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想折騰小胡…卻被黨穩定了(多圖)
 
蕭良量
 
2009-12-31
 

2002年兩會薄一波死撐也要來!
【人民報消息】中共裏最了解黨,也最了解兒子薄熙來的莫過於薄一波。

這從薄一波1983年說的一段話可以證明:「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連我兒子小熙來也給我一頓鐵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這個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幾腳,當時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斷,看他這個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裏整的樣子,這小子真正是我們黨未來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後肯定會有大出息。」那年薄熙來還不到17歲。

「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裏整的」是中國共產黨「未來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後肯定會有大出息」。寥寥幾句把黨是什麼東西,薄熙來是什麼東西,說的再明白不過了。

薄熙來還真的一路惡績一路醜聞的升上來了,進了中共決策層,這說明陰毒的薄一波對中共對薄熙來都沒有看走眼。他就是明明白白跟黨走的。而萬里和一些有良知的體制內高官就因為不知道黨是邪惡的,所以才困惑不解,才痛苦。

困惑的萬里和參與行騙的薄一波

萬里在與中央黨校年輕教授談話一文中寫道:前些年,一位老同志病重,我去看他,他花了一個多小時向我說他對國家、對黨的現狀的種種擔憂,說很想對中央領導同志直接談。他說他沒有這個機會了,我說,我保證轉達到。後來,一位常委同志來看我,我就傳了話,我特別忘不了的是,這位老同志專門提到,革命了一輩子,到頭來怎麼向老百姓、向歷史作個交代,還有那麼多疑點沒有搞清楚,怎麼交代才好呢?


中共前人大委員長萬里
萬里說:六十年來,我們說得最多的一段話是「幾千萬革命先烈換來了紅色江山」。這是關於共產黨執政合法性的最大理由之一。為了新中國,死了數千萬人,這是基本事實。還有一個事實是,他們是為什麼犧牲的?他們前仆後繼,為的是當時我們中國共產黨設立的目標和理想。

什麼目標呢?「向全中國人民做了承諾,要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獨立的國家。」這些承諾的確吸引了無數志士仁人。

萬里認為的中國共產黨當年設立的目標和理想,其實並不是中共的目標和理想,而是中共為了收買人心而放出的煙幕彈。這一點薄一波和那「幾千萬革命先烈」不一樣,他從來沒有糊塗過。

那些承諾在毛澤東三四十年代的許多著作中都有。可是中共剛剛建政,毛第一個動作就是成立「毛澤東著作編輯委員會」,把他曾經寫過的承諾內容修改掉。毛不是改變了自己的觀念,而是從開始就在欺騙。

萬里說:「我看到過一份文獻研究室送來的原稿與修改稿,當時讓我心裏震動很大。現在,我能公開說出二十多年前我腦袋裏就產生的疑問,這麼個修改法,那幾千萬人不是白白犧牲了嗎?」 萬里曾困惑了30年,「那位讓我傳話的老同志對我說過:你我都垂垂老矣,怕的是蓋棺難定論呀!我已經走到了晚年的晚年了,這樣的自責總擺脫不了。」薄一波知道毛澤東和黨都是大騙子,而他自己就是為行騙而參與的一份子,所以從來都沒有困惑過,沒有痛苦過,更沒有良心難安過。

有人性的胡耀邦為中共所不容


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是薄一波恩人。
1967年3月16日,中共中央印發《關於薄一波、劉瀾濤、安子文、楊獻珍等人自首叛變問題的初步調查》,薄一波因“61人叛徒集團案”進了共產黨的監獄。1978年,胡耀邦組織專人,對“文革”中的大案──“薄一波等六十一人案”進行調查,1978年12月16日中央下發75號文件,1979年薄一波出獄。出獄後,在1979年的中共十一屆四中全會上,薄一波被增選為中央委員,後任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中顧委副主任。薄一波從階下囚變成中共權貴人物,他最大的恩人是胡耀邦。

