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超英趕美 北京驚現兩重天(多圖)
 
蘇撬阱
 
2010-1-10
 
【人民報消息】下面幾個消息交織在一起看,無論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都會有非常非常強烈的感覺,無動於衷者恐怕已經是行屍走肉了。

英國王位繼承人威廉王子的難忘一夜


1988年,戴安娜和兩個兒子威廉(上)
和哈裏在一起。
據英國《每日郵報》2009年12月23日報導,27歲的英國威廉王子上周在倫敦的布萊克費爾斯橋附近的小巷子裏睡了一晚,以喚起人們對因為貧困、精神疾病、濫用藥物、酗酒和家庭破裂等原因流浪在街頭的無家可歸者的關注。

早在1996年,只有14歲的威廉就多次跟著母親戴安娜王妃前往倫敦的救濟站,看望住在那裏的流浪者和艾滋病患者。戴安娜生前曾是英國無家可歸者慈善組織「中心點」的贊助人。這個經歷給威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大學畢業後,他就成為了這個慈善機構的資助人。

據報導,早在2009年3月,威廉王子就有了通過露宿街頭來喚起人們對流浪漢關注的想法。2009年12月15日,威廉王子與「中心點」執行官塞伊-奧巴金一起露宿在倫敦街頭布萊克弗賴爾斯橋附近的一個路口,以親身體驗無家可歸者的生活。一名前英國皇家空降特勤隊成員擔任威廉王子的私人保鏢。在開展這次露宿活動前,威廉王子將自己的決定告訴了父親查爾斯王儲。威廉王子的發言人說:「查爾斯王儲非常激動,他為威廉王子的這個決定感到自豪。」

奧巴金說:「威廉清楚一個無家可歸的青年在街頭流浪時可能會面臨的所有問題。離開溫暖舒適的床、躺在寒風中和冰冷的地面上對我來講是種可怕的經歷,對王子來說也一樣。但他非常堅決一定要這麼做……。」


為體驗無家可歸者的生活,威廉王子寒冬露宿
倫敦街頭。
當晚氣溫只有攝氏零下4℃。身穿牛仔褲和灰色連帽球服的威廉王子和奧巴金把舊睡袋鋪在小巷幾個垃圾桶後面,下面還墊著紙箱。但這樣的「保溫措施」並沒有起作用,兩人想稍微閉下眼,都成了不可能的任務。除了要忍耐嚴寒外,威廉王子三人還要提防疾馳的汽車。儘管在露宿前他們做了充分的準備,選擇了一處相對安全的地點,但還是差點被一輛疾馳而過的街道清掃車碾到。

威廉王子的發言人說:「到早上的時候三個人都凍僵了。」 威廉王子事後說:「在經歷了這一晚後,我根本無法想象每天都要露宿街頭會是怎樣的一種滋味。 」奧巴金在「中心點」網站上發表文章說:「第二天日出時,我發現自己從未這麼期盼早晨的來臨。」

美聯社報導說,慈善機構指出,他們已經採取了強力措施來減少無家可歸者的數量。慈善機構「聖芒戈」負責人邁克•麥考爾介紹說,如今,倫敦每天露宿街頭的人大約在250個左右,比10年前減少了一半。一個由法律機構和志願者組織構成的機構則期望在2012年徹底消除倫敦的露宿街頭狀況。

人們可以感受到,他們的這種願望是真誠的,而且見諸行動、看到成效,這和中共搞的要挾富人以「慈善」為名、肥黨官腰包的偽「慈善事業」完全是兩個概念。四川汶川地震災區接收援助的黨官只收錢不收物,是最有力的見證。

英帝國主義政府和中共「黨的恩情比天大」的區別


薄瓜瓜的放蕩寫實照。
中共把美國當成頭號敵人,中共黨章裡的三呆婊江澤民的家訓就是要兒子、媳婦拿美國永久居留權(綠卡),孫子生在美國,落地就是美國人。中共曾稱呼英國為「老牌帝國主義」,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薄熙來,一邊搜刮民脂民膏,在兒子薄瓜瓜還上中學時就把他送去英國讀書,另一邊讓重慶人發紅色短信、唱紅色歌曲,照他的話說:按他話做的人都是「傻蛋」。

1月8日(週五)清晨,英國許多地方的溫度都創下當地最冷的紀錄,根據英國氣象局的訊息,全英國的氣溫平均都在攝氏零度(美國華氏32度)到零下10度(華氏14度)之間,最冷的地區蘇格蘭高地蘇納蘭地區村莊為攝氏零下22.3度,和南極目前攝氏零下22.9度的溫度幾乎相差無幾。

