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組轟動世界的系列圖片給中國人的啟示(多圖)
 
田恬
 
2009-11-28
 
【人民報消息】在非法政權統治下的中國,穿著一身黑皮的是誰?是公安。他們被老百姓叫做共產黨腳下的凶殘「黑狗」。

近日,美國網絡服務類網站Weebly上的一組「松鼠媽媽大戰惡狗」的圖片成為世界各國網友的熱門點擊。原因正如英國《每日郵報》報導所說,可愛頑皮的松鼠和身強體壯的惡狗,根本就不是一個重量級的。但一隻黑狗卻被松鼠倒戈一擊,失了勝算。

在經過了一場殊死的「肉搏」之後,母愛戰勝了凶狠的黑狗,勇敢的松鼠媽媽不但沒有成為惡狗的「盤中餐」,而且從狗嘴裏救下了它的孩子,勝利返回。讀者為松鼠媽媽因母愛生出的無畏而感動、而振奮,從弱小最後戰勝強敵的圖片故事中受到極大的啟示。

這個故事對當今世界很有教育意義。能夠讓咱中國人看到,就更不是隨隨便便的了,更有現實意義。

這組系列圖片共有四張,我把第四張中戰敗的黑狗腦袋切下來放大,做成第五張,為的是讓失去美味的黑狗的真實表情看的更清楚。

母性的偉大就在於忘我


小松鼠在黑狗的爪下無力掙扎,狂怒的松鼠媽媽蓄勢待發,正欲從樹上跳下。

第一張圖片中,一隻不幸小松鼠已經被一隻黑狗抓住,在狗爪下無力掙扎、哀號,凶狠的黑狗全神貫注的看著自己的「盤中餐」,卻沒有發現災禍即將從天而降──怒不可遏的松鼠媽媽正準備從最靠近黑狗的一棵大樹上跳下,與之「拼命」。

憑心講,這不是禍從天降,而是黑狗自找苦吃,媽媽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孩子被黑狗撕扯後吃掉嗎?絕對不能。母性的偉大就在於此,所以松鼠媽媽完全忘記了自己會身處危險之中,而直接撲在黑狗的頭上,對準備吃掉她孩子的惡狗發起出其不意的忘我猛攻。

現在的中共政府最怕的就是老百姓群體起來「忘我」「猛攻」。哪個中層下層當官的要是惹的網民們怒不可遏,那中共就嚇的要死,怕引火燒身,最新使用的招術就是趕快把這些貪官污吏暫時解職,平息民怨,以求自保。

既開戰就一鼓作氣直至勝利


松鼠媽媽「空降」到黑狗的頭上,展開攻擊,又是抓又是咬。

第二張圖片中,渾身冒著怒火的松鼠媽媽「空降」到黑狗頭上,她降落的地點,說實話,很危險,就在狗嘴的旁邊。但松鼠媽媽完全不去觀察地形,「空降」到哪裏,就在那裏抓住狗毛狗皮一頓亂扯亂咬,完全不理會自己是否弱小、對方是否強大,她抱著既來之就要勝之的勇氣,一鼓作氣、不休不眠的「死磕」,而且爪子亂抓亂撓,一隻爪子幾乎抓到狗眼眼眶裏。這條黑狗可沒遇到過這種「天災」,真懵瞪了,不但眼睛離開了松鼠寶寶,爪子也不知不覺的松開了。

這也許是一個啟示:在中共統治區內,與凶殘沒人性的黑狗們作戰,不但要講究戰略戰術,研究如何在現階段巧妙用力、以弱制暴,而且要有恒心,要做就做到底,決不半途而廢、不了了之。

黑狗只有招架的份兒


黑狗只顧招架松鼠媽媽的“肉搏”,小松鼠趁機逃走。

松鼠為什麼叫松鼠,是因為它們生活在松樹上,喜歡吃外殼堅硬的松子,爪子非常鋒利,可以嵌入樹幹,豎著趴在樹幹上。可想而知,當柔軟的狗皮被松鼠媽媽的憤怒牙齒拼死咬著、鋒利的爪子狠力抓扯時,會出現什麼慘狀。

第三張圖片上,凶狠的黑狗顯然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搞暈菜了,它站了起來,狗尾巴豎的高高的,準備戰鬥。但它疼的咧著大嘴,卻眼神恍惚,明顯找不到對手,因為松鼠媽媽已經轉移到更安全和更有利的位置去了。松鼠寶寶此時有充分的時間從容逃脫。

此時黑狗的「龐然大物」等等唬人優勢在靈巧作戰的松鼠面前,不但派不上用場,反而成了無法使力的最大障礙。

智勇雙全的松鼠媽媽大獲全勝


松鼠媽媽大獲全勝,帶著寶貝回到樹上。

第四張圖片中,不顧個人安危的松鼠媽媽見寶貝安全回到樹上,立即放棄戰鬥、迅速離開,與寶寶團聚。這時緩過勁兒來的黑狗望著高高的樹上,才發現剛才讓自己毫無招架之力的竟然是一隻小小的松鼠。它的沮喪和震驚可想而知。

系列圖片對中國人的啟示


戰敗的黑狗落魄的站在樹下,仰望樹上的“盤中餐”,凶殘的眼神中充滿無奈與貪婪。

第五張圖片是黑狗的面部和眼神特寫圖。嚴格的說,失去「盤中餐」的惡狗根本談不上「戰敗」,實際上它連招架之力都沒有,只處在被動挨打、挨咬,和竭力解脫自身困境的地位。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當疼痛過去時,黑狗仰望著樹上的「盤中餐」,無奈的眼神中絲毫沒有減弱凶殘與貪婪。

這個系列圖片之所以拿出來推薦,是因為它對不甘被中共奴役欺壓的中國人具有啟發性。

圖片說明,無論中共在奄奄一息的困境時表現的如何軟弱和可憐,但它一旦喘過氣來,決不會改變其殘暴的本性。所以,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對中共有半點惻隱之心和企盼之意。△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