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放在水稻田裏淹死的嬰兒說起(圖)
 
李曉
 
2006-3-20
 

各個年齡段的嬰兒人體標本

【人民報消息】過去中共的「計劃」生育是懷孕6個月以下才被強迫墮胎,現在馬上臨產的也要打胎,這意味著什麼?大人孩子起碼死一個,當然都死的情況也不少見。草菅人命已經比輾死一個螞蟻還受中共“法律”保護。

當然這些年,中共地盤有了一個生意,就是強搶或者騙偷別人的孩子,您知道送到哪裏去嗎?孤兒院。因為眾多外國人到中共的孤兒院來領養孩子要交一大筆錢,孤兒院的院長現在變得腰纏萬貫,坐名牌車。過去孤兒院嫌孩子多,現在嫌孩子少,於是偷別人孩子的生意非常興隆。以致很多自責沒有照顧好小孫孫的爺爺奶奶痛苦而死,整個家庭淒風苦雨。

世界在墮落,中共治下的社會更是一日千里的墮落,觸目驚心的新聞看的人都變的麻木不仁。
   
最近有個新聞,武漢市黃陂區蔡店一個足月打墮胎藥生下來的男嬰大難不死,奇蹟般的活下來了,但還是被謀害三次,前兩次都大難不死,最後一次還是沒有逃過共產黨制定的計劃生育的鬼門關。

武漢市黃陂區蔡店村民黃求生已有二女一男。當他的妻子懷上第四個孩子的時候,按照村裡的“規矩”,只要花錢打點那些當官的,就會對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孩子一條活路。可是黃求生家境非常貧寒,連節育手術都沒錢做,更沒有錢打點當官的。3月15日,計生辦的人衝到他家將已懷孕9個月的黃妻帶到計生辦手術室,給她打了一針墮胎藥。當日下午黃妻將孩子生下,然而那一針並未將胎兒致死,計生辦的人見狀,就逼著黃把仍活著的嬰兒丟掉。

下午5時左右,一位姓劉的太婆聽到街坊說,鄉財政所後面的廁所裏有小孩子的哭聲。當過醫生的劉太婆趕忙循著哭聲找去,果然在男廁所的便池裏發現了該男嬰,只見他除頭部外全身都浸在糞便裏。劉太婆急忙上前將孩子撈起,簡單的清洗後,馬上抱到隔壁的診所,為孩子剪斷臍帶,打針消毒。一切處理妥當後,劉太婆用包被將孩子包好,坐在門口給他餵水喝。正在這時,鄉計生辦的5個人出現在劉太婆家門口,其中一人不由分說一把奪過劉太婆懷中的孩子,摜在地上。當時只聽得一聲悶響,孩子痛得四肢抽動,計生辦的人還不罷休,又上前踢了孩子一腳。之後,這夥人將小孩拎走,走了老遠還聽到孩子的哭聲。計劃生育辦公室的人將孩子帶走後,放在水稻田裏淹死。

多少條人命就這樣被公然撕票。中國有句話是「欠債還錢、殺人償命」,把孩子淹死的人這輩子怎麼能舒服呢?怎麼能不償命呢?很多人得了怪病、絕症,遇到火災失財、生意倒閉等等各種各樣的災難,更甚者遺禍子孫,都不知道是因為自己幹了缺德事所造成的。因為共產黨建政幾十年一直給百姓洗腦,不讓你相信這些,就怕你相信這些,否則誰幫它幹那些罄竹難書的缺德事呢?

最近有一起震驚整個國際社會的命案,只要尚有一絲善念的人都會震驚。

身在海外的參與罪行者的親屬揭露,遼寧省瀋陽蘇家屯集中營從6000名健康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品質極佳」的器官,並建立群體滅絕和販賣人體器官賺大錢的流水線。在這個駭人聽聞的血案中包括了對法輪功學員的孩子和法輪功小學員的毫不手軟的虐殺。

為什麼這些“醫院”都告訴患者家屬移植器官「品質極佳」呢?因為他們知道修煉法輪功,身體就會「極佳」,所以這些被稱作醫生的人,不管他們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他們都是中共血腥屠殺的幫兇。除非他們現在洗手不幹,站出來作為證人,否則後果是可怕的。他們的惡夢永遠也做不完。

這位前夫是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刀手的家屬作證時說,「眼角膜活體摘除大都是兩頭──老人和小孩。」

事實證明,眼角膜被摘除後,「品質極佳」的其他器官繼續被摘除,其他內臟全被掏空販賣後,皮膚做成出口歐洲的高級化妝品,肌肉和骨骼成了哈根斯人體標本,被送到中國大陸以外的各國去巡迴展覽,為哈根斯賺到九億美元。中共的這些屠夫們賺了個小頭兒。

當然,不會幾千個人都被選做人體標本,大部份掏空內臟的人體被送到蘇家屯的火葬場(鍋爐房)燒毀。那裏的煙筒每天都冒出白煙。這樣的地方何止是蘇家屯,在新疆等地還有。

從那個被按在水稻田裏淹死嬰兒的遭遇就可以知道,在中共的血腥統治下,不僅僅是信奉「真善忍」的修煉者被群體滅絕,就是沒有修煉法輪功的老百姓也無法保全自己的親骨肉。

中共建政以來,一直用鬥爭一部份人的各種運動來泯滅國人的人性,人正在被中共訓練成比畜生還不如的東西,還不如那些狼、熊能撫養人的孩子,並沒有拿他們果腹,甚至找來食物給他們吃,把他們撫養大。比起這些凶殘的動物,尚不知管那些摘取活生生修煉者器官的執刀者應該叫做什麼。

而造成這一切災難的中共──非滅不可。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