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根斯最前衛作品!巫師正在手淫的生殖器是啥(多圖)
 
青晴
 
2006-3-17
 

哈根斯生物塑化(大連)公司的人體解剖車間。(AP)
【人民報消息】據世界各大媒體報導,中共獨裁血腥統治下的死囚,包括無辜的良心犯、政治犯、法輪功學員的屍體被做成人體標本,在世界巡迴展出。

昨天,一位朋友說,「我記的是一些德國人的屍體的相貌是完整的,就是說能夠看出原來的相貌,但好像只有中國人的屍體是被扒了皮。」

為何“不要拍他的面部”

《了望東方》2003年11月24日報導中有一段很引人注目,「“不要拍他的面部。”一位女技術人員的手術刀停下來,把被解剖者的頭部轉向另一邊,同時對舉起照相機的記者說:暴露解剖前的遺體面部信息,公司是不允許的。」報導說,這不是醫學院校的解剖教研室,而是馮.哈根斯生物塑化(大連)公司的人體解剖車間。

美聯社記者2004年2月5日在大連報導說,根據英國“每日電訊”報紙(The Daily Telegraph), 德國海德堡已經起訴哈根斯,並開始調查哈根斯使用的中國屍體標本是否屬於被關押在中國監獄的犯人。報導文質彬彬的說,如果這些死者在活著的時候沒有允許自己的屍體被解剖,那麼哈根斯將構成人權犯罪。


原中共軍醫王國齊。(AP)
德國《明鏡周刊》報導說,哈根斯有三家屍體工廠,最大的一家在大連,雇傭了170名中國人,該工廠附近有三所勞改營。英國《衛報》說,這些勞改營裏面關押了很多良心犯和法輪功學員。

哈根斯規定工作人員不許「暴露解剖前的遺體面部信息」,不許記者拍照,這完全暴露了中共害怕有人知道死者的真實身份,這充份說明哈根斯知道死者是被非法秘密殘害死的,中共要銷毀證據,正因為此,中國死屍資源才豐富,才源源不斷,才吸引哈根斯在迫害法輪功學員厲害的地方設廠,他確實賺取了血腥的巨額外匯。

2001年6月,原中共軍醫王國齊在美國國會聽政會上說,在他的工作中,曾經取過100多個中國死囚的器官,都沒有得到死者本人的同意。有一次是在犯人的心跳還沒有停止的情況下在活人身上取皮(膚)移植的。

美聯社報導說,大連的出租司機李任真說,“我不知道他們(屍體工廠)在幹什麼。按照中國人的傳統,人死了也不能對人家幹這種事(肢解做成標本拿出去給人看),死人也得尊重人家啊!”

中國人的傳統是死了也要給人留個完屍。誰的家屬願意看到自己的親人內臟器官被淘空,死無完屍,做成標本送到國外給中共賺錢外匯啊?

人體標本展覽正在進行


你不知他是否是自己失蹤的親人!(rmb)
據哈根斯介紹,目前,哈根斯大連公司的年利潤已占總公司利潤的70%-80%。所有人體標本都用於商業性展出,而不作為教學用品向醫學院校提供。公司已經形成了一個屍體收購、加工、運輸和展覽的全球化網絡。

原公司總經理隋鴻錦說,哈根斯目前還沒有在中國辦展覽的打算,他只是把中國當成標本生產基地,因為中國的人力及「原材料」成本都低得多,人體標本的進出口在中國還是一個法律空白。其實根本問題還是中共怕這些被殘害的人體被他們親人認出來。

2003年在韓國漢城、釜山結束的“人體世界展”有300萬人次參觀,韓國展中人體標本的定型工作全部是在大連完成的,該展覽中所有的人體標本於2003年11月運至新加坡,並於11月底在獅城再次展出。哈根斯說,“大連公司當時正在做的人體標本都是為美洲展覽準備的,美洲展70%的標本解剖及製作都在中國大連完成。”

目前,臭名昭著的“哈根斯人體標本" (Von Hagens' Body Worlds Exhibit) 正在美國費城展出,將在休斯頓展出。全世界已有1400萬人次看過“哈根斯人體標本展覽”,此展覽已經為哈根斯賺到九億美元。

哈根斯與他的納粹黨衛軍父親


魔鬼哈根斯的父親是納粹黨衛軍。(rmb)
1942年出生於東德的馮.哈根斯在東德生活過20多年,在東歐巨變前逃到西德。曾有波蘭和德國媒體報導說,哈根斯現年88歲的父親利布興是一名地道的波蘭人,納粹統治時期利布興整理過一份60名被送往集中營的波蘭人名單。目前波蘭西部城市波茲南的戰爭罪公訴方正在調查此事。公訴方掌握的一份檔案資料顯示,一名名叫格哈德.利布興的波蘭人是納粹黨衛軍成員,1939 年11月起在波蘭西部服役。利布興將面臨參與種族大屠殺罪名的指控。

