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成已遭不測!高智晟曾以“唱紅”維持生命(圖)
 
李子木
 
2010-1-16
 

高律師,你在哪裏?!
【人民報消息】自從高律師2009年2月被綁架之後,便杳無音信。他的太太耿和帶著兒子天昱和女兒格格歷盡千辛萬苦流亡海外。

十六歲的格格在三年前被國安騷擾、羞辱,情緒起落不定,更在逃離中國前幾次試圖自殺。來美國之後,格格日夜盼望著父親的零星消息。2009年12月聖誕前夜,格格突然感到身體不適,並由此產生父親身遭不幸的不良預感,情緒失控,住進醫院治療。五歲的天昱每天幾次到十幾次默默流淚。

高智晟八成已遭不測

隨後,周永康把持的公安發出一個假消息,說「據公安內部消息,高智晟在中共的體制內失控了,高智晟老家的公安接到上面的命令,組織了20幾個人在他的老家找人。」聽到這個言語不通的「內部消息」,很多人都估計高智晟已遭不測,周永康不過是想推卸殺人責任而已。

近日,美聯社又披露了一則消息,高智晟的大哥高智義受弟妹耿和委託,到北京找弟弟時被警察告知,高智晟已於2009年9月25日「迷了路,走丟了」。和去年12月製造的那個假「內部消息」是一脈相承。

高智晟妻子耿和得知這一消息後非常震驚,2010年1月14日晚,日夜盼望丈夫消息的耿和接受了希望之聲電臺記者的採訪。

採訪報導說,耿和表示,自己1月14日下午才獲知高智晟「迷路」「走丟」的消息,她認為中共在高智晟失蹤3個多月以後,通過一個警察的口給出的這個說法十分荒唐,也令她感到非常震驚。

耿和說:「高智晟律師是09年2月4日在陜北老家被北京市公安局、榆林市公安局警察和佳縣的公安局警察三地的警察綁架走的,到今天已經一年的時間,一年以來我們全家人一直沒有高智晟的任何消息,中共沒有給我們家人任何交待,特別是我帶著孩子逃到海外以後,我們娘仨度日如年,望穿雙眼。唯一想知道的就是高智晟他在哪裏?他是不是還活著。 今天我從網上才得知美聯社的報導,中共警察說高智晟在去年9月25日迷路走丟了,這令我非常震驚。」

耿和認為,被中共作為重點監控對象,高智晟幾年來從沒離開過公安局的視線,而且是近距離的,高智晟的突然「迷路」「走丟」令她大惑不解。「聽說過高智晟的人都知道,高智晟幾年以來是中共的嚴密監視對象,沒被抓之前,他出門是要中共警察的車跟著,被抓起來以後,也被中共作為頭號的監控對象對他進行殘酷的迫害,高智晟幾年來從沒有離開過中共警察及便衣的視線。」

耿和情緒激動的說:「如果中共說高律師他丟失了,那必須解釋丟失前他們對他做了什麼?丟失後他們又做了什麼?事情的經過和細節是什麼?高律師他又不是兩歲的孩子,他又不是個智障人士,他又不是沒有嘴巴,怎麼能丟失?我們初到美國,我們語言都不會,我們也沒丟失呀! 所以中共必須回答這個問題。」「他怎麼可能走失呢?他怎麼可能迷路呢?他幹什麼去了迷路的?在什麼地方迷路的?中共怎麼知道高智晟是迷路了,而不是別的什麼呢?迷路走丟後,在什麼地方走丟的?根據什麼判斷是走丟的?既然9月25日就走丟了,到現在也已經4個月了,為什麼不向家屬做任何的交待,甚至通知?有這樣的事實存在麼?如何來解釋中國是一個法制國家,簡直就是一個流氓政權。」

作為妻子,耿和對高智晟的了解超過任何人,她說:「作為妻子,我了解高智晟,他手無分文,甚至沒有任何身份證明,如果按照中共的說法,高智晟走丟了,那高智晟該如何生存?如果高律師他擺脫了中共的監控,他怎麼可能四個月一點消息都不給我呢?不給家人呢?」


