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醫界怪象:穿白大褂“農民工”
 
網文
 
2009-11-30
 
【人民報消息】到這家醫院快半年了,這個平均年齡只有32歲的年輕科室既往的平靜、祥和終於被打破了,3名07-08年畢業的碩士研究生憤怒聲討科室主任、醫教部後,含著辛酸、委曲的淚水走了,消失在污濁的北風中。

醫生這個稱呼無論如何也沒法跟“農民工”、“流浪漢”聯繫起來,但是,在醫療界的現實中,一支由年輕醫生組成的“農民工”正不斷發展、龐大。

醫界“民工”知多少?

到這時我才明白,平日裏甜甜地叫著“老師”,文靜敬業的小伙子和姑娘們是手握臨床醫學碩士學位、醫師資質證書,卻未在任何醫療機構註冊,除微薄薪水外無任何保障的,與農民工毫無二致的“醫生”:實在不敢想像,一家醫學院附屬醫院,一家國家級三級甲等醫院竟敢如此違反《勞動法》和《執業醫師法》!

詫異之余,我詢問了科室其它年輕醫生,結果令我目瞪口呆:15名年輕醫生中,除4名博士和1名“關係特殊”的碩士外,全部與離去的醫生一樣,都是2006-2008年畢業的外科學、腫瘤學碩士,他們都有個共同的特徵:非法行醫!

事實求是地,他們都具有非常好的條件和素質,具備成為一名醫生甚至優秀醫生的所有潛質,都具有國家衛生部頒發的資質證書。但是,他們都未在這家“大型教學醫院”所在地衛生、勞動機構註冊和備案。依照我國《衛生法》、《執業醫師法》,他們都屬於非法行醫,與這家醫院一起構成了違法主體。

據小弟弟、小妹妹們介紹,他們都是醫院以“美好前途”為誘餌招進來時,試用期結束後都以“待編”等名義拖延。等到大限將至(取得醫師資質後,如果兩年內未註冊,將吊銷資質),醫院和科室會“提醒”他們“回老家註冊”或乾脆介紹他們到附近社區醫院“花錢註冊”。但他們的“註冊地”卻不可能為其提供任何保障,他們永遠也不可能獲得晉升。據介紹,附近的一家小醫院就為我院“註冊”了12名碩士和3名博士。如果光看花名冊,這家社區醫院堪稱“國家級”。

超半數醫生“非法行醫”絕非我科特色。據年輕醫生們介紹,全院650餘名醫生中,有280余名同類人員。而在年輕醫生中,“非法行醫”者超過50%.而這些當代“流浪大軍”中,主力是畢業2年內的碩士研究生和畢業4年內的本科生。

難道僅僅是這家醫院膽大包天嗎?

我詢問了以前工作過的幾家醫院,等到的結論除比例、人員成份有所區別外,大同小異!

這一醫界“新氣象”讓我想起了前不久發生在北大一院的“非法行醫治死教授案”,我們不禁要問:是什麼原因造就了醫界“農民工”,是什麼力量讓大醫院如此賊膽包天?

醫院、民工各“辛酸”

“存在即合理”,依照我國法律和道德,醫院只能如此解釋。但在現實中,受過高等教育,經歷過大風大浪的醫院主管部門和領導們的解釋卻遠非這麼簡單,它們開出的“病因”為:

一、醫院需要年輕醫生;

二、醫院沒有編製,無法為年輕醫生註冊;

三、醫院需要長期考察年輕醫生;

四、年輕醫生需要鍛練;

五、醫院經費緊張。

理由不計其數,但沒一家醫院提到被錄用醫生最基本的待遇和保障,也沒人提到幾乎人人都知道的或聽說過的《勞動法》、《執業醫師法》,也沒人會承認非法行醫。

那麼,“民工”們又如何評價呢?

一、醫院不為年輕醫生註冊可將醫生待遇控制在極低水平;

二、不為醫生註冊就可以不提供“五險一金”;

三、以“註冊”為名控制年輕醫生;

四、不給有資質的碩、博士研究生註冊是醫院和“老板”的需要;

五、趕走一波再騙一波。

我不忍心追問年輕醫生們,也不願意觸及其最深的痛楚。或許,他們內心的憤怒與痛苦遠不止這些。

看到這裏,可能很多人要問: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和省/市屬醫院不光是醫學水平的代表,是依法執業、依法行醫的楷模,也是在各級衛生部門直接領導下,勞動部門密切監督下的,它們知不知道正在成為各大醫院主力的“流浪大軍”、“醫界民工”呢?

某市衛生局、勞動與社會保障局的朋友們的解釋未必具有代表性:

一、大醫院的領導都在衛生廳局有職務,通常是握有實權的副職;

二、軍隊和武警部隊醫院主要由軍區/武警部隊衛生部和總後衛生部負責,他們管不了,也不敢管;

三、1999年以來不具備招生資格的地方和軍隊/武警醫學院校違規招收的數目驚人的“本科生”和“研究生”,這一“歷史遺留問題”目前還說不清;

四、目前的公立醫院仍是“自謀生路”,政府沒給醫院錢,憑什麼去管人家?

看到醫院日新月異的面貌,撥地而起的幢幢高樓,周會、月會上永恒不變的“經濟主題”和“2009年突破XX億”的目標,我在想,這裏面又包含了多少醫界“流浪漢”的辛酸與血淚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