與其他孩子都不一樣的是,這位納粹黨衛軍的兒子哈根斯從小就喜歡和屍體打交道,1978年他在海德堡大學解剖研究所開始從事解剖研究,從那時起哈根斯就把用屍體賺錢當做自己追求的目標和畢生事業。

哈根斯公司的主要投資在中國大連和吉爾吉斯坦,大連已投入1500萬美元,5年內再追加2000萬美元,吉爾吉斯坦也投入了800萬美元。

哈根斯毫不掩飾的說,“我喜歡中國(中共),因為我在東德出生並生活20年,我對社會主義國家有很深的感情。”

一個要殺人毀屍,一個愛用屍體賺錢,中共和哈根斯各取所需,一拍即合!

手拎自己人皮的男性標本


手拎自己人皮的男性標本
(rmb)
哈根斯說自己開辦人體展是為了幫助人們更好的認識自己的身體。事實上,哈根斯的人體巡迴展覽每次都有人嚇的當場昏倒,更多人嘔吐、頭昏及身體不適。儘管其恐怖展覽的參觀者已逾千萬,但是他的做法無法得到人們的認同,反對者公開指責馮.哈根斯的人體展覽是對死者的大不敬。有人公開說哈根斯是魔鬼轉世。

哈根斯給記者提供的一份英文版“人體世界展”宣傳畫冊的封面是一個手拎自己人皮的男性標本,“這是哈根斯最得意的作品,”隋鴻錦說。

這個標本比《帶有刺花的燈罩》更加殘酷無情,一個沒有人皮的人體標本擺出一個瀟灑的手拎風衣的姿勢,而仔細看去,原來那是他本人的人皮!──從腳到手到頭頂,一個完完整整的人皮呈現在觀眾的面前!

如果這是你的家人,你的父親、丈夫、兒子、兄弟……,你會悲痛欲絕,你會找他拼命!假如這是你的好友、鄰居、同事,你也不會不動容吧?

記的有一個真實的故事,一個人發現家裏有一窩剛生下來的小老鼠,就給扔出去了。母鼠回來發現孩子們不見了,撲上去咬住這個人的後腳跟,疼的他哇哇大叫,鮮血直流。還有一個故事,一個人捉到一條大黑魚,把它開膛掏空了內臟,等要做菜時發現黑魚不見了,他順著血跡找到河邊,看見這條大黑魚竟然流著淚,身邊圍著幾條小黑魚,它臨死時也放心不下孩子們。此情此景震撼著他的心,從此以後,這個人再也不釣魚了。

動物尚且如此,何況人呢?

巫師手捧的肝臟被做成一個生殖器


血淋淋的“早起之雞”,展址在紅燈區。(getty)
一個殘暴的人不可能不淫亂,中共的“三個代表”江澤民是個典型人物,具體事例沒牙老太太都知道,這裏就不重覆了。

從哈根斯的人體標本中可以看出他的愛惡。2003年在德國舉行的人體展覽,展址位於漢堡市的紅燈區內,具體地點在原來的性愛藝術博物館。

這個漢堡展剛剛開始就被德國天主教堂戴上了“淫穢”的帽子。哈根斯在展會上最新推出的一件“展品”是一名陰莖勃起的男子,這幅作品被命名為“早起之鳥”。哈根斯對此作品的解釋是:這只不過闡明瞭一個再簡單不過的生理現象。然而,一具剝掉人皮的陰莖勃起的男子標本還是令許多觀者瞠目。

“不過絕不是最前衛的作品。”隋鴻錦打開手提電腦,點出一幅人體標本圖,“這是一個正在手淫的巫師造型,巫師手捧的肝臟被做成了一個生殖器。”

把「肝臟」做成「生殖器」!如果把哈根斯的人皮剝下來拎在他沒有皮的人體上全世界展覽,如何?如果把哈根斯的肝臟做成他的生殖器,並擺出一個手淫的造型,又如何?漠視信仰神佛者的生命,侮辱信仰神佛者的身體,這就是魔鬼的“藝術”!

羅馬天主教和其他世界許多宗教團體、人權組織強烈譴責哈根斯的人體標本展覽, 斥為“卑鄙、無恥、逆天叛道”。是的,哈根斯確實是逆天叛道,因為神決不允許這種不是人幹的事情繼續發生。更不允許哈根斯和中共配合起來殘害神所喜悅的人。

不能讓這樣的事情在中國繼續發生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