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代表兩會勒令請假 激戰小刀子累稀吳邦國(多圖)
 
林淩
 
2006-3-15
 

萬箭齊發中宣部(爭鳴)

【人民報消息】今年的兩會終於在3月14日結束了,裏面有趣的事情挺多。連省人大副主任都被勒令“請假”,這個會能開成什麼樣,猜也能猜出個八九不離十。

省級「兩會」出現兩個極端

以往省級「兩會」開的很舒服,喝喝茶、聊聊天,發發牢騷,搞搞關係。今年可不行了,是中央不一樣了,今年省級「兩會」期間,中共中央、人大常委會派出觀察組,一副福爾摩斯的勁頭,各個大員不但神經上緊了發條,表情拘謹,而且鼻子都嗅來嗅去的。

於是,地方「兩會」出現了兩個「極端」:一個「極端」是在會議上默不作聲、不表態、不附議,從始至終當啞巴;另一個「極端」是話特別多,看著共產黨鼻子眼睛長的都不是地方,方方面面都抨擊到了,和下小刀子一樣。讓觀察組的人坐在那裏整天倒吸涼氣。

剝奪異議代表權利


酣聲如雷比說話讓中共安心!(Getty)
據爭鳴雜誌3月刊透露,了解到各省市動態以後,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在人大常委會黨組和各省市代表團黨組電話會議上,提出五點要求:

(一)緊緊掌握當前全國中心工作的大方向,立足於構建和諧社會為出發點;(二)掌握本屆會議的主調;(三)充分發揮核心骨幹帶頭作用;(四)認真掌握本團代表的思想,做好解釋、開導、教育工作,防止出現「打橫炮」、「打亂炮」的情況;(五)要避免提出已有結論的政治性問題,影響主題和氣氛。

吳邦國還說,針對發牢騷的省級代表將提出的問題,可能會發生帶政治性、震撼性、影響性的事件,要在思想上、組織紀律上、「必要反擊」工作上,有所準備。對已經掌握某代表有「不正常或極端行為」發生的可能,應及時作好部署,責令其「請假」,暫停其代表資格。

中共對自己指定的代表提出的意見說是「不正常或極端行為」,要「必要反擊」!這些赤裸裸的血腥字眼說明中共與所有人為敵!它的八榮能是什麼?八恥的具體含義又能是什麼?

據現已掌握的資料,到目前為止已有二十三名來自十五個省(區)、直轄市的全國人大代表,被責令「請假」,其中包括二名省人大副主任。

吳邦國提出匪夷所思的六禁止

在兩會之前的電話會議上,吳邦國提出具體設限的六方面內容:

(一)關係到社會主義制度和現行政治體制方面的問題不能提;

(二)關係到黨的領導、黨的執政地位及黨在憲制上的領導地位方面的問題不能提;

(三)關於全國人大權力範圍、人大代表的代表性和人大代表產生方式這些方面的問題不能提;

(四)關係到地方和中央的關係、各地方之間的關係、地方和軍隊關係問題,這些方面很敏感也不能提;

(五)關於已有組織結論的歷史問題以及歷史事件和有關個人的問題,統統不能提;

(六)不准輕易搞點名指責和搞彈劾,尤其對中共偏愛的準備送進領導層的人,不許批評也不許要求其下臺。

體制內的人都明白共產黨的下場

前上海市市長、海協會會長汪道涵,病危時一再表示對自己的兒女擔心,怕他們會變壞墮落。其實挑明瞭說,就是他認為自己的下一代已經變壞墮落。

據中辦《簡報》2005年報導:正當中共當局紀念陳雲誕辰一百周年之際,陳雲夫人於若木再次上書中央政治局,呼籲優先抓法制,抓黨紀,抓文化、道德,再不抓好文化、道德,整個社會文明要倒退一個世紀,非高樓大廈、汽車所能彌補的。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宋平2005年秋季在河北、河南二省考察時,在省委常委會上說,我看不少高幹是為官不仁、為富不仁、為名不仁。

但這些禿頭上的虱子是爭鳴動向雜誌以內幕消息發出來的。人大開會前曾公然警告禁止討論某些問題,所以老百姓花50億元聽到的兩會“精華”議案是:「嫖妓合法化」「應立法保障妻子監督老公私房錢」和「賠償法:同命不同價」。

吳邦國差點累死

光代表提「嫖妓合法化」還不行,媒體也不能出噪音,開這麼個會哪方面想不到都會出現橫炮,真能累死吳邦國。於是中宣部、新聞辦也下達了指令:

(一)「兩會」期間,凡屬中央一級的消息,一律由新華社發的通訊稿為準;(二)有關新聞稿,一律要經當值主任級編輯審閱,主管部門分工負責簽發;(三)凡屬省一級地區消息,一律由省宣傳部門主管審核簽發;(四)如涉及中央和其他省區黨政軍的事件,一律由省宣傳部、新聞辦審閱,向中辦、國辦或宣傳部、新聞辦請示。

兩會“成就”前所未有


是開會還是受罪!(Getty)
據全國人大辦公廳的資料:今年一、二月,省一級人大已提出的議案有二萬二千五百三十三件,其中涉及政治體制和社會制度範疇的議案達三千二百六十多件,開創了新紀錄,是八屆人大的二十五倍(一百二十多件),是九屆人大的五倍。

內容涉及五方面:(一)現行社會制度架構和黨、政府、人大、政協在憲制上的地位;(二)黨、政府和群眾之間的關係;(三)經濟發展和社會發展的關係;(四)社會團體、公民對黨和政府的監督機制和權力;(五)社會各階層政治、經濟、社會地位和權益的矛盾。

經過會議前的奮戰,這些議案沒人提了,「應立法保障妻子監督老公私房錢」的議案出臺了!

不是團員上班必須戴團徽

中共真的以為兩會把所有人的嘴巴和手腳都封住捆住了,任由它隨意強姦?不是的。否則它就不會每天派人守在退黨網站上,要求每12小時報告一次退黨(團)人數了。

正因為它驚恐萬狀,就做出神經錯亂的事情,例如有的地方強迫年輕人戴團徽,是不是團員都得戴團徽;有的大學要求整班的大學生加入共產黨,不加入畢業成績受影響;有的小學校要求學生加入中共附屬少兒組織,不入就罰款。

浙江省的聯通公司就堅決執行中共的這個政策,整個商場的營業員上班都必須戴團徽,有個營業員透露說自己不是團員,但公司從去年開始規定營業員天天都要戴團徽,不執行者、包括疏忽者,每天要罰50元錢,但工資一天只有30元錢!

這不是瘋了嗎?中共要不意識到自己馬上要垮了,它怎能撒邪瘋兒到這種程度!


中國式無記名錶決方式保障人大代表投票真實意圖(rmb)


與會代表的面部表情是一臺戲(Getty)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