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我謹向孟慶剛歐陽小戎表示我的敬意而非謝意
 
——──即中共政權以黑幫手法圍攻我全家的第121天
 
2006-3-22
 
【人民報消息】今天是歐陽小戎、胡佳被中共政府綁架的第35天,是齊志勇失蹤的第36天。今天也是一名叫孟慶剛的年輕人步歐陽小戎後塵來京第一天便遭綁架的日子。一個政權綁架自己人民手法的下流,已經淪落到了連黑社會幫派和恐怖組織都不如的地步,黑社會幫派及恐怖組織還會在實行綁架後一定時間內通知家人或聲明對此事件負責等,而中共至今仍死不吭氣!

今天我全天未下樓。聽夫人講一群秘密警察無聊的在我們樓房的四周來回的閑轉。

中午12點34分,我接到了一個電話,直到12點54分電話被警方收走為止的20分鐘裏,我聽出了電話是疆巴洲和碩縣蘇哈特鄉農技站的名字叫孟慶剛的年輕人打過來的,這20分鐘,是他有意識打開了手機,讓我聽到了他被警方綁架的原因和全部過程。

電話一打通就是警察在對他使用暴力,以下是在電話中傳來的孟與警察的對話:

警:你幹嘛去?
孟:我要找高智晟 。

警:你找他做什麼?
孟:我要做他的助手,你們是什麼人?

警:我們是來把你帶走的人。
孟:你憑什麼帶我走?

警:憑什麼,就要帶你走。你不用緊張,少啰嗦,現在誰要來見高智晟我們就抓誰。就這麼簡單!你跟我們到一個說話的地方去。

然後雙方似乎在發生撕扯後,對方將他綁架到車上。十幾分鐘後,可以聽到他被帶到了某個地方,(在電話裏可以聽到過道裏走路的聲音)。孟再次遭到盤問:

警:你叫什麼?
孟:我叫…

警:你為什麼要找高智晟?
孟:我在新疆的時候,公安部已經派人來了解過了,我的態度已經和你們說過了。

警:公安部是公安部,我們是我們。 公安部為什麼會你?
孟回答:“我曾經給高律師打過電話,本來就是這麼一個人之常情的事,當天晚上就被我們當地派出所的所長帶著幾個人闖到我的家裏,恐嚇我們,而且說是奉了公安部的命令來恐嚇我們的, 問很多荒唐的問題。當時那些人也問我怎麼看待高律師,我當時就告訴了他們:總有一天我會用行動來回答你們的問題!”

到了12點54分時,聽到警察說:把你的電話交出來。之後就再也聽不到電話聲音了,以後再打電話就不通了。

中午端著飯碗聽到了這段電話,飯就沒有再吃的可能。心裏感到憤怒和無助!一個中國公民去見另一個中國公民就變成了被抓捕的理由,這就是警察在針對文明赤裸裸的犯罪!他們整個顛倒了他們充當角色的內容。

孟慶剛和其他來看我的人不同的是他要作歐陽小戎!我們至今一共通了3次電話,他在電話裏表達了對我的支持和他來京的想法。直到他到北京後,我再次在電話裏勸阻他:“不要來見我!你要來找我,你肯定見不到我就被抓了,還是保持著自由這樣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但孟慶剛堅定回答:“不行,我就是讓他們抓,我就是要質問他們憑什麼抓人?警察憑什麼以犯罪的方式來履行你的職務?”

他很堅定,也沒有聽從我的勸說,於是發生了今天的悲劇。與歐陽小戎不同的是,這個年輕人我連一面都沒見到就失去了消息!

就在歐陽小戎被抓的第二天,一群大學生給我發來這樣的訊息:他們可以抓走一個歐陽小戎,我們有幾十個歐陽小戎可以守在在你的周圍保障你的安全。我們願意明天就來闖你的辦公室!在我成功的勸阻了他們的來訪後,他們回答:“您讓我們這一群年輕人想到了魯迅先生,您的回信讓我們感到意外又高興,我們是有公民意識和責任感的,我們要支持您。如果有任何需要我們幫助的事情,請隨時和我們聯繫。”

今天,廣西的老戚來了電話,勸我在今後的絕食活動中多考慮自己的身體和其他人的安全。在我旁邊的夫人也告訴我,看到那麼多人就因為在家絕食被傷害心裏很難過。

難道我不愛我自己的家人和我自己麼?!難道我看到朋友們的遭遇我是歡欣鼓舞麼?在這個過程中我同樣的在折磨著我自己和我的家庭!雖然造成這種折磨的元兇並非是我!但是我更清楚的意識到,因為擔心傷害自己的身體或者其他同胞可能會遭到迫害就自己什麼都不做——這樣的邏輯斷然不能成立!仁愛決不是僅僅停留害怕傷害和損失的層面,因為一個殘暴的暴政制度它的壽命延長一日,它每天造成的傷害,每天造成的泯滅人性傷天害理的罪惡就會不斷地加增,允許這種罪惡的蔓延才是對我們自己及子孫後代最大的傷害!我們認為改變這種暴政的基礎和條件,才是最具仁愛的行為,最大的愛、最大的善!

