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急之下 薄熙來方寸亂成這樣(多圖)
 
肖慶慶
 
2009-12-21
 

看這個消息就知道薄熙來已經亂了方寸!

【人民報消息】薄熙來2009年打黑打了一年,可惜整來整去重慶只整出一個司法局長文強,和一個文強的弟媳謝才萍,而且謝才萍的情人只有一個羅璇,而不是薄熙來捏造的16個,更不是薄熙來自己所擁有的N個。更重要的是,謝才萍出了事,大包大攬,替情人解套,而原大連市長薄熙來和大連市電視臺主持文藝部「太陽雨」專題節目的張某傑鬼混之事被曝光後,薄不但不包不攬,而且將其滅口。薄熙來打黑?其實他比誰都黑。


薄熙來的政績!
姜維平曾幾次提到太陽雨事件,那是90年代中期,薄熙來任宣傳部長以至副市長、市長期間的事,薄以開放城市需要漂亮形象為由為自己找情婦,他建議大連電視臺對外公開招聘,並親自挑選,結果名不見經傳的東北某小城電視臺播音員張某傑被選中,主持文藝部的太陽雨專題節目。

張時年20多歲,並己婚生有一子。被薄熙來看中後,很快就與薄零距離。張小姐和黃麗滿一樣,不知要低調,在電視臺驕橫霸道,連臺長李某俠也怕他,有一次張還故意問李臺長:「你有沒有事要辦?我晚上能見到熙來」,等等。很快,此桃色新聞一時傳遍大連,搞得老婆谷開來與薄熙來關係很緊張。薄玩女人成性,但又決不會為一個女人損傷自己的名聲,於是派市政府秘書長孫某菊去做工作,孫下令電視臺領導梁某祥等人,去給張某傑施加壓力,叫她打辭職報告,遠離大連,當然她不同意。僵持了很久時間後,薄熙來不耐煩了,派人把張某傑非法拘禁在大連某賓館,不讓她見任何人。後來突然從大連徹底消失了,有知情人說,是薄的死黨強行把她押出大連,悄聲殺掉了。

薄一波曾感慨的說:文化大革命中揀了條命,別說人要整死咱們,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連我兒子小熙來也給我一頓鐵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這個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幾腳,當時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斷,看他這個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裏整的樣子,這小子真正是我們黨未來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後肯定會有大出息。

薄熙來可以說別人給他造了什麼謠,但希望他當副總理的親爹對他的評價,確實說明他人性全無。

重慶的所謂「打黑」,薄熙來想往上打擊賀國強和汪洋,但未遂。文強和謝才萍這倆也宣傳了多半年了,輿論感覺疲塌了,要再掀起高潮……?薄熙來又想把刀砍在任期還有一年的重慶市長王鴻舉脖子上,並把王鴻舉曾經簽過字的一份文件拋到網上。

重慶市委有人透露,土生土長的王鴻舉不同意薄熙來為了自己往上爬,而把重慶打成一片「腥風血雨」,因此並不配合,於是薄熙來又要把他揪出來,但依然未遂。王鴻舉終於以辭職形式安全退下

於是,薄熙來開始以忽悠「傻蛋」的白癡做法陷害在重慶替涉黑犯人辦案的北京著名律師李莊,並對其酷刑折磨,逼迫他承認自己幹了什麼,然後逮捕了他。


律師李莊被薄熙來誣陷逮捕。
李莊是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執業多年,曾為10余名犯罪和暴力犯罪的犯罪嫌疑人作無罪辯護,並使他們獲得無罪釋放,使近百名犯罪嫌疑人得到從輕和減輕處罰。

據《現代快報》12月20日報導,在第二波的重慶打黑審判中,多名來自北京的名律師將出庭為涉黑被告人擔任辯護律師,而重慶本地的很多律師都選擇放棄。這不僅是因為李莊事件,他們在事前大多都推辭了涉黑案件,以後也不願接觸。

據《南方週末》報導,準備南下擔任辯護人的北京律師宣東接到了將近三十個電話,勸他勿去,「他們說重慶警方(王立軍)的做法是給北京律師一個下馬威」。重慶一名律師也突然接到專案組警官的電話,勸他「小心點,不要步了後塵」,間接證明律師李莊是冤案。

重慶一位律師還說:目前這些涉黑的刑訴案件,在審理過程中,律師們明顯感覺到「透明」沒有辦法得到保證,比如存在著閱卷難、會見難的問題。一句話說完,就是薄熙來在重慶胡作非為到了盡人皆知的地步。

巧的是,快到年底時,西班牙國家法庭給薄熙來定罪「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抗辯期為4到6周時間,過期法庭將對其發出國際逮捕令,並判刑20年,兼賠償死傷者。

律師們說:這個罪名定的實在太恰當不過了,別說薄熙來過去都幹了什麼,對別人都幹了什麼,他現在,就是現在,對我們全國的律師犯的就是「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啊!

別看薄熙來最近更鬧的出圈兒,那是他驚恐萬狀的具體表現。

例如,12月19日, 重慶晚報報導,「我市176家大型歌城已安裝全國卡拉OK內容管理服務系統,歌城一旦有人點唱低俗等違禁歌曲,文化執法部門中央監控系統內的紅燈立即自動閃爍報警。據介紹,這套系統為政府免費安裝。」

這不是神經了嗎?△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