一九八六年底,由安徽的中國科技大學開始的學潮蔓延至北京。十二月二十三日,清華大學、北京大學等一千多名學生與校長、書記辯論民主問題,並且上街遊行。

一九八七年一月十五日至十六日,由中顧委副主任薄一波主持,中共中央在北京舉行了政治局擴大會議,那次會議預先已經定調子,罷免總書記。薄一波當場對恩人胡耀邦落井下石。

據一位接近胡耀邦兒子胡德平的朋友說,胡耀邦最感到不能原諒的兩人之一是主持這次會議的中顧委副主任薄一波。薄一波在文革中被打為「六十一人叛徒集團成員」,是胡耀邦親自為他平反,並安排了工作,沒有胡耀邦的安排,他挺多可以從監獄裏出來,哪裏還敢有主持中央會議的念頭。

中共黨總書記胡耀邦失敗在要「為黨為人民」做些好事,他不知道黨從成立那天起就是和人民誓不兩立的。這一點,薄一波知道的底兒掉。所以胡耀邦下臺了,薄一波直到咽氣都是黨的中堅力量。

薄熙來天生就是這種料


薄熙來天生就是壞種兒。
中共從毛澤東開始,就是說一套做一套,表面冠冕堂皇,一肚子男盜女娼。薄熙來天生就是這種料,公共場合提倡發毛澤東語錄、紅色短信,在家拿針扎毛澤東麵人;在外面帶領大唱紅色革命歌曲,在家裏絕對禁放此類內容;在外面打擊所謂的手機黃色內容,在賓館包養女人,把黑社會頭子的老婆乳頭咬爛;當面稱讚記者提出的建設性意見很好,背後把電視臺臺長找來讓他滾蛋;大廈上霓虹燈閃爍著「薄書記辛苦了」,39歲的重慶奉節的刑偵隊長帥輝因「打黑」累死;等等,等等。

黨耍兩面,薄熙來兩面耍,有的黨官怕自己貪腐被黨抓住,薄熙來卻不怕,他知道自己越壞,黨越放心。事實證明,他一路壞一路升官。但是有一點薄熙來卻不知道,那就是他再壞,是一個個體,黨是一個龐大的組織,他只能順著黨的邪勁兒走,而不能侵犯了黨的利益。

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今年折騰的太厲害了,為了回北京任職,他在重慶開展所謂的打黑運動,其目地是要挾曾擔任重慶市委書記的現任政治局常務、中紀委書記賀國強和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威脅要把他們當黑後臺揪出來,他預計自己如此一鬧,有兩種可能,一種是胡中央不理不睬,一種是為了「和諧」,不得不把他調回北京。

但讓薄熙來想不到的是,他想折騰胡錦濤不但未成,而且自己被黨「穩定」了。

薄熙來鬥不過黨

中央第三巡迴小組來了,首先讓薄熙來談談自己的問題,並把重慶武警總隊領導權從薄親信、公安局長王立軍手中奪回。有人說:薄熙來這下要完蛋了。這要看怎麼說。從薄熙來個人的計劃來看,他是個徹底的失敗者,現在的薄熙來在前臺跳,但牽線的是黨。

「打黑」還進不進行?到此告一段落。審判要不要槍斃幾個?當然要,因為這是鞏固政權的政治需要,與此人夠不夠槍斃的資格毫無關係。替犯人辯護的律師要不要整肅? 一定要,這和薄熙來的政績沒有絲毫關係,這是黨的需要,黨決不允許有人替黨的犯人辯護,黨最痛恨律師動不動就拿出人大花瓶制定的法律來約束黨。為了殺一儆百、製造轟動效應,黨連有背景的北京律師也一併整了。

表面上看,黨在為薄熙來收拾殘局,實質上黨在利用薄熙來的「打黑」運動為自己塗脂抹粉,利用重慶修理律師來維護自己的非法政權。薄熙來玩兒不過黨。△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