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象之下胡温抖勇试刀(图)
 
张杰连
 
2007-10-31
 
【人民报消息】太阳系一颗短周期彗星荷玛10月24日突然爆亮,亮度在24小时爆增了一百万倍,成为英仙座的一颗肉眼可见的彗星,实乃罕见天象。天文学专家表示,“非常非常的不可思议” ,“它完全是现代空前未有的事件。”

按照中华文化天人合一的传统,突然间一个看不见的慧星出现“空前未有” 的剧烈变化,一定对应于人间要有大事的发生。且慧星由极暗成爆亮,也有沉冤昭雪的写意。

俗话说,天象之下人在动。

果然,十七大前后, “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 的敏感话题就被普遍关注,议论纷纷之时,不曾想竟落下两枚巨弹,炸惊四野。法轮功议题由暗转明,急剧升温。

汪兆钧上书 胡温测试民意

当头的第一炸,是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日前发表近4万字的致中共政权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信中呼吁两位领导人,当今中国最迫切的是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并实行政治改革。

在公开信发表后,汪兆钧收到了来自国内外的普遍支持,其中不乏中共高层官员。

国内外反应的热烈程度亦出乎寻常,以汪先生之言表之,“我说得是全国老百姓想说的话” 。

从胡温的角度来看,汪兆钧不仅给他们出了一套大试题,也给他们做出一个生动的模拟解答。从整个社会的强烈反响来看,这是一次全面的高调民意的测试。

真要动手解决法轮功问题对胡温来说是一笔巨大的政治投资,评估其政治风险当是自然。而汪兆钧发表公开信的社会后效应的扩展给胡温带来的震撼,可能比公开信本身还要感受强烈。

中共的问题盘根错结,尤其是镇压法轮功后带来国家灾难性的后果。当初老江把整个国力布局调校成构架在消灭法轮功的推演沙盘之上,这就使得镇压法轮功逐渐关联当今中国社会问题的方方面面,可谓一解百解,一结百结。

而这些来自体制内、民间、军队等等对公开信的巨大民意认同与共识,向胡温示出了一笔巨大的政治财富。胡温若失去驾驭其中的机会,那么必然就要调过来去承受它的反压。有人说,汪兆钧公开信带出的新一轮集中的民意表达,对急需勇气下决心干些正事的胡温来说,是落水之人被最后的一托而就。

汪兆钧喻之为:“给胡温一个契机,结束中华民族的痛苦。”

诉周永康法院立案 胡以“民生”试刀

这想不到的第二炸,是上海访民控告周永康的诉状于九月下旬在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立案。有分析认为,这是力打“民生”牌的胡温很可能要拿江系血债元凶之一的周永康来试刀,剧情超级惊险。

据大纪元报导,提出诉讼的是上海访民童国菁,05年底在北京上访期间,被上海驻京办人员暴打,后来向北京市公安局投诉,但对方不受理。童国菁不服,层层上告,最后告到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法院经过一年的拖延,终于在今年9月20日受理他的行政诉讼,状告当时任中共公安部部长的周永康行政不作为。

十七大召开次日,10月16日,中共公安部并向童国菁正式寄出行政答辩状,上写答辩人是公安部,法定代表人是公安部部长周永康,并加盖了公安部行政诉讼专用章。童国菁目前邀请了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作法定代理人,准备前往北京参加出庭。

法庭拖了一年的犯上案突然立案,于十七大召开敏感期,北京公安部寄送正式行政答辩状。这简直就是周家的两个家奴联手公然造反,把周绑架塞阴沟。要是没有幕后操盘手,谁敢动周这个十七大的新贵。

周永康在十七大升任政法委书记,是老江为维系镇压法轮功而特别交易得来的重要筹码。外界也称其是老江躲避清算的最后一道防线。可是现在周忽然成为正式的被告,无论案件能不能真的走下去,至少就目前看,周永康被人合理合法的公开“恶搞”,至少表明胡温对江托周所为之事的轻慢态度。此举对专司镇压的610部门中的广大差役人等来说足可以看出点苗头,周头怎么这么快就剩了个空架子,军心岂能不涣散。

江泽民的日子也会越来越艰难了。担心周永康不成事,害怕周正毅案兜江家老底,还顾忌新任市委书记太子党俞正声整肃上海帮没轻没重。当然,最怕的就是哪天,电视画面出现 “逮捕江泽民” 的大新闻。

不管胡温这场戏到底是假戏真唱,还是真戏假演,还是正行,还是反串,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各位晚上有空,去看看肉眼可及的那颗还在不断增亮的慧星,那叫天象。

据说历史上1892年该星也增亮了一把(比现在弱许多),次年1893年老毛于韶山出世,从此中华埋下红祸大劫的种子。这百年一圈后再度陡亮,莫非真是老天要给毛共产业亮一盏亡灯。


********************************************************

购票从速!新唐人“圣诞奇观”晚会尽显东方神韵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