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瘟疫降臨!2007年已有黃牌警告(多圖)
 
李曉
 
2009-12-2
 

SARS過去了,摘下口罩,臉上
心裏都無法忘記。
【人民報消息】大瘟疫已經降臨,由於中共的隱瞞、封鎖和掩蓋,人們還不知道這次大瘟疫就是甲流感,雖然它已經相當猖獗了,但專家憂心的說:這僅僅是開始。

當SARS平息後,有的人口罩摘下來,臉上留下一個完整的口罩痕跡。2009年的人們似乎早已忘記了2003年的驚恐。

還記的2007年那件令人不可置信的新聞嗎?鞍山郊區一農戶家,當準備宰殺養的一口豬時,豬居然開口說話:「今年(豬年)我貴,明年米貴,後年房子無人睡」。這家人驚到目瞪口呆,於是告訴鄉親們,大家都來觀看,希望親耳聽豬講人話。但這頭豬再也不出聲,直到變成豬肉被賣掉。

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史書中,類似的記載並不鮮見,並不是這頭豬有什麼神奇本領,而是宇宙中更高級的生命借著豬的嘴來警告人。「後年房子無人睡」指的是2009年大瘟疫開始降臨。

現在已經是2009年的最後一個月,通過豬嘴的警告都已經兌現。醫生說,現在感冒發燒的百分之百是甲流感,但政府為了穩定人心,不許各醫院上報。


注射疫苗不是好玩兒的!
目前,據官媒水分通報,截至11月29日,全國累計完成疫苗接種2625萬人,報4例注射後死亡,疫苗陷深度危機。就是這4例,政府也不承擔責任,衛生應急辦公室主任梁萬年12月1日嚴正指出,「目前全國共報告4例接種甲型H1N1流感疫苗後的死亡病例。經調查和屍檢,3例已證實與疫苗接種無關,另1例的死因尚未有最終調查結果」。

遼寧省營口市疾控中心一名男性官員說:有的打了疫苗後,反作用很大,像得了一場病,一時半會兒好不了,還不如不打。

一位大連網友說:「安全的還能死人啊?傻吧?還想多活幾年呢。知道中國啥最多麼?假冒偽劣最多,誰放心那個流感疫苗啊,鬼才信!」「哼,就4個?那只是媒體想讓你看到的罷了,誰又知道背後有多少個!」一位四平市的人,發了疫苗沒捨得打,孝敬老媽了,結果注射7天后媽就死了,這人自認倒霉,也沒上報。還有一位更絕,要求先給發明疫苗的專家們打針,7天之後還活著,他才肯打。

一位天津的中年職員說:「甲流疫苗打完反倒死了?那個東西沒準的,誰信它誰就打吧,我認為是拿老百姓當實驗品了,我決定不接種。」「誰該得甲流就得上了,不該死的也死不了,不在於打不打疫苗本身。」

這話讓人想起古羅馬帝國連續發生了四次可怕的瘟疫,教會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親身經歷了四次瘟疫。伊瓦格瑞爾斯記載到:「在有些人身上,它是從頭部開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腫脹,繼而是咽喉不適,再然後,這些人就永遠的從人群當中消失了。有些人的內臟流了出來。有些人身患腹股溝腺炎,膿水四溢,並且由此引發了高燒。這些人會在兩三天內死去。」在第一次瘟疫中,古羅馬帝國的人口減少了三分之一,在首都君士坦丁堡有一半以上的居民死亡。而第四次大瘟疫後,古羅馬帝國走向滅亡。


疫苗不解決根本問題。
伊瓦格瑞爾斯還寫道:「每個人感染疾病的途徑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間,並且還不僅僅與被感染者,而且還與死者有所接觸,但他們完全不被感染。還有人因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親人而主動擁抱死亡,並且為了達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緊緊靠在一起,但是,彷彿疾病不願意讓他們心想事成似的,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如故」。

很多人發現,在平常的日子裏,都一樣吃飯、喝水、睡覺,但到了災難來臨之時,那可是生死之分。這不是多給佛上幾柱香、多磕幾個頭、多捐點贓款,就可以得到免死牌的,福或災都是自己平日一點一滴積攢下來的。△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