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局已定!江無反手之力 胡樹核心地位(多圖)
 
蕭良量
 
2007-10-11
 

十六大的醜聞就是江前胡後。
【人民報消息】時間過的太快了,2002年11月舉行的十六大到今天還不到5年。沒有人不記的那時世界上最大的醜聞就是江前胡後。

一個普通黨員在任何重要場合公開向世界宣布走在總書記的前面,只有中國共產黨才能把這種噁心人的新聞當成一美。

一個連正常思維都沒有的黨,什麼事情都能做的出來,而且已經做出了無數令世界憤怒和發指的罪行。而江澤民當政時期把這個被稱為「世界上最邪惡軸心政權」的中共的邪和惡發揮到了極致。

2004年9月,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前夜的高層激戰,最終決定江把軍權交出。自此江澤民開始勢微,也正因為此,江家鐵桿嫡親意圖把自己有意識的禍國行為所引發的後果栽到胡溫身上,讓他們為此引疚辭職,最終的目地是達到再度掌權。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人們用眼睛都已經看的到,在共產黨還沒有徹底垮臺的時候,中共體制內,誰能起抑制中共邪惡的作用,誰能打擊增加中共邪惡力量的人,老天爺就幫助誰。

2007年北戴河碰頭會期間中共高層商定,並獲得前兩屆中央政治局退休常委和現任政治局常委以及一些元老的支持,決定在中共十七大上全面確立「胡核心」的地位。


江的牛皮回憶已成煙!
2002年的十六大,普通中共黨員、挾槍桿子留任軍委主席的江澤民對中共政治局九常委大言不慚的說:「你們是集體領導,沒有核心,一般事情集體討論決定,大事由我拍板」。

2002年11月,胡錦濤當選中共中央總書記後,中共官方就一直按照江「核心」的旨意使用「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黨中央」的提法。「核心」這個詞似乎成了江的專用名詞。

2005年2月25日,殃視在晚間新聞聯播中使用「以胡錦濤為核心的黨中央」的提法,立即踩了鼠肚雞腸的江澤民的蛙腿,在江氏嫡親的把持和干預下,官方媒體恢復使用「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黨中央」的提法。

但是形勢發展很快,2006年1月16號黃菊要去參加一個和銀行有關的會議,結果有些不舒服,沒到又回來了,一回到家就突然不行了,渾身疼的不敢碰,結果一查是晚期胰腺癌。再想為江賣命,身體不聽話。


江蛤蟆:我徹底完了!
去年7月,江澤民在上海的最得力幹將、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對市長韓正說,他自己將在十七大進常委會,韓正將進政治局。韓正的嘴還沒咧到兩個月,9月25日新華網就發表消息,宣布中央政治局委員陳良宇被雙規。

這可不是個小動靜,打了寵狗說明老江不行了。不行了,怎麼辦?往死裏折騰。

2007年3月兩會,垂死的黃菊帶著老婆余惠文,耗資60萬元,坐著專列到北京向胡溫做了最後的挑戰,也就是坐在主席臺上,讓各國記者準確拍攝到他疼痛到連翻文件的力氣都沒有的「黨和國家的最高機密」。還有,就是到上海代表駐地發表了上氣不接下氣的12分鐘的鼓動演說,讓他們繼續和胡溫對著幹。


江愛將、外長李肇星突撤職!
2007年4月27日,新華網宣布免去李肇星的外交部部長職務。

5月9日早上,69歲的黃菊在301醫院徹底歇菜。

7月,陳良宇已經逃亡美國的兒子陳維力在馬來西亞被捕,並引渡回國受審。

老江此時已自顧不暇,等著江援手的陳良宇等到最後才知道,他誓死保衛的江澤民不但把他扔出去了,而且還把用人不當的責任推給了死黃菊。

8月下旬,早已被架空的中央警衛局局長由喜貴卷了鋪蓋卷兒,其職務由60歲的常務副局長曹清接任。


驚恐中度日的江澤民!
9月19日,新華社報導,中共政治局候補委員、書記處書記王剛不再兼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原中共中央辦公廳常務副主任、胡錦濤的嫡系令計劃升任主任。

9月30日,胡對七大軍區高層進行了一系列的人事大調整,江最後一塊最重要地盤被攻克。

2007年,江氏嫡親確實不是那麼好折騰的,玩兒不好,就把自己折進去。

而胡溫順天意而行,順天意而動,在體制內打擊增加邪黨惡力的江澤民及其走卒,上天就獎賞他們,讓他們每動必嬴,讓胡錦濤在人事方面掌握相當主導權,對接班布局並有絕對的控制權。並將在十七大確立「胡核心」的領導地位。△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電視臺首推「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