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金寶緩死!胡錦濤溫火燉江父子(多圖)
 
喬劁
 
2007-10-25
 
【人民報消息】江綿恒當年與臺塑主席王永慶之子王文洋合作,在上海成立的宏力微電子公司,當時除了現已入獄的前建行行長王雪冰,第一個出手批出數十億元銀行貸款外,第二位爭要借錢給江綿恒的,正是劉金寶打骰的中銀上海,亦批出十多億元貸款,令宏力的晶圓廠順利興建。江澤民發現了聽他使喚的腰間拴著國庫鑰匙的人。

江綿恒與劉金寶、周正毅的哥兒們史


江澤民已經不是保護傘了!
其實都是劉金寶自作死,那時他非要周正毅同居女友兼上海商貿主席毛玉萍幫助引薦江綿恒,躋身「上海幫」行列,而且間接進入「江」陣營。這一來,劉金寶由上海分行扶搖直上,更做到中銀香港總裁,他以為抱住了粗腿,可以為所欲為,殊不知還有被判死緩的一天,而且出庭受審時為了怕被挺而走險的暗殺,五個全副武裝的貼身武警把他團團圍住,一步一挪的走向法庭,直到再押回嚴密警衛的牢房。

江綿恒和這位前香港中銀總裁、中行上海分行行長劉金寶關係實在太密切,劉金寶參與的事件件抖漏出去都能要了江氏父子的命。所以江太想讓他早點死。

不要說其他的證人,只要胡錦濤留著劉金寶這個活口,就是讓江氏父子在溫水鍋裏逐步加溫。所以,儘管胡錦濤在十七大與江澤民同進同出,並笑容可掬,但是老江見了他可笑不起來。


劉金寶。
2003年5月23日,香港中銀總裁劉金寶突然被叫到北京,原本26日回到香港,但是人沒有回來,卻傳出他離任的消息。28日,從北京專程來香港的中銀董事長蕭鋼主持記者會,宣布劉金寶的調動消息,人人心裏嘀咕他出事了。

5月26日晚,得到消息的江綿恒急忙與周正毅在上海一家歌廳會晤,江綿恒告訴周正毅,劉金寶出事了,面授周正毅如何解套兒、如何對付中紀委的調查。

其實周正毅已經被暗中監控了,他的手機已被監聽。當江綿恒與周正毅打電話確定在哪裏會晤時,有關人員趕快在那裏安裝了監聽器,把兩人的談話全被錄了下來。當晚江綿恒離開歌廳後,上海市靜安區公安分局立即拘捕周正毅,帶走「協助調查」,並把錄音帶送交中共高層。

5月27日晚,空手套白狼的、有「上海首富」之稱的農凱集團主席周正毅被中紀委和安全部送到北京配合調查。 後來入獄3年。

2003年6月1日,香港廉署人員突然拘捕周正毅的妻子毛玉萍;還大舉搜查周正毅在港的寓所及辦公室。

2005年周正毅出獄,現在又二次入獄,這次可是真的入獄,他也交代出來很多與江綿恒有關的事情,其中包括當年的歌廳密謀。

劉金寶是識實務的


陳良宇沒想到江把他扔出去!
2007年,上海幫看到陳良宇仕途不可能峰回路轉,於是上海政法委書記、前公安局局長、江的姨外甥吳志明,申請到英國探親,已被拒。前上海市委常委、上海警備區政委戴長友,申請到東南亞旅遊,已被拒。前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範德官申請到澳洲被拒。

那個一直讓江氏父子緩死的劉金寶聽專案組說,陳良宇被開除公職,黃菊老婆和江親屬不許出國的消息後,就又有新動靜。9月他向中紀委、檢察院作出了新的交待和舉報,要求立功折罪。劉金寶還是識實務的。

劉金寶的最新交待


桃色「社保基金」!
爭鳴雜誌10月刊透露,劉金寶交待:在一年零二個月的時間,通過中行上海分行,以正常資金運作方式,分九次把社保基金十四點六億元,兌成外匯到香港炒股、炒期指,在二年半內賺了四點八二億元。把賺得的錢作了「二大二小」的攤分。「二大」中的一大,是把二點一億元調匯上海,存入市委、市政府和市人大用十七個匿名開的賬戶內(即「小金庫」),供固定官員享用;另一大,是把一點八八億元留在香港,作為市委、市政府班子及其家屬在港或到外國訪問時的專用款。「二小」之一,是指把餘下的八千多萬中的六千餘萬,在上海、蘇州、無錫,以內部價買了八十多幢別墅,另一小,是把二千萬作為一次性獎勵給香港中銀部分高層和上海的內部官員,涉及二十多人。凡是上海幫分肉分湯時,總少不了江氏父子那最大的一份兒。

劉金寶交待:支付專用款是根據官員的級別和用途,不用簽收的。一般把現金送上門或直接打入賬號或信用卡上。這就是為何哪個銀行最高主管和江氏父子搭上線,小命立即就少了一半的原因。

上海幫揮霍民脂民膏


上海幫群醜圖。
劉金寶交待說,前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其妻子、兄弟,先後有六次在香港、英國倫敦、美國紐約、夏威夷、瑞士日內瓦,共支取八十五萬美元、一百七十五萬港元。

上海市委副書記、市長韓正家屬,先後二次在香港支取七十萬港元。上海市人大主任龔學平,本人在上海支取二次外匯,一次港元一百萬,一次美元五十萬。中紀委已二次責成龔學平講清楚有關支取這二筆錢的用途。龔毫不客氣的把責任擱在監獄裡的陳良宇身上了,他說:五十萬港元是攤分給市人大代表團到歐洲考察作津貼,每人三萬至十萬元不等,其餘是請示過陳良宇,分送給知名人士了。

劉金寶在交待中,還供出了前上海市委的黑幕:在十七名常委中,除了市委書記陳良宇、市長韓正、人大主任龔學平外,涉及此案的還有九名常委。其中就包括前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吳志明。他還交代自己對江綿恒的獅子大開口從來都是有求必應,反正錢也不是自己的,而且自己也可以借機喝點兒「高湯」。

江綿恒沒完事兒

陳良宇關起來了,上海幫還沒完事兒,9月10日中央政法委工作組進駐上海;9月17日,司法部、公安部調查組進駐上海。他們奉命在九間商業銀行查封了二千七百九十多個賬戶,涉金額七十三點四九億元人民幣,六點三二億美元外匯。其中包括江氏父子的若干賬戶。

中紀委、中組部,已對他們發出最後警告:(一)不要有幻想,爭取立功,把問題交待清楚;(二)要主動把非法所得上交,不准轉移,不准搞攻守同盟;(三)對問題交待徹底認識深刻的,可以考慮免於法律追究;(四)在問題未有組織結論前,一律不准出境、出國,離開所在地,要向中紀委提交證件。所有證件、護照要上交中組部。

10月15日十七大開幕,十七大閉幕後,江綿恒不但仕途依然渺茫,而且他在2003年和周正毅密談的消息突然被公開在網絡上,這絕不是一般人做的了的,這是一個向江動手的信號。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