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界怪象:穿白大褂“农民工”
 
网文
 
2009-11-30
 
【人民报消息】到这家医院快半年了,这个平均年龄只有32岁的年轻科室既往的平静、祥和终于被打破了,3名07-08年毕业的硕士研究生愤怒声讨科室主任、医教部后,含着辛酸、委曲的泪水走了,消失在污浊的北风中。

医生这个称呼无论如何也没法跟“农民工”、“流浪汉”联系起来,但是,在医疗界的现实中,一支由年轻医生组成的“农民工”正不断发展、庞大。

医界“民工”知多少?

到这时我才明白,平日里甜甜地叫着“老师”,文静敬业的小伙子和姑娘们是手握临床医学硕士学位、医师资质证书,却未在任何医疗机构注册,除微薄薪水外无任何保障的,与农民工毫无二致的“医生”:实在不敢想像,一家医学院附属医院,一家国家级三级甲等医院竟敢如此违反《劳动法》和《执业医师法》!

诧异之余,我询问了科室其它年轻医生,结果令我目瞪口呆:15名年轻医生中,除4名博士和1名“关系特殊”的硕士外,全部与离去的医生一样,都是2006-2008年毕业的外科学、肿瘤学硕士,他们都有个共同的特征:非法行医!

事实求是地,他们都具有非常好的条件和素质,具备成为一名医生甚至优秀医生的所有潜质,都具有国家卫生部颁发的资质证书。但是,他们都未在这家“大型教学医院”所在地卫生、劳动机构注册和备案。依照我国《卫生法》、《执业医师法》,他们都属于非法行医,与这家医院一起构成了违法主体。

据小弟弟、小妹妹们介绍,他们都是医院以“美好前途”为诱饵招进来时,试用期结束后都以“待编”等名义拖延。等到大限将至(取得医师资质后,如果两年内未注册,将吊销资质),医院和科室会“提醒”他们“回老家注册”或干脆介绍他们到附近社区医院“花钱注册”。但他们的“注册地”却不可能为其提供任何保障,他们永远也不可能获得晋升。据介绍,附近的一家小医院就为我院“注册”了12名硕士和3名博士。如果光看花名册,这家社区医院堪称“国家级”。

超半数医生“非法行医”绝非我科特色。据年轻医生们介绍,全院650余名医生中,有280余名同类人员。而在年轻医生中,“非法行医”者超过50%.而这些当代“流浪大军”中,主力是毕业2年内的硕士研究生和毕业4年内的本科生。

难道仅仅是这家医院胆大包天吗?

我询问了以前工作过的几家医院,等到的结论除比例、人员成份有所区别外,大同小异!

这一医界“新气象”让我想起了前不久发生在北大一院的“非法行医治死教授案”,我们不禁要问:是什么原因造就了医界“农民工”,是什么力量让大医院如此贼胆包天?

医院、民工各“辛酸”

“存在即合理”,依照我国法律和道德,医院只能如此解释。但在现实中,受过高等教育,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医院主管部门和领导们的解释却远非这么简单,它们开出的“病因”为:

一、医院需要年轻医生;

二、医院没有编制,无法为年轻医生注册;

三、医院需要长期考察年轻医生;

四、年轻医生需要锻练;

五、医院经费紧张。

理由不计其数,但没一家医院提到被录用医生最基本的待遇和保障,也没人提到几乎人人都知道的或听说过的《劳动法》、《执业医师法》,也没人会承认非法行医。

那么,“民工”们又如何评价呢?

一、医院不为年轻医生注册可将医生待遇控制在极低水平;

二、不为医生注册就可以不提供“五险一金”;

三、以“注册”为名控制年轻医生;

四、不给有资质的硕、博士研究生注册是医院和“老板”的需要;

五、赶走一波再骗一波。

我不忍心追问年轻医生们,也不愿意触及其最深的痛楚。或许,他们内心的愤怒与痛苦远不止这些。

看到这里,可能很多人要问: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和省/市属医院不光是医学水平的代表,是依法执业、依法行医的楷模,也是在各级卫生部门直接领导下,劳动部门密切监督下的,它们知不知道正在成为各大医院主力的“流浪大军”、“医界民工”呢?

某市卫生局、劳动与社会保障局的朋友们的解释未必具有代表性:

一、大医院的领导都在卫生厅局有职务,通常是握有实权的副职;

二、军队和武警部队医院主要由军区/武警部队卫生部和总后卫生部负责,他们管不了,也不敢管;

三、1999年以来不具备招生资格的地方和军队/武警医学院校违规招收的数目惊人的“本科生”和“研究生”,这一“历史遗留问题”目前还说不清;

四、目前的公立医院仍是“自谋生路”,政府没给医院钱,凭什么去管人家?

看到医院日新月异的面貌,拨地而起的幢幢高楼,周会、月会上永恒不变的“经济主题”和“2009年突破XX亿”的目标,我在想,这里面又包含了多少医界“流浪汉”的辛酸与血泪呢?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