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我谨向孟庆刚欧阳小戎表示我的敬意而非谢意
 
——──即中共政权以黑帮手法围攻我全家的第121天
 
2006-3-22
 
【人民报消息】今天是欧阳小戎、胡佳被中共政府绑架的第35天,是齐志勇失踪的第36天。今天也是一名叫孟庆刚的年轻人步欧阳小戎后尘来京第一天便遭绑架的日子。一个政权绑架自己人民手法的下流,已经沦落到了连黑社会帮派和恐怖组织都不如的地步,黑社会帮派及恐怖组织还会在实行绑架后一定时间内通知家人或声明对此事件负责等,而中共至今仍死不吭气!

今天我全天未下楼。听夫人讲一群秘密警察无聊的在我们楼房的四周来回的闲转。

中午12点34分,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直到12点54分电话被警方收走为止的20分钟里,我听出了电话是疆巴洲和硕县苏哈特乡农技站的名字叫孟庆刚的年轻人打过来的,这20分钟,是他有意识打开了手机,让我听到了他被警方绑架的原因和全部过程。

电话一打通就是警察在对他使用暴力,以下是在电话中传来的孟与警察的对话:

警:你干嘛去?
孟:我要找高智晟 。

警:你找他做什么?
孟:我要做他的助手,你们是什么人?

警:我们是来把你带走的人。
孟:你凭什么带我走?

警:凭什么,就要带你走。你不用紧张,少啰嗦,现在谁要来见高智晟我们就抓谁。就这么简单!你跟我们到一个说话的地方去。

然后双方似乎在发生撕扯后,对方将他绑架到车上。十几分钟后,可以听到他被带到了某个地方,(在电话里可以听到过道里走路的声音)。孟再次遭到盘问:

警:你叫什么?
孟:我叫…

警:你为什么要找高智晟?
孟:我在新疆的时候,公安部已经派人来了解过了,我的态度已经和你们说过了。

警:公安部是公安部,我们是我们。 公安部为什么会你?
孟回答:“我曾经给高律师打过电话,本来就是这么一个人之常情的事,当天晚上就被我们当地派出所的所长带着几个人闯到我的家里,恐吓我们,而且说是奉了公安部的命令来恐吓我们的, 问很多荒唐的问题。当时那些人也问我怎么看待高律师,我当时就告诉了他们:总有一天我会用行动来回答你们的问题!”

到了12点54分时,听到警察说:把你的电话交出来。之后就再也听不到电话声音了,以后再打电话就不通了。

中午端着饭碗听到了这段电话,饭就没有再吃的可能。心里感到愤怒和无助!一个中国公民去见另一个中国公民就变成了被抓捕的理由,这就是警察在针对文明赤裸裸的犯罪!他们整个颠倒了他们充当角色的内容。

孟庆刚和其他来看我的人不同的是他要作欧阳小戎!我们至今一共通了3次电话,他在电话里表达了对我的支持和他来京的想法。直到他到北京后,我再次在电话里劝阻他:“不要来见我!你要来找我,你肯定见不到我就被抓了,还是保持着自由这样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但孟庆刚坚定回答:“不行,我就是让他们抓,我就是要质问他们凭什么抓人?警察凭什么以犯罪的方式来履行你的职务?”

他很坚定,也没有听从我的劝说,于是发生了今天的悲剧。与欧阳小戎不同的是,这个年轻人我连一面都没见到就失去了消息!

就在欧阳小戎被抓的第二天,一群大学生给我发来这样的讯息:他们可以抓走一个欧阳小戎,我们有几十个欧阳小戎可以守在在你的周围保障你的安全。我们愿意明天就来闯你的办公室!在我成功的劝阻了他们的来访后,他们回答:“您让我们这一群年轻人想到了鲁迅先生,您的回信让我们感到意外又高兴,我们是有公民意识和责任感的,我们要支持您。如果有任何需要我们帮助的事情,请随时和我们联系。”

今天,广西的老戚来了电话,劝我在今后的绝食活动中多考虑自己的身体和其他人的安全。在我旁边的夫人也告诉我,看到那么多人就因为在家绝食被伤害心里很难过。

难道我不爱我自己的家人和我自己么?!难道我看到朋友们的遭遇我是欢欣鼓舞么?在这个过程中我同样的在折磨着我自己和我的家庭!虽然造成这种折磨的元凶并非是我!但是我更清楚的意识到,因为担心伤害自己的身体或者其他同胞可能会遭到迫害就自己什么都不做——这样的逻辑断然不能成立!仁爱决不是仅仅停留害怕伤害和损失的层面,因为一个残暴的暴政制度它的寿命延长一日,它每天造成的伤害,每天造成的泯灭人性伤天害理的罪恶就会不断地加增,允许这种罪恶的蔓延才是对我们自己及子孙后代最大的伤害!我们认为改变这种暴政的基础和条件,才是最具仁爱的行为,最大的爱、最大的善!