耿和及兒女離開中國後的照片。
耿和稱高智晟是自己的精神世界,如今高智晟生死未卜也把她的一家人拖入了苦難。「我們娘仨啊不像高智晟,高智晟他有廣闊遼遠的思想境界,他在最苦最難的時候他都不覺得,我的精神世界呢,真的,只有高智晟。所以,高智晟他這一年杳無音信,真正的使我們娘仨落入了一種無邊的黑暗,這種苦就感覺每天都是讓你有一種苦膽的那種苦,天天讓你嘗這種苦。」

對耿和來說,希望和失望在每天日出日落的煎熬中度過。「每一天我們是迎著太陽,迎著希望起來的一天,一天的盼望,每天晚上就是一天的失落,就是這麼一天一天的盼,盼了將近11個月。11個月來,就得到了這麼一個震驚的消息,所以,我也不能給兩個孩子講。有高智晟的消息,有高智晟人在,一切對我來說都沒有困難。」

肝膽俱裂的性酷刑

在2009年初,高智晟曾經把在2007年遭性酷刑的過程以《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為題曝光了出來。有的網站以《肝膽俱裂!看了就知道!中共不亡 是無天理!》迅速轉載。

抄錄其中一段:「你丫的聽著,今天幾位大爺不要別的,就要你生不如死,高智晟我也實話告訴你,現在已不再是你和政府之間的事啦,現在他媽的已經完全變成個人之間的事啦,你丫的低頭看一看,現在地上可一滴水都沒有,呆會地上的水就會沒腳脖,你他媽一會就會明白這水從那裏來 」。王姓頭目在說這些話的時候開始電擊我的臉部和上身。『來,給他丫的上第二道菜』,王頭目話落,四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感到所擊之處,五臟六腑、渾身肌肉像自顧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滿地打滾,當王姓頭目開始電擊我的生殖器時,我向他求饒過。我的求饒換來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瘋狂的折磨。王姓頭目四次電擊我的生殖器,一邊電擊,一邊狂叫不止。數小時後,我不再有求饒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但我的頭腦異常的清醒。我感到在電擊時我的身體抖動的非常劇烈,清楚地感到抖動的四肢濺起的水花。這是我在幾小時裏流出的汗水,我這時才明白『呆會地上的水就會沒腳脖』之意。」

「王姓頭目四次電擊我的生殖器,一邊電擊,一邊狂叫不止……」這是人嗎?這讓人很容易聯想到薄熙來任期內的一件事,事情發生在2002年4月9日,一位三十多歲修煉法輪功的漂亮女教師被活摘器官,證人在現場擔任警衛。證人說:「在這之前,她受過的羞辱更大。我們的民警有不少就是變態的那種,給她進行,用鉗子、用窺視器,都是不知道哪來的儀器…反正我都親眼所見,我當時沒照照片就是遺憾,對她進行屬於是猥褻,她長的有點姿色,比較漂亮,對她進行強暴……,太多了!」

高智晟的證詞和擔任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警衛的證詞都說明那些頂著「人民警察」頭銜的警官和警察從思想到行為都已經是地獄裡的鬼了。

「打黑除惡」的真實內容

高智晟寫道:新進來者開口說話了:「高智晟,耳朵現在還能聽到吧?算你點背,這幫人都是長年打黑除惡的,出手狠著呢。這是這次上面專門精心給你挑選的……」。從高智晟的遭遇就可以知道薄熙來、王立軍的「打黑除惡」的真實內容是什麼。

高智晟回憶道:電警棍塞進嘴裏後並沒有用電擊我。正不知所故,王姓頭目發話:「高智晟,知道為什麼沒廢掉丫的嘴嗎?今晚上幾位大爺得讓你說上一晚上。甭跟大爺們扯別的,就說你搞女人的事。說沒有不行,說少了不行,說的不詳細也不行,說得越詳細越好,幾位大爺就好這個。大爺們吃飽喝足了,白天也睡夠了,你就開始講吧」。「操你媽,你丫的怎麼不說呀,丫的欠揍,哥幾個上,王頭目大叫」。大約三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毫無尊嚴的滿地打滾。十幾分鐘後,我渾身痙攣抖動無法停下來。我的確求了饒:「不是不說,是沒有 」,我的聲音變的很嚇人。「哥幾個,怎麼搞的呀,伺候了幾天怎麼把丫的伺候傻了?給丫的捅捅『燈』(生殖器),看丫的說不說」。接著,我被架著跪在地上,他們用牙簽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無法用語言述清當時無助的痛苦與絕望。

