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多院校傳出恐怖疫情 人心惶惶
 
2009-12-16
 
【人民報消息】現在中國甲流瘟疫全面爆發,目前大陸多家院校傳出恐怖疫情,人心惶惶。

福州大學城爆發群聚性甲流 人心惶惶

據希望之聲報導,近期中國福建甲流疫情進入第二輪高峰,福州市大學城爆發群聚性甲流疫情,福州大學和福建師大等學校都有上百名學生集體發高燒,造成學生恐慌,但校方封鎖消息,沒有對外公布疫情。

福建師大一位姓胡的學生表示,近期大學城裡疑似甲流病例激增,實際患病人數都不公開,大家都人心惶惶的。

他說:“疑似甲流得還是滿多得,學校隔離了好像很多人了,疑似病例大概一、兩百吧,這個半月前後有一兩、例都是甲流的,所以那時候都是人心惶惶,那個時候感覺比較怕,宿舍樓封掉一棟,然後專門有一棟樓隔離區的。”

11日起福州大學土木工程學院和機械學院陸續有學生發高燒,目前約有100多個學生被隔離。福州大學一位姓王的學生告訴記者,發燒的人很多,確診病例學校不公布,學生都很恐慌。

他說:“我們學校現在非常非常的緊張,其實現在感冒也是可能的吧對不對,發燒有一點多吧,差不多應該超過100,然後把他們給隔離起來,所以讓大家還有點害怕,沒有人告訴我說有確診病例,然後還給大家配發中藥熬成的湯啊,還派發那個口罩啊。”

福州大學生吳某表示,從上周開始學校爆發疫情,比較嚴重的班級就停課了,現在學生都不敢到處亂走,沒課時都呆在宿舍裏。

他說:“那個恐慌嘛,就不公布了,差不多一個禮拜吧,大家都戴口罩,那個得甲流比以前多一點吧,所以大家就多帶一點吧,把課上完嘛,然後大家就趕緊回宿舍。”

記者撥打了福州大學辦公室電話,幾個部門的校方人員都拒絕證實該校甲流蔓延的情況。宣傳部工作人員則直接否認說該校沒有發現甲流病例,“沒聽說這個情況,都在上課上班。”

據大陸官方報導,近期福建甲流進入第二輪高峰,甲流病例占流感病例的比例已達到九成以上。同時,福建報告新增聚集性疫情38起,其中學校37起,醫院1起。福州市大學城的福建師範大學封校,附近的福州大學、福建醫科大學跟閩江學院也傳出有甲流病例。

河南工院甲流蔓延 校方隱瞞疫情

據新唐人報導,中國河南工院學生近日向該臺記者揭露學校隱瞞甲流疫情,有病例沒有通報,防疫措施也沒有完全落實,開學以來甲流蔓延,所以持續封校,並且采壟斷式經營,學校賣的東西都比外面貴。

河南工院朱姓學生表示,近期學校出現甲流病例沒有通報。

他說:“前段時間兩個學生得了甲流,學校沒有通報,我有個朋友是學生會主席,說到這個事了,前段時間河南省甲流爆發嘛,死了十幾個人,然後學生也有點擔心。”

這位學生還表示,學校防疫措施只是做表面功夫,沒有嚴格實行。

朱姓學生說:“學校對處理甲流工作做的很遭,他也沒有說是特別嚴格的,體溫登記表,學生自己也沒有量,然後隨便填,真正發燒他們也不知道。”

這位學生還揭露,學校采壟斷式經營,東西收費就都比外面貴,學生才會翻牆溜出去。

他說:“醫務室收費比外面稍微貴了一點,超市一直都是比外面貴啊,我們現在要是感冒的話都不在學校治療,校醫生信譽度很差,他沒有那個技術。”

該校史姓學生表示,學校開學以來就一直在封校。

史姓學生說:“有甲流一直在蔓延,學校一直在封校。”

六百多人發燒 福建武夷大學一片恐慌

另據報導,中國福建武夷大學近日傳出600多個甲流疑似病例,校醫拒絕為發燒病人看病,該校學生還反映,學校沒有採取隔離措施,嚴密封鎖甲流疫情,讓學生感到恐慌。

武夷大學謝姓學生表示,這幾天校本部傳出有六百多人發燒,但是都沒有確診。

謝姓學生說:“聽說是600多例的疑似病例,沒聽說過誰有隔離的,38度的要送到醫院去,高中初中他們都有打預防針,然後我們學校還沒聽說過要打預防針的。”

該校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學生表示,平常校醫收的醫藥費特別貴,現在都不看發燒病人。

該學生說:“學校的醫生居然連普通發燒的病都不敢看,害怕接觸被人家感染,這是什麼醫德啊,大家都罵他是獸醫,很多學生被逼到市中心去看病,現在醫院都不是人去的地方。”

謝姓學生還表示,學校嚴密封鎖甲流疫情,沒有隔離措施,發燒的學生照樣在宿舍和健康的學生住一起。

該學生說:“學校哪裏敢公布,這樣會影響武夷山的旅遊發展,學校對這樣的事情不管不問,都沒有隔離措施,現在一片恐慌啊。”

該校學生在網上揭露,福建省急救中心的醫生表示該校許多感冒發燒的學生有病變發生,校醫對感冒發燒的學生都說,都是甲流了,自己去市區醫院吧!

河北工業大學封校數月 引發抗議示威

據美國之音15日報導,天津市的河北工業大學北辰校區,目前已封閉校區數月,近日傳來學生抗議封校,舉行示威的消息。

報導說,天津北辰區的河北工業大學校區,九月下旬以來持續封閉學校,由此帶來的諸多不便在學生中積怨越來越深。

香港人權民運信息中心星期一報導說,12月9日2000多學生因不滿,陸續聚集在學校行政樓前示威,並且還在校門口阻止車輛出入,一段時間內,校領導和教師也無法外出,最後迫使門衛不得不打開校門,數千學生歡呼沖出封閉多時的校門。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