合理合法地成為江上青養子的大事,同時也是江是江上青養子最具權威性和說服力的佐證。何況江家是當時楊州城裡有錢有勢的望族大戶,江世俊本人就是日本人麾下南京梁鴻志維新政府的顯赫高官,因此這個過繼禮儀一定是會辦得非常排場風光的,其到楊州市政府有關部門辦理過繼登記手續也非常方便容易。可是江世俊卻並沒有為江的過繼去辦這種符合傳統嗣承世俗的隆重儀式,這就不能不使人感到有些奇怪和不解了。

既然江世俊沒有舉辦這種正式過繼的禮儀程序手續,那麼他又是怎麼把其子江過繼給亡弟江上青的呢?慧文中說是按照傳統習俗由江戴孝到江上青墳上掃墓祭典,就算是把江正式過繼給其小叔做養子了。慧文的這種說法顯然缺乏過繼規矩的起碼常識,因為在進行過繼禮儀時被過繼者的男性長輩或本宗族族長必須在場主持儀式,也必須當著本家族宗族履行包括立據簽字在內的過繼手續並得其認同,而且還應該在事先或事後辦理官方繼承關係變更登記。但是這次把江過繼給江上青做養子而去戴孝掃墓祭奠,只有他生母吳月卿和嬸母王者蘭陪同去了,而決定和主持這次過繼的他的生父江世俊卻沒有去,其他一切過繼的規矩、禮儀和手續更是一項都沒有。而本家親戚,尤其是兄弟子侄直系之親,在隨同本家族死者家屬上墳掃墓祭典時也要披白戴孝,這是殯喪禮儀的正常規矩,所以這次在生父不出面的情況下江戴孝為叔叔江上青祭奠掃墓,只能看成是他和生母作為江上青的本家親戚隨江上青的遺屬王者蘭等一同去給江上青上墳掃墓而已,而並不是在辦理江過繼的禮儀和手續,因此這不能算是過繼,也根本不是過繼。因為哪有隨同死者遺孀遣孤上墳掃個墓,而且又沒有其生父和族長同去舉行過繼儀式,就算是把親子過繼給亡弟了,這真是欺人不懂過繼規矩常識的天大荒唐和笑話,因此慧文中「大伯父江世俊和大伯母吳月卿手足情深,將次子澤民繼承上青為子」的說法並不能成立。

既然2003年江澤慧說她沒有聽說過江澤民過繼給她父親江上青做養子這件事,那麼這篇以江澤慧名義寫的文章顯然「是出於江的精心設計之筆」。

呂加平寫道:後來張將軍知道了江是江上青養子之事是江自己無中生有的編造之詞,才明白原來這是江事先對自己精心設計好的一場騙局陷阱。張將軍在得知江的這個精心騙局以後,對江的欺騙愚弄極為氣憤,也對自己上當受騙而不慎失言助江假冒偽裝深感後悔,雖然這時他要想對自己的失誤加以糾正已無能為力、為時已晚,但據說這位名震中外的老將軍以後在看電視時凡是電視屏幕上出現江的鏡頭時他就覺得非常噁心而轉臺另看,或關掉電視乾脆不看,並罵江是不要臉的無恥騙子、卑鄙小人。

呂加平得到了胡錦濤的表態支持

呂加平動筆寫這呼籲文章,是在江澤民被西班牙國家法庭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做出起訴裁定之後,在阿根廷聯邦法院第九法庭下令逮捕江澤民、羅幹2名罪犯之前。這是一個非常敏感的時期。

呂加平表示,幾年前曾因揭露江的造假問題而遭當局監控,此次更加詳細的揭露江的問題獲得廣大各界的支持,包括中共體制內的官員、國安等的支持,沒有受到任何來自當局的任何威脅與恐嚇。

江系人馬說:呂加平得到了姓胡的支持!△

(人民報首發)

呂加平向中央、人大、政協反映江澤民問題及傳聞的全文
江澤民江西永新棉花坪避難之謎
呂加平妻強烈要求釋放她的兒子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