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讓羅京的最後時刻給攪亂套了(多圖)
 
鮑光
 
2009-6-10
 



羅京最後的痛苦真象開始被泄出!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6月8日刊登了一個驚人的消息《羅京遺體告別十一日舉行 生前靠麻藥漱口吃飯》。驚人並不在題目的前半句,而是後半句。

報導說:今年2月7日,羅京轉入307醫院接受造血幹細胞移植手術,在這裏他度過了生命中最後的4個月。主治醫生透露羅京當時口腔潰瘍都比別人重,吃飯喝水說話都一直疼得很厲害。醫院移植科護士邢桂芝還清晰地記得羅京強忍疼痛堅持服藥的情景:「喝一口水,疼的表情都是把眉毛糾結在一起,我們就給他配了麻藥,漱完口之後再吃藥、吃飯。每頓藥他都沒有落下,其他的病人都沒辦法這樣堅持。」

是什麼力量支撐羅京做到這一點?是生的欲望。他實在不想在48歲撇下老婆孩子走了,最重要的是他想活下去。

但是,為什麼中共的新聞聯播首席男播音員羅京的「口腔潰瘍都比別人重」,「吃飯喝水說話都一直疼得很厲害」?為什麼「每頓藥他都沒有落下,其他的病人都沒辦法這樣堅持」,而他還是沒有逃過死神的魔掌?這個中共的新聞聯播到底能不能聽,聽了能起到什麼作用,羅京的病症已經告訴了大家。

報導說:郎永淳表示,從留言簿的情況來看,已有4000多人參加公共吊唁。這其中有一部分是老年觀眾,中青年的比例更大一些。

給中共當了二十多年的「國臉」才有4000多人參加有組織的公共吊唁,這個數字實在是讓「偉光正」太掉架兒。其中,為什麼中青年的比例更大一些?因為他們是在中共的無神論的教育下長大的。現在中共急的竟然連《大辭海》都要改頭換腦,這就是為什麼三呆婊江澤民的有夫之婦的姘頭陳至立剛剛接手《大辭海》主編職務

報導說,羅京工作了20多年的地方──播音組的辦公室,非常小,40平方米辦公室要容納30個播音員,即便是播音主持界的大腕也沒有辦公桌,羅京也不例外。

中共沒有錢嗎?江澤民盜竊國庫,一次就轉到海外銀行20多個億美金,為什麼30個殃視播音員擠在40平方米的辦公室裏?國務院前新聞辦主任趙啟正說的很清楚,這些人「不是人,而是工具」。黨的工具都是放在什麼地方?髒兮兮的旮旯,平日裏胡亂擺放,但需要用時,找不到自己順手的那個工具還急的發懵。這就是羅京、李瑞英們的作用。

報導透露,「靈堂裏,名嘴們眼眶紅腫、神情凝重,面對媒體採訪的要求一致禮貌地回絕」。這實在是不正常,既然「郎永淳透露,央視新聞中心播音組和海外新聞部播音組的播音員們基本上都到了現場,還有其他部門的同事也來悼念羅京」,那為什麼中共下令不許接受採訪呢?究竟怕的是什麼?


這圖片會說真話。
新華網的這篇新聞,有兩張圖片,第一張的圖解是「王阿姨哭著走向靈堂。」王阿姨是誰,和羅京是什麼關係?不知道。無論如何,她哭了,這是個事實。她右手扶著一位手持花籃的年輕女性。那位女性似笑非笑,完全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和「王阿姨」形成了鮮明的對照。圖片裝進去那麼多人,但沒有一人是悲哀的,甚至還有幾人對「王阿姨」的悲哀感到詫異、不解。

實際上網民們早就呼籲讓羅京下課,換新面孔上來,為此羅京憂心忡忡,回家多次跟妻子提起。中共是不聽人民的,雖然「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名稱裏有「人民」二字,但實際上這是中共建黨、奪權、建政後下的崽子,與中國人民、中華民族的五千年文明史沒有一絲絲關係。為此,羅京、李瑞英大可不必擔心,不但不用擔心,而且還時時獲獎。

中共的獎勵可不是好拿的,那是與得獎者的壽數成反比的,如果媒體可以把這些人臨死前的痛苦掙扎公開,那誰還會為中共政權賣命呢?

