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象之下胡溫抖勇試刀(圖)
 
張傑連
 
2007-10-31
 
【人民報消息】太陽系一顆短周期彗星荷瑪10月24日突然爆亮,亮度在24小時爆增了一百萬倍,成為英仙座的一顆肉眼可見的彗星,實乃罕見天象。天文學專家表示,“非常非常的不可思議” ,“它完全是現代空前未有的事件。”

按照中華文化天人合一的傳統,突然間一個看不見的彗星出現“空前未有” 的劇烈變化,一定對應於人間要有大事的發生。且彗星由極暗成爆亮,也有沉冤昭雪的寫意。

俗話說,天象之下人在動。

果然,十七大前後, “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 的敏感話題就被普遍關注,議論紛紛之時,不曾想竟落下兩枚巨彈,炸驚四野。法輪功議題由暗轉明,急劇升溫。

汪兆鈞上書 胡溫測試民意

當頭的第一炸,是安徽省政協常委汪兆鈞日前發表近4萬字的致中共政權領導人胡錦濤、溫家寶的公開信,信中呼籲兩位領導人,當今中國最迫切的是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並實行政治改革。

在公開信發表後,汪兆鈞收到了來自國內外的普遍支持,其中不乏中共高層官員。

國內外反應的熱烈程度亦出乎尋常,以汪先生之言表之,“我說得是全國老百姓想說的話” 。

從胡溫的角度來看,汪兆鈞不僅給他們出了一套大試題,也給他們做出一個生動的模擬解答。從整個社會的強烈反響來看,這是一次全面的高調民意的測試。

真要動手解決法輪功問題對胡溫來說是一筆巨大的政治投資,評估其政治風險當是自然。而汪兆鈞發表公開信的社會後效應的擴展給胡溫帶來的震撼,可能比公開信本身還要感受強烈。

中共的問題盤根錯結,尤其是鎮壓法輪功後帶來國家災難性的後果。當初老江把整個國力布局調校成構架在消滅法輪功的推演沙盤之上,這就使得鎮壓法輪功逐漸關聯當今中國社會問題的方方面面,可謂一解百解,一結百結。

而這些來自體制內、民間、軍隊等等對公開信的巨大民意認同與共識,向胡溫示出了一筆巨大的政治財富。胡溫若失去駕馭其中的機會,那麼必然就要調過來去承受它的反壓。有人說,汪兆鈞公開信帶出的新一輪集中的民意表達,對急需勇氣下決心幹些正事的胡溫來說,是落水之人被最後的一托而就。

汪兆鈞喻之為:“給胡溫一個契機,結束中華民族的痛苦。”

訴周永康法院立案 胡以“民生”試刀

這想不到的第二炸,是上海訪民控告周永康的訴狀於九月下旬在北京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正式立案。有分析認為,這是力打“民生”牌的胡溫很可能要拿江系血債元兇之一的周永康來試刀,劇情超級驚險。

據大紀元報導,提出訴訟的是上海訪民童國菁,05年底在北京上訪期間,被上海駐京辦人員暴打,後來向北京市公安局投訴,但對方不受理。童國菁不服,層層上告,最後告到北京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法院經過一年的拖延,終於在今年9月20日受理他的行政訴訟,狀告當時任中共公安部部長的周永康行政不作為。

十七大召開次日,10月16日,中共公安部並向童國菁正式寄出行政答辯狀,上寫答辯人是公安部,法定代表人是公安部部長周永康,並加蓋了公安部行政訴訟專用章。童國菁目前邀請了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作法定代理人,準備前往北京參加出庭。

法庭拖了一年的犯上案突然立案,於十七大召開敏感期,北京公安部寄送正式行政答辯狀。這簡直就是周家的兩個家奴聯手公然造反,把周綁架塞陰溝。要是沒有幕後操盤手,誰敢動周這個十七大的新貴。

周永康在十七大升任政法委書記,是老江為維系鎮壓法輪功而特別交易得來的重要籌碼。外界也稱其是老江躲避清算的最後一道防線。可是現在周忽然成為正式的被告,無論案件能不能真的走下去,至少就目前看,周永康被人合理合法的公開“惡搞”,至少表明胡溫對江托周所為之事的輕慢態度。此舉對專司鎮壓的610部門中的廣大差役人等來說足可以看出點苗頭,周頭怎麼這麼快就剩了個空架子,軍心豈能不渙散。

江澤民的日子也會越來越艱難了。擔心周永康不成事,害怕周正毅案兜江家老底,還顧忌新任市委書記太子黨俞正聲整肅上海幫沒輕沒重。當然,最怕的就是哪天,電視畫面出現 “逮捕江澤民” 的大新聞。

不管胡溫這場戲到底是假戲真唱,還是真戲假演,還是正行,還是反串,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各位晚上有空,去看看肉眼可及的那顆還在不斷增亮的彗星,那叫天象。

據說歷史上1892年該星也增亮了一把(比現在弱許多),次年1893年老毛於韶山出世,從此中華埋下紅禍大劫的種子。這百年一圈後再度陡亮,莫非真是老天要給毛共產業亮一盞亡燈。


********************************************************

購票從速!新唐人“聖誕奇觀”晚會盡顯東方神韻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