在那裏,人的的語言,人類的感情沒有了絲毫力量。最後我編了先後與四名女子「私通 」,並在一次一次的折磨中「詳細」描述了與這些女人「發生性關係」的過程。直到天亮,我被抓著手在這樣的筆錄上簽了名,按了手印。「半年內讓丫的變成臭狗屎。這事整出去,你身邊的那些人會像餓狗碰了一嘴新鮮屎一樣高興的!」王頭目大聲說。

對待人權律師高智晟是這樣,體制內有頭有臉的人被中共打倒時也是個個面臨「讓丫的變成臭狗屎」。羅幹在位時曾下令陜西省委迫害70多歲的胡耀邦秘書林牧,羅幹說:「你們不要去抓他的政治問題,如果抓他的政治問題,國際上就要造反。你們就捏造他有經濟問題,製造男女關係的緋聞。」中共就好這一口兒,咬爛模特乳頭的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連重慶前司法局長文強的弟媳都給捏造有16個情夫。

高智晟以「唱紅」維持生命

薄熙來的「打黑」打手是什麼東西,在高智晟律師的文章中已經明瞭了。至於薄熙來的「唱紅」,也不是他的新發明,高智晟描述自己在2007年被綁架期間是如何以「唱紅」來維持生命的。他寫道:「每至餓致眼冒金星時,他們會拿出饅頭來。每唱一遍《共產黨好》、《社會主義好》、《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即可得一個饅頭。我當時的心理底線是除非萬不得已即設法活下去。死對我的妻子和兩個孩子太過於殘酷,但絕不玷汙靈魄。在那樣野蠻的氛圍裏,人性,人的尊嚴是毫無力量的。如果你不唱,你不但會被饑餓折磨,而且他們會無休止的折磨你。」

那些隨著薄熙來在重慶津津樂道「大唱紅色歌曲」的人,你們看到高智晟的描述,會不會毛骨悚然,會不會明白薄熙來的險惡用心?

活見人死見屍 耿和跟中共要人

在《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中,高智晟寫道:這時又有人走進來的聲音,「甭他媽的跟他練嘴,給丫的來實在的」,我聽出來者是王姓頭目,「高智晟,你這幾位大爺給你準備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給你伺候了三道,大爺我就不愛囉嗦,後面還要讓你丫的吃屎喝尿,還要拿簽子捅丫的『燈』(後來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丫的不是說共產黨用酷刑嗎,這回讓你丫的全見識一遍。對法輪功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十二套就從法輪功那兒練過來的,實話給你說,爺我也不怕你再寫,你能活著出去的可能性沒有啦!把你弄死,讓你丫的屍體都找不著。……」

耿和表示,對她來說最緊迫的就是要知道高智晟的下落,「人是中共警察抓走的,高智晟至今活不見人死不見屍,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你們到底對高智晟做了些什麼?中共你必須給家屬一個徹底的交待。我今天就是跟你中共要人。高智晟就在你們手裏。你還我的先生,還我的高智晟!」

最後,讓我們用人權律師高智晟的揭露文章結尾:「在這五十多天中間,還發生了一些為人類政府記錄史所不恥的骯髒過程,更能使人們看到,今天共產黨的領導人,為了保衛非法的壟斷權力,在反人性的惡行方面會走得多遠!」「在每次的折磨我的過程中,他們都會反覆威脅說,如果將來有一天,把這次的經歷說出去,下次就會在我的妻子,孩子面前折磨我。大個子每一次都抓住我的頭髮告訴我:『把這次的事說出去了,你丫的死期就到了,幾位大爺隨時找你敗火』。這樣的警告不知被重覆了多少次。這些東西的心裏也清楚,這樣的殘忍暴行並不十分『偉大光榮正確』。」

高智晟最後說,「我還想再說一句不太討人歡顏的話,即我想提醒今天共產黨在全球的那些『好朋友』、『好夥伴』們:共產黨對國內人民愈發蠻橫及冷酷的十足底氣,是被我們和你們一同給慣出來的。」

如此,我們就應該順應天理、同心協力,讓把中國變成煉獄的中共早日滅亡。△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