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點見閻王的徐光春 家中被竊遭算計 (多圖)
 
蕭良量
 
2009-11-19
 

徐光春走哪兒臭哪兒!
【人民報消息】「打人不打臉」,人之間有些恩恩怨怨,往往趁過年喜慶日子去主動探望探望,一般情況下就化解了,但中共河南省委書記徐光春打破了這個規律。

用黨員繳納的黨費當自己的外快

2006年農曆新年,徐光春拜年、送喜歌都一路撞釘子,徐光春拜訪河南省退休勞模和離休高幹,均遭到「婉拒」,這個說要出門不在家,那個說自己正犯腳氣鬧心。二七車輛廠退休勞模在得知徐光春前來拜訪時,乾脆特意在門上張貼告示:「謝絕徐光春光臨寒舍!」而且,離休高官乾脆連省委舉辦的茶話會都拒絕參加。

官方2005年民調結果顯示,「滿意度最差」的冠軍是河南省委,只有百分之八!這還是攙了水的民調結果。在中國有個奇怪的現象,就是民意分黨內黨外,黨外的從來不公布,而黨內民意獲得90%以下的,就是黨外民意的10%甚至是零。河南省委書記徐光春「黨內民意」支持率僅為18%,這在黨外民意就是坐監獄的料了。

中國共產黨還有一個與正常人類組織相佐的奇怪現象,那就是誰的支持率越低、誰越臭,誰越是「好同志」,誰的官位坐的越牢。河南省委書記徐光春就是這樣的一個「好同志」。侵吞民脂民膏還不算,還動用黨員繳納的黨費當獎金髮給副省級以上幹部,實際上,是發給他自己,別人不過是跟著得實惠。一般每季度他都有三至五萬元的外快入腰包,徐光春的理由是:「靈活應用黨費,為國家解決實際難處」。

徐光春和劉淇遭遇相同──被竊和暗殺


江澤民的親信劉淇。
徐光春和北京市委書記劉淇的遭遇相同,都是既遭暗殺,又遭盜竊。

2005年10月2日,國殤日的第二天,一件蹊蹺的盜竊案發生在劉淇位於北京地安門的住宅,在大白天遭到「小偷」光顧,竊去「私人財物」和公文十多卷。公安到現場偵查後,指出是內賊幹的。否則大過節的,誰能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家裏沒人呢?能在過節時,把他全家都調出去的絕不是一般人,顯然這是一個周密的計劃。對方撬開二個保險櫃,把證據拿到手,劉淇想賴也賴不掉。

一年後,2006年11月11日,中央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劉淇的車隊,去郊區延慶一帶,當晚返回市區途中,在八達嶺蓮花灘公路上,遭準確冷槍掃射。劉淇的車留下九個彈孔,警衛右肩被子彈擊傷。連劉淇都承認暗殺是內部人幹的。

河南省委書記徐光春遇到的橫禍簡直就是劉淇的翻版。

2006年2月份,徐光春到該省長葛市考察。一行由六輛車組成的車隊,在公路行駛途經新鄭地區時,突遭迎面駛來的吉普車相撞,造成三輛車翻身。據調查是自殺性車禍,是衝著他的命來的。

今年,徐光春也和劉淇當年一樣,在河南鄭州的省委招待所院子的住所被盜。省委書記家被竊,這讓河南公安高層大為緊張,限令破案。平時公安的破案率基本都是抓個軟棉花捏的,搞個逼供冤案就完事。「這回造假可不行,偷的是徐光春的家,他家裡的擺設、東西放在什麼地方、具體丟了什麼,他都知道」。找冤大頭冒充竊賊無論如何也對不上號。

由於沒有破案,徐光春又不肯提供丟失物品的具體明細表,所以損失情況至今不明,但徐光春一口咬定「是內部人幹的」,說是有人要往死裏整他。這個盜竊案使徐光春暴跳如雷,把公安分局,以及派出所多名官員,調職處分。

徐光春懸了

徐光春不折不扣是江澤民的親信,在江執政期間,被指定當「國家廣電總局局長」,江說,「對徐光春一百個放心」。

徐光春出身記者,1989年六四後一路飛升為《光明日報》副總編、總編輯,至中宣部副部長、國家廣電總局局長。2004年被胡錦濤貶到河南省,出任省委書記後,徐光春下令河南全省廳級官員集中學習出版不久的《江澤民文選》,專門從北京請江系學者到鄭州為官員講解;前不久又專門請江為在河南安陽建設的「中國文字博物館」題寫牌匾等。

現年65歲的徐光春已到中共官場規定的卸職年齡,在他已經不會成為別人仕途的威脅時,發生了住所被盜事件,很顯然,有人打算不讓他踏踏實實的回京安享晚年。△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