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疾控中心紧急会议内容曝光
 
2010-1-12
 
【人民报消息】中共系统的掩盖甲流疫情,相关数据特别是死亡病例数据被列为机密。近日黑龙江哈尔滨医疗系统的内部人士披露,去年哈尔滨市疾控中心召开紧急会议,参加会议的相关人士表示,大陆媒体不实的报导不仅欺骗老百姓,也贻害医务人员及大陆独生子女的家长;到目前为止,人类对甲流病毒根本没有征服的能力。

孕产妇大量死亡

近日,哈尔滨市的知情人士对大纪元记者透露,2009年11月份,哈尔滨市疾控中心召开紧急会议,参加的有当地甲流防控专家、疾控中心书记黄某、市级医院的教授、哈尔滨市卫生局一名叫田英杰(音)的处长。

“因为10月份孕产妇死亡人数比往年高很多,仅哈尔滨地区就大约死亡10个孕妇。从理论上讲,每年的死亡率是十万分之几,而今年一个月就死这么多,死亡率约在6%-25%,孕产妇在生产前发高烧,有这样死亡的,生产之后也有死亡的,而且死亡很快。医院的妇产科医生被通知,接诊的孕妇发生高烧情况时,赶紧转院,因为这种情况死亡很快。”

信息不透明贻害医务人员

在这次紧急会议上,黄某表示,国内甲流实际死亡人数与媒体报导的差距特别大,媒体报导的数据乘以10到100倍都不过。防控级别是六级,传染性很强,09年流感来得季节早。信息不透明对医务人员也是伤害。与会的哈尔滨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表示,到目前人类对甲流病毒的征服能力非常差,根本无法征服。

受访者说,哈尔滨第一个死亡的孕产妇在10月18日,是由红十字医院转到市第一医院的,当时人昏迷了,CT检查双肺已变白,人意识不清了。抢救的医生也不知道病人是甲流患者,故没采取什么防护措施,被抢救的病人死亡之后才知道是得了甲流,所以专家说这样太害人了。一名专家就曾经抢救过3名孕妇,当时哪个患者都没有被认为患了甲流,在抢救之后或者患者死亡之后才被确诊甲流。

将有百分之十到二十国人感染甲流

对大纪元透露消息的人士表示,会上还预计,中国将有1.3~2.6亿人感染甲流,占总人口的10-20%,将有8千万~1.7亿人出现症状。孕产妇、有基础性疾病的人和儿童是甲流死亡率高的人群。

肺炎和中耳炎等症状的表现也是发热、咽痛等,用激素治疗没有效果,最后双肺纤维化,很多的病例往往因为延误治疗,导致死亡,因此这类患者死亡后,官方都不说是因为甲流死亡的。

人作为甲流传染源,通过口腔、鼻腔等传染,轻症的只给开药回家去吃。其实药物没有什么效果,对人们认为的“达菲”是甲流特效药,官方也没有权威的监测。而且费用贵、经常脱销。此外哈尔滨市第一人民医院一个医生曾感染甲流,在疾控中心开紧急会议时正处于昏迷状态。此后的情况不得而知。

封校、停课后不了了之

参加会议的专家披露,在哈尔滨市疾控中心做甲流咽试子鉴定的两个大学生日夜工作,累得头痛,以脑袋撞墙。而且只要做两个抽样测试,就能证明这一批做甲流鉴定的患者都是甲流。

哈尔滨医学院的一个大专学生在实习时感染甲流,CT检查发现他的双肺呈“白肺”,可是他的同学都不知道他后来死了。2009年9月份起,大陆各地的大中小学爆发群体性疫情,于是纷纷封校、放假,确诊的甲流病例被送所谓定点医院。解除封校或者复课之后,那些确诊的病例到底痊愈没有,人在哪里,学生们也不知道。而且因为学生大面积感染,后来就封不住了,就不了了之了。“表面上给人感觉好像甲流没有了”。

泄漏甲流疫情 开除公职

一位哈尔滨市民对记者表示,黑龙江克山县的一名市民曾给他讲过,他的亲属中有一个医院的护士,据透露,甲流的事情不能泄密,泄密就给你开除公职。“公安部门也参与控制。在大陆找工作非常难,所以医护人员得了甲流,自己都不敢说。一旦触犯它了,生活就有危机了,亲属都受整。”

这位市民还表示,在去年11月份,自己居住的周围有一个私人诊所,每天都人满为患,持续将近一个月。那时各学校出勤的学生连一半都不到,每个班大多数学生都发烧感冒回家,自行隔离。

死亡病例多 无处爆料

据哈尔滨民众反映,由于中共严密封锁疫情,甲流死亡病例的家属没有地方投诉和爆料,很难接触到海外的甲流爆料网站。疫情的隐瞒必然使大陆独生子女家庭的父母也成为受害者——唯一的孩子死于甲流。

“哈尔滨一个地区一位患者从发病到死亡仅6天,人们问其家属,对方说不知道亲人是怎么死的,且治疗期间花费7万多元医疗费。一个小学生发烧就死了,再也没回学校,怎么死的根本没人知道。还有一个小孩按中耳炎治疗死亡了。黑龙江玉泉县的一个镇就听说2个死亡病例。齐齐哈尔死了一个孕妇。”

“因为甲流是传染病,家里有孩子在上学、上班的,甲流患者自己不敢承认,怕人们远离他。即使自己病得很严重,按肺炎不间断治疗一段时间也不见效,到大医院检查排除是肺癌,周围的人都怀疑该病人是甲流患者,但本人就是不说自己的真实病情,也不去做甲流鉴定。要想查清到底有多少甲流确诊病例,死亡多少人很困难。”

大纪元曾报导,去年11月份,哈尔滨民间通过网络渠道发出自己知道的甲流死亡病例,有民众已揭露,当地死亡已达100多人,“好恐怖啊”。网友“秋叶”发帖透露,我知道至少3个人突然死亡,1个孩子,2个大人,都是感冒发高烧,然后两、三天就不行了,太可怕了。

网名“4191299”的人士11月13日晚10点多发帖表示,医院并没有治疗甲流的办法。“如果不信我所说的话,你可以去大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外面看看在那里等待的病患家属,你去问问实际情况就可以知道了。 ”

网友“若熙mm”在2009年11月18日发帖举报,哈尔滨医大二院ICU(重症监护室)已经专设一个区D区接收重症甲流患者,死亡最少有5例了,本院护士也有一例重症的。至于普通的甲流患者数量是无法估计的。

另据市民表示,黑龙江大庆甲流非常严重,他的朋友乘车从大庆到哈尔滨,一个车厢里有4个大庆人,等回到大庆时,只剩下一个大庆人了,就是说去大庆的人很少。

一位关注大陆甲流疫情,为民众被蒙在鼓里而痛心的人士表示,大陆甲流疫情越来越严重,中共已无法再掩盖住。在严酷的现实面前,民众也意识到这场瘟疫对中华民族来讲就是一场灭顶之灾。有良知的人纷纷以各种形式向公众透露实情,这也是在保护他们自己与家人。相信随着疫情的发展,敢揭露实情的会越来越多,那时大众将会看到中共对中国人民犯下的又一大罪。

(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