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髮脫落兩腮下陷 江再拾西班牙文
 
姜平
 
2009-11-30
 
【人民報消息】王冶坪最近對老姐妹哭訴:我們家那個不知道自己能吃幾碗乾飯的,最近瘋了,過了83歲,往84歲奔的人,說要把西班牙文重新拾起來。拾起來有什麼用,還不是該判,判、該關,關。說是判刑20年,和死刑有什麼兩樣,他還能活過一百歲去?

2001年4月份,手持黨政軍三大權的江以「國家主席」身份出訪拉美6國前,讓西班牙文專家給自己辦了個速成班,除了簡單語法外,主要是練口語發音,讓專家反覆糾正自己將要發言的稿件讀音。這樣三個月下來,那篇稿子讀的不錯了,不象在俄國用俄語發言一個半小時無人聽的懂,讓聽眾大叫:上帝啊,饒了我吧!

2001年4月6日,江戲子向設於智利首都聖地牙哥的聯合國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經濟委員會發表了長達一個半小時的西班牙語演說,準確的說,是念翻譯們翻譯好的、專家用了三個月時間幫助糾正發音的那個稿件。其實,聲帶、喉管、舌頭俱全的人都能做的到。

老姐妹不解:萬一老江得去西班牙……不會沒有中文翻譯吧?

王冶坪說,江不相信胡錦濤安排的翻譯。他說別看姓胡的現在跟沒事人兒似的,那嘴一定樂歪歪了,所以要自己能基本聽懂西班牙文,才放心。

老姐妹問:胡錦濤真會把你們那口子送出去嗎?

王冶坪說:這不好說……,咱國和西班牙不是簽了引渡的什麼約嗎?也可能胡錦濤不把他送出去,就地就整治了。誰能說的準,看著挺文質彬彬的,前兩年還不是和溫家寶一塊偷著調查我們老江,那個溫家寶也不是個好東西……。

最近,冷落了許久的江家,出出入入的人不少,都來關心這件事有沒有回旋的餘地。說是關心江澤民,其實都是為他們自己的未來憂心。而那些當年不積極參與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人,現在沒一人登江家的門,甚至連一個電話也沒有。

江近日生活變的沒有規律,頭髮大把大把的脫落,兩腮下陷,下午時常發低燒。教他西班牙語的教授說:江澤民這樣了,這課可怎麼教啊。△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