有这样一个例子:在观看游行的时候,保持公德的最佳做法就是谁也不要因为想多看些游行的场面就垫起自己的脚尖,每个人能看多少看多少,这样就保持了一个正常秩序。但是当一部份人不守规矩垫起了自己的脚尖时,就会挡住周围人的视线。当垫起脚尖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最终会导致所有的人都要垫起自己的脚尖,否则就什么都看不到。可是到了此时,大家会发现任何一个人都并不比不垫脚尖的时候多看到多少游行的场面。可是大家却非常的累!(中国目前的方方面面何尝不是这个状态?!)那么在恢复原有秩序的过程中,注定就要有第一个人和一批人放下他的脚尖,但是他马上面对的就是什么都看不见!他眼前的利益马上就会遭到损失!但是这些人会带动更多的人放下他们脚尖!

在中国未来的和平转型的过程中,同样注定了有一批人要率先“把脚尖放平”,也注定了这批人要首先付出和承受!在历史中也早已表明这样的过程是绝不可避免的!

那么选择放平自己脚尖的这些人,像欧阳小戎、胡佳、孟庆刚、齐志勇等等等等,他们也都是成年人,在没有绝食抗暴这种形式之前,他们也一直用他们自己认同和选择的方式来与暴政进行着个体的抗衡。怀疑他们因受最近绝食活动倡议的“煽动”才加入这样的行列,我觉得那是对他们道德的贬低。

令我们欣喜的是:在中国肯放下“脚尖”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明明白白的知道他们自己将要面对的损失、伤害和各种各样的危险,但是,他们放下了,这样的人越多,我们的社会就会越快的恢复应该有的道德秩序、法制秩序及民主秩序!如果说我们的绝食有什么目的的话,那么就是通过这样的一个方式,让我们带动更多的人来放平我们的脚尖,来恢复我们的本该应有的秩序!

如同我告诉那些大学生一样:你们来闯我的办公室,目前不是我的需要,你们可以用多种方式对维权运动、追求社会公正方面发挥你们的作用,而不是这样的方式,年轻人勇气可嘉,但今天我们不仅仅需要有勇气,还需要更多的冷静和智慧,我们不需要把我们都投入到监狱!

我所倡导的、也是我常常讲的办法就是:“讲真相!”这三个字意义深远!讲什么真相?讲欧阳小戎、胡佳为什么失踪的真相,讲我们为什么绝食的真相,讲为什么黑恶势力任意横行的真相,讲我们为什么要为别人的苦难呐喊的真相,讲暴政本质的真相!都来让周围的人觉醒,这就是我们最有效的办法!

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目前我们所进行的抗暴绝食完全不是一个器具方面的战争,这就是一场道德和精神层面的没有硝烟的战争。当一个省份有2000个欧阳小戎、孟庆刚、张鉴康的时候,它们去抓谁呢?

想到欧阳小戎、胡佳、孟庆刚、温海波我同样要流泪,但是如果今天还要面对这样的过程的话,我会把危险和付出的代价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仍然坚持他们的选择,我还不会劝说你们或者他们停下来!因为我没有权力去阻止一个生命的选择,我也没有权力去阻止这些人像耶稣一样,为我们的民族来承受苦难!也许对这个生命来说,今天的选择是他此生中的辉煌!

谨向孟庆刚、欧阳小戎等表示我的尊敬而不是谢意,因为我没有那样的资格和权力!

今天北京司法局似乎也不再想遮掩自己无法“司法”的真实,宣布了我复议的结果仍是维持一年停业处罚。我已经在上诉。虽然明知道最后的结果是失败,但是在这种失败到来之前的过程中我们的努力,可以让暴政本身、以及更多的人们看看依法维权在中国的价值!在中国还面临着哪些问题?在这样黑暗的制度现实下依法维权还有没有出路?!

2006年3月21日 在有特务与黑社会打手围困的日子里于北京家里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