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頭條!眾黨官擺的姿勢曝出大新聞(多圖)
 
青晴
 
2010-1-14
 

黨說,「優秀共產黨員」、「黨的好基層幹部」帶領農民脫貧,累死了!

【人民報消息】前些日子,中共黨官開大會睡覺的新聞圖片頻頻出現,甚至在國際會議上也個個睡的東倒西歪。對於每年吃喝玩樂掉至少九千億人民幣公款的黨官來說,其實,這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吃飽了喝足了嫖累了,讓他們不歇歇也不近人情。中共是個從來沒有註冊過的非法黨組織,他的黨官做任何不著調的事,才屬正常。

做事不著調,但宣傳得著調,因為畢竟黨還打算往下執政另一個60年。這些天中共就折騰安徽省鳳陽縣小崗村黨委第一書記、村委會主任沈浩累死的新聞,1月14日這胭脂上了新華網首頁頭條,題目是《直播:沈浩同志先進事跡網上座談》。

怪了,過去黨的最低一層的村黨支部管書記叫「村支書」,現在叫「村黨委第一書記」,聽著和中央部級的架子是一樣的。難道農村黨委還有第二書記、第三書記?如果有的話,為何沈浩累死了,其他人不肯分擔一些,如果沒有,為什麼黨要虛張聲勢。

據報導,沈浩1964年5月出生在安徽省蕭縣。2004年2月,不到40歲的沈浩「被選派到小崗村擔任黨委書記」。2009年11月6日,不到6年,45歲的沈浩就累死了。


稀稀拉拉來當托兒的黨官,準備大睡!
於是,中共借此大張旗鼓的給自己臉上貼金,不但通過人民網、新華網、央視網、光明網、中廣網等中央重點新聞網站報導沈浩事跡,還搞什麼報告團到處巡迴歌頌「黨」。但是新華網的圖片泄露了天機,1月13日下午3時,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沈浩同志先進事跡報告會」現場,出席的黨官稀稀拉拉,人數少的可憐,而且不少人已經把頭靠在椅背上,準備大睡一場。

確實,黨樹立的典型都是死人,而且以往都經不起推敲,大慶鐵人王進喜宣傳了那麼多年,到死後才被揭發那些事跡都是假的,不顧一切跳進泥漿池、用身體攪拌泥漿的是大慶油田第一口油井采油隊的兩位技術人員,與他一點關係都沒有。而「篝火下學馬列」是因為工人們太苦了,早上頂著星星出工,晚上伴著月亮回到窩棚。只給菜窩窩團子吃,工人們吃不飽怨氣很大,於是領導強迫大家學馬列。

2004年,「偉光正」樹立的英雄人物孔繁森,官方報導說,死的時候,口袋裡只有兩塊多錢,清廉的嚇死人!但爭鳴雜誌2003年12月刊透露,中共樹立起的這個好榜樣是拉薩「紅燈區」的常客,錢都消耗在嫖娼上了,而且孔繁森挪用公款做私人生意,並吃回扣,到他死了之後,他用公款買的幾十萬元的大蝦還沒賣出去,在冰櫃裡冷藏無法處理,公款也泡了湯。

2009年,中共在德國法蘭克福的錫恩美術館首次舉辦的泥塑《收租院》群雕,完全是為了鎮壓迫害民眾找藉口而編造的政治產物,它不但違背歷史事實,而且使得很多人慘遭迫害。自由亞洲電臺報導說,記者直接電話採訪了人在四川的劉文彩的孫子劉小飛先生,他說:首先他們是抹黑他人,完全是踐踏人權的東西,根本就沒有那些個東西!

劉小飛說,這個展覽根本就沒有事實基礎,他舉例說,「搖風谷機的那個叫古侖山,他是我們家的長工。因為當初四川美術學院的人,也就是雕塑收租院的人,來找他,一看他體格很強壯,有勞動人民的樣子,覺得他形象很好,就想把他樹起來,讓他訴苦,會有很大的煽動性。結果古侖山不講,他們就對他講,說共產黨毛主席把你解放了,分了田地,你翻身了,就應該來控訴那些地主老爺對你的剝削壓迫。劉文彩過著奢侈的生活,你過著牛馬不如的生活;他吃得山珍海味,你吃不飽。可是,古侖山說,我在他家吃的非常好!後來又給他做工作,又說劉文彩是地主階級,是壞人;你是貧雇農,無產階級。你要起來控訴他,要訴苦。古侖山說,你們明天就把我拉出去槍斃,我也說他是好人!結果就把他批斗、打,最後就把他定為劉文彩的狗腿子。這就是那個雕塑中搖風谷機的人。」

至於得到「全國『優秀共產黨員』」和「人民滿意的公務員」證書的沈浩到底是怎麼回事,出席報告會的黨官們並不感興趣。他們知道「優秀共產黨員」不可能是「人民滿意的公務員」,「人民滿意的公務員」也不可能是「優秀共產黨員」,這兩者是完全對立的。這是中共元老薄一波經過親身實踐總結出來的,他兒子薄熙來看老爸被打倒沒有利用價值時,不但把他打倒在地,而且還踹斷三根肋骨。薄一波總結說:看他這個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裡整的樣子,這小子真正是我們黨未來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後肯定會有大出息。

出席報告會的黨官都知道,自己坐在會場裡是給黨當托兒的,不管這個人怎麼死的,反正都要歸結為是「為黨的事業」而累死、病死的,死者姓氏名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彰顯黨的「偉光正」。


中共遼寧省瀋陽市委宣傳部聯絡部長張凱臣在紐約
法拉盛召開新聞發佈會,公開宣布退出中共。
2010年1月1日,從大陸來美的中共遼寧省瀋陽市委宣傳部聯絡部長張凱臣在紐約法拉盛召開新聞發佈會,公開宣布退出中共。張凱臣來美之前因負責協調中共中央與省級記者對當地的宣傳報導,對中共宣傳機器和新聞管制有著極深的了解。在新聞發佈會上他透露,自己早就認清了中共暴政的本質,對中共利用宣傳機器對民眾進行愚弄和洗腦深惡痛絕。

張凱臣說:「我為何要做出如此舉動?為何敢用真名明確的表明自己堅決退出中國共產黨組織?這源於我對中共的本質深刻而清醒的認識,源於我要自救,不願陪他們殉葬。」

現在近七千萬人已經退出中共黨團隊,而且人數每天在快速增加,這不能不讓黨每天抽筋。

中共越是頻繁、高調推出「黨的好基層幹部」、「優秀共產黨員」,表明黨的基層越在瓦解中,黨的生存和執政合法性越發生危機,黨的組織越在萎縮和不可逆轉的解體中。

沈浩報告會,眾黨官擺的睡姿曝出一個大新聞:黨肌體裡的細胞都與黨離心離德。黨完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