英國首相布朗在週五當天到社區老人中心去關心老人家,他表示,將盡一切可能來幫助人們面對寒流,確保包括醫院和緊急維護部門都提供援助。對於被大雪孤立起來的一些社區,週五警方必須出動直升機去搭載需要醫治的病人。

英國最冷地區攝氏零下22.3度,就做出這些大動作,那麼內蒙古攝氏零下55度,等於是南極冰凍的兩倍多,中共是怎樣做的?內蒙有什麼具體救助措施?沒有,凍死多少人更無報導。

哈爾濱的消息更具「社會主義特色」,攝氏零下30度,已遠遠超過南極和英國最冷地區,數萬戶、數十萬人無供暖,哈爾濱市供熱辦宣教處處長黃麗亞不但興致勃勃去滑雪,而且回來後向記者提出:「我希望你們,在這個關鍵的時候,最寒冷的時候,報一報我們供熱企業怎麼千辛萬苦搞好工作的。」

中共製造無家可歸者和死亡者

如果說,英國政府和慈善機構已經採取了強力措施來提供援助和減少無家可歸者的數量,那麼中共已經採取了強力措施人為延長無暖居民的痛苦,以及增加無家可歸者和死亡者的數量。這對於在毛時代奪了8千萬無辜人民生命的中共來說,實在算不得什麼。

從去年底起,北京就經歷著近四十年最嚴寒的天氣,大雪導致航空交通癱瘓,物價飛漲。1月3日,北京和天津就遭遇強暴雪襲擊,北京部分地區降雪量達10公分。暴雪後,5、6級大風降溫緊隨而來,4日,北京的最低氣溫降到攝氏零下14℃(華氏6度)。

1月6日晚上,約有17,18個上訪的冤民,在北京火車南站106汽車站牌下,露天在大雪底下睡覺,身體上面就蓋著一個薄薄的像塑料布的東西,那上面都是厚厚的雪。7日凌晨2點多,又一個訪民被凍死,年僅48歲,家住山東河澤,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被同伴發現時已經凍死。這位滿腹冤屈的訪民隨後被警察拉走,就此中共耳邊少了一聲「噪音」。

不是訪民在北京沒有地方安身,也不是完全沒有吃的用的,不少同情者捐款捐物支持他們討回公道,但卻被披著黑皮的惡警奪了個精光。2009年11月底,北京城管把訪民暫居的四面漏風的窩棚拆除,並搶走了各界捐贈給訪民的物資,逼迫他們返回自己的家鄉。但這些訪民仍懷著一線希望,以為地方政府是惡霸,中央政府能有包青天,會給自己一個說法,所以繼續露宿街頭,搭窩棚,撿剩飯,居住在地下通道裏,等待上訪機會。去年12月23日那天,北京火車南站附近,在訪民夜間居住的地下通道裏,突然來了30多個惡警,二話不說,上去就搗毀訪民的簡易窩棚和搶奪他們的物品,包括天寒地凍之際禦寒的棉衣棉被。並把他們趕出地下通道。

中共是毀滅國人的萬惡之源

如此對待訪民,是國庫沒有足夠的銀子嗎?不是。中共曾透露中國是美國最大的債權國,而且在正式渠道和逃亡海外的數萬貪官污吏及其家屬捲走數千億美元之後,還能繼續增加債權額度。

那麼是黨沒有能力管教自己組織內的官員嗎?NO,前黨總書記胡耀邦說讓下臺就得下臺,都沒等到第二天;兩屆黨總書記加總理的趙紫陽說被軟禁,就軟禁到死;連親爹肋骨都踹斷的壞種兒薄熙來在黨中央面前也不得不夾著尾巴裝人。


「黨中央」是個獨立的邪惡肌體。
新華網1月10日首頁頭條《黨中央帶領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應對國際金融危機紀實》把權力的大小排行說的再清楚不過:黨中央最大,其次是全黨,再其次是國家,最小的是各族「屁民」,而訪民在「屁民」裏是最底層。

冒死上訪的冤民們哪,你們可曾思考一個問題:為何越是黨中央裏身居高位的要員越是裸官,越把家屬統統送到西方民主國家!正是因為他們知道西方民主制度是法制國家,什麼事可以請律師來辯護,而在中共治下,律師都被陷害入獄,你們到北京上訪怎麼可能討到一個公正的說法呢……

當我綜合這些新聞的時候,不禁悲從中起,不僅僅是痛惜那些冤死、凍死還在對黨中央、中共非法政權抱有極大希望的訪民,更為那些拒絕真實新聞、只相信中共偽宣傳、至今摟抱中共不放的數以億計的骨肉同胞扼腕。

當「天滅中共」時,我的親人,……你們將去哪裏?!△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