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佳木斯民众:甲流死亡超千人
 
2010-1-20
 
【人民报消息】据黑龙江佳木斯民众表示,从医院传出的消息称,目前当地已有一千多人死于甲流,医生也被感染。这个消息在佳木斯市民众中传播,但甲流定点医院及当地疾控中心均表示不能予以证实,但他们均表示,从爆发甲流疫情以来,患者都是自费的。民众表示,从口蹄疫、禽流感到甲流,当局一直都不如实报导疫情,老百姓被蒙在鼓里。

民众:一千多人死于甲流

据大纪元报导,近日,一名佳木斯市民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从佳木斯市中心医院、传染病医院等几家大医院传出的消息说,当地已有一千多人死于甲流。而且医院给患者确诊甲流后,都不敢收留病人;因为当地的医生也被感染甲流。

“我们也是听医院的人说的,佳木斯市中心医院的大夫也传染了,确诊是甲流的人,他们不收。”

市民说:“我们这里电视从来也不报这些。就像口蹄疫、禽流感,传染病医院患者都满了,可是媒体什么也不报,说不得。”

另一位市民也表示听到,当地有一千多人已经得甲流死亡了。“今年比往年都冷,现在是冬天了,太冷了,现在达到零下30多度,得感冒的人特别多,有治好的,有治不好的,死亡的人政府是不敢如实报导的。”

截至目前,中共黑龙江官方最新的疫情报导是,1月15日东北网消息,中共黑龙江省卫生厅14日通报,4日至10日,全省报告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8例,住院治疗 8例,死亡3人。而记者在网上搜索到,去年12月25日,黑龙江省卫生厅通报,该省甲流死亡病例累计17例。官方与民间渠道爆出的死亡数字相去甚远。

官方:甲流始终是自费的

记者给佳木斯市中心医院去电了解情况,发热门诊的人士表示,来就诊的高烧的病人很多,他们要做甲流鉴定的话,不是什么时间都给做的,是批量做的,也就是疾控中心的人在每周一、三两天来医院取咽试子标本,拿回去统一做测试。

对方表示,发热门诊24小时开放,病人只是被采集咽试子标本之后就离开了。被确诊后的甲流患者需住医院的重症留观病房,这个病房和ICU(重症监护室)还不一样。只要是病人住院后原则上家属不能探视,且费用都是自费。对重症留观室及ICU室是否有医生感染甲流的问题,对方表示,自己不能发表任何言论。

佳木斯市疾控中心的人士对记者问询当地的甲流死亡人数等表示,自己什么也不清楚。“怎么上报、怎么治疗都是医疗单位的事。甲流的鉴定不对个人,是从医院拿过来的标本,由疾控中心化验室做检测。甲流的治疗费用一直是自费。”

记者致电佳木斯市传染病医院的一名院长,该人士表示,佳木斯市卫生局规定,只要确诊的甲流重症者才能到该院住院,而该院不做甲流确诊,如果病人想到传染病医院做鉴定,说不定就被传染了甲流。

“确诊的甲流病人凭单据可以入住传染病医院,但是我们的条件会让病人失望的,我们只有一个单独的门诊三楼隔离出来的地方给甲流病人住,不是很暖和,甲流病人是不允许进入病房的,因为甲流是特殊患者,但是费用都是自费,和非典、禽流感等不一样。”

大庆每天甲流鉴定仅做30例

一位受访的黑龙江省市民的子女在大庆某校上学,该校去年9月份爆发甲流群体性疫情后,学校根本不具备标准的隔离条件,就是把校内一层寝室楼腾空,让甲流疑似病例住进去。据来学校监护的护士表示,大庆市疾控中心每天只做30例甲流鉴定,而且据表示相关的检查等费用达到上万元。

“我们寝室有一个学生感冒发烧,到校医院检查,发烧39度多,还有腹泻、浑身酸痛,然后他就被隔离观察。隔离在寝室楼一层,全校被隔离在那的有20多个人,校方不提供吃的,靠我们隔离的学生给送饭、送水。相当于把学生关起来,不让他们和外界接触。”

据受访的学生说,他与一名护士交流,得知不到万不得已,官方是不给学生做甲流鉴定的。“被隔离的学生病情不稳定,且生活条件不好,其家长不得不把学生接回家。条件不好,后来大家感冒了也不去校医院检查了,就自己私自吃点药就完事了。十一放假时被隔离的学生也回家了,假期结束后隔离的地方也没有了,学校根本不管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