殃視的「CCTV」標記被認為是最狠毒的罵人話,被罵「草泥馬」死不了人,但被人稱為「CCTV」,那小命就懸了,儘管「CCTV」裏面工作的人現在全部被封口,但在內部他們彼此訴說的驚恐是任何外面人所無非想象的。最近,殃視裏工作的人都讓羅京咽氣前的最後時刻攪的心慌意亂,工作中不斷出錯。

中共法制報透露,6月7日,《新聞聯播》以《高考第一天考場內外貼心服務》為題報導了今年高考首日的情況,但在畫面中,一輛公交車前赫然掛著「距2008奧運會開幕還有63天」的橫幅。

雖然,胡錦濤夫婦接見日本客人出現兩個人六條腿,胡錦濤去青島的圖片上出現一個人出現兩次等多種可笑畫面等,但一輛公交車正面明顯掛著2008年5月的廣告橫幅,還要拿出來冒充2009年的現場報導,那就不是一般問題了,不是嚴重瀆職的問題,而是「故意泄露國家機密罪」。

泄露了什麼?泄露了「CCTV」時時、處處、年年月月日日、分分秒秒,都在製造假新聞,假現場報導。

新華網報導說:《新聞聯播》演播室裏,有一張黑皮椅就是羅京的座位。張泉靈拿著一本被翻爛了的詞典說:「羅京的業務能力在中央臺是有口皆碑的,對他來說學習是終身的事情。他的座位底下,永遠會擺著一本漢語詞典,這是第5版,就是這一本,都被翻爛了。」


江在2001年出訪時的凶狠被外媒攝下!
在一篇殃視介紹羅京夫婦恩愛的報導中透露,江澤民當政時期,新聞主持人在播報新聞時,念錯一個字扣人民幣200元,念錯3個字就得下崗去學習。有人曾問羅京是否會笑,他說是話筒讓他不會笑的。

報導說:1996年以前,中央電視臺的《新聞聯播》是錄播,就是當晚7點的節目可以提前錄製好,到時候播出就可以了。從1996年1月1日起,《新聞聯播》由錄播改為直播,稿子提前十分鐘才到播音員手裏,而且越是重要的新聞,稿件來得就越遲,有時甚至到要播音時才拿到稿件,這對播音員的素質是一個嚴峻的考驗。儘管羅京在主播這個位置上已經幹了多年,但他依然感到天天都在走鋼絲。當時,臺裏規定每念錯一個字要扣200元錢,如果累計錯三個字以上,就要去學習班充電,考試過了以後才能重新上崗。

報導說:羅京和其他播音員一樣,播音時每根神經都繃得緊緊的。有一次,一個外行人問他:「你們每次節目播完後,和搭檔收拾資料時都說了些什麼呀?」羅京笑著說:「我們在說:終於又過去了一天!」

一出聲就牽扯到自己的經濟利益和前途,誰見話筒都會緊張的發抖。江澤民就是用經濟懲罰去殘酷奴役著這些千挑萬選出來的「工具」們,也讓這些工具們毫無選擇的、一絲不差的按照自己的意思辦。

殃視的這個報導中透露了羅京48歲痛苦離世的關鍵關鍵的原因:「其實這些還不算什麼,關鍵是《新聞聯播》關注度極高,那是容不得絲毫馬虎的」。

在中共毒害人的主播位子上工作了20多年,羅京越是在業務上精益求精,越是一絲不茍的宣讀中共毒害人民的新聞稿件,最後的惡性癌症越是痛苦無比的折磨他直到咽氣。


殃視報導假新聞:今年高考期間,一輛公交車前
赫然掛著去年的橫幅!
也許,羅京到死都不知道害死他的是中共,是江澤民,但他心裏畢竟明白自己做了危害中國人民的事情,所以他不肯讓同事去看望他,唯恐自己的慘狀被泄露出去。

現在羅京最後時刻的可怕真象正在陸續流出。想活的、想享受天倫之樂的,不想讓自己的雙親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應該知道怎麼辦。

在媒體工作的人應該把製造假新聞的真象時不時透露出來一些,比如,今年高考期間,一輛公交車前赫然掛著「距2008奧運會開幕還有63天」的橫幅,類似這樣的新聞多出來一些,讓被蒙蔽的、失去知情權的骨肉同胞們多一些人清醒起來,遠離欺騙他們的中共。這樣,你們就將功贖罪。△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