有這樣一個例子:在觀看遊行的時候,保持公德的最佳做法就是誰也不要因為想多看些遊行的場面就墊起自己的腳尖,每個人能看多少看多少,這樣就保持了一個正常秩序。但是當一部份人不守規矩墊起了自己的腳尖時,就會擋住周圍人的視線。當墊起腳尖的人越來越多的時候,最終會導致所有的人都要墊起自己的腳尖,否則就什麼都看不到。可是到了此時,大家會發現任何一個人都並不比不墊腳尖的時候多看到多少遊行的場面。可是大家卻非常的累!(中國目前的方方面面何嘗不是這個狀態?!)那麼在恢復原有秩序的過程中,註定就要有第一個人和一批人放下他的腳尖,但是他馬上面對的就是什麼都看不見!他眼前的利益馬上就會遭到損失!但是這些人會帶動更多的人放下他們腳尖!

在中國未來的和平轉型的過程中,同樣註定了有一批人要率先“把腳尖放平”,也註定了這批人要首先付出和承受!在歷史中也早已表明這樣的過程是絕不可避免的!

那麼選擇放平自己腳尖的這些人,像歐陽小戎、胡佳、孟慶剛、齊志勇等等等等,他們也都是成年人,在沒有絕食抗暴這種形式之前,他們也一直用他們自己認同和選擇的方式來與暴政進行著個體的抗衡。懷疑他們因受最近絕食活動倡議的“煽動”才加入這樣的行列,我覺得那是對他們道德的貶低。

令我們欣喜的是:在中國肯放下“腳尖”的人越來越多,他們明明白白的知道他們自己將要面對的損失、傷害和各種各樣的危險,但是,他們放下了,這樣的人越多,我們的社會就會越快的恢復應該有的道德秩序、法制秩序及民主秩序!如果說我們的絕食有什麼目的的話,那麼就是通過這樣的一個方式,讓我們帶動更多的人來放平我們的腳尖,來恢復我們的本該應有的秩序!

如同我告訴那些大學生一樣:你們來闖我的辦公室,目前不是我的需要,你們可以用多種方式對維權運動、追求社會公正方面發揮你們的作用,而不是這樣的方式,年輕人勇氣可嘉,但今天我們不僅僅需要有勇氣,還需要更多的冷靜和智慧,我們不需要把我們都投入到監獄!

我所倡導的、也是我常常講的辦法就是:“講真相!”這三個字意義深遠!講什麼真相?講歐陽小戎、胡佳為什麼失蹤的真相,講我們為什麼絕食的真相,講為什麼黑惡勢力任意橫行的真相,講我們為什麼要為別人的苦難吶喊的真相,講暴政本質的真相!都來讓周圍的人覺醒,這就是我們最有效的辦法!

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目前我們所進行的抗暴絕食完全不是一個器具方面的戰爭,這就是一場道德和精神層面的沒有硝煙的戰爭。當一個省份有2000個歐陽小戎、孟慶剛、張鑒康的時候,它們去抓誰呢?

想到歐陽小戎、胡佳、孟慶剛、溫海波我同樣要流淚,但是如果今天還要面對這樣的過程的話,我會把危險和付出的代價告訴他們,如果他們仍然堅持他們的選擇,我還不會勸說你們或者他們停下來!因為我沒有權力去阻止一個生命的選擇,我也沒有權力去阻止這些人像耶穌一樣,為我們的民族來承受苦難!也許對這個生命來說,今天的選擇是他此生中的輝煌!

謹向孟慶剛、歐陽小戎等表示我的尊敬而不是謝意,因為我沒有那樣的資格和權力!

今天北京司法局似乎也不再想遮掩自己無法“司法”的真實,宣布了我復議的結果仍是維持一年停業處罰。我已經在上訴。雖然明知道最後的結果是失敗,但是在這種失敗到來之前的過程中我們的努力,可以讓暴政本身、以及更多的人們看看依法維權在中國的價值!在中國還面臨著哪些問題?在這樣黑暗的制度現實下依法維權還有沒有出路?!

2006年3月21日 在有特務與黑社會打手圍困的日子裏於北京家裏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