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張全世界都在尋找的中共罪惡圖片(多圖)
 
李威
 
2006-3-17
 

在“哈根斯人體標本展”中,最受爭議的一個真人標本是一個
懷孕的年輕中國婦女和她肚中的8個月孩子。(人民報檔案資料)

【人民報消息】昨天,我終於找到了這張全世界都在尋找的中共罪惡圖片,今天我要給中國人看,因為這和咱中國人的命運息息相關。下面請先聽我說些與此有關的內容。

中共知道如何拉攏人心

古代處死如果不是砍頭,而是讓其上吊自盡或喝毒藥,保個全屍,還要謝恩。只有極惡之人受刑才會分屍或掏其內臟,或死後鞭屍,其目地都是顯示對此人的處罰之重,最後也要歸葬一處。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中,直系親人埋葬在一個地方更是非常重視,丈夫死去無論多少年,妻子去世也要埋在他身邊。

這些遠的不說,就是在去年,中共為了拉攏人心,把連戰祖母的墳墓修的很好,請他來掃墓,雖然據說裏面躺的根本就不是他祖母了,但此舉證明中共知道中國人把這個看的很重。

但最近不少外國人到中國大陸做移植人體器官手術失敗而死的報導引發了中國人的思考:移植醫術還沒有在幾年之內達到全球中心的水平,但大陸幾年之內成了全球“供體”的中心。中國大陸有那麼多“供體”就必須得死那麼多的人,而且死者本人願意捐獻器官。據知大陸除了死刑犯沒有辦法決定自己的命運外,極少人願意死後捐獻遺體。那麼讓中共醫院發財的“供體”是哪裏來的呢?

摘取咱中國大陸人的器官就像買棵蔥那麼容易


哈根斯大連“屍體工廠”製作的一具人頭骨。
死者生前痛苦、掙扎的面目表情。(美聯社)
2006年3月5日,長春日報業集團主辦的《影視圖書週報》的19版「聚焦版」全版刊登一篇名為《中國成全球器官移植中心》,副標題為“數萬外國人赴華移植器官,供體大多來自死刑犯”。此文屬名為記者湛彥輝。

文章開頭說『在2005 年寒冬的一個早晨,韓國人李成哲(化名)躺在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病床上,不斷的對記者說,他在中國重新燃起了對生命的渴望 ……,2005年12月17日記者在天津第一中心醫院看到李成哲時,已經是做完肝移臟手術四天了,李成哲說自己因肝癌向韓國國立器官移植中心申請進行肝移植,但一直杳無音信,李成哲說,在韓國尋求腦死亡者的器官象摘取天上的星星一樣困難……』

看了這段報導心裏實在不舒服,難道摘取咱中國大陸人的器官就像買棵蔥那麼容易?!

器官多是20─30多歲年輕死者的

《中國成全球器官移植中心》的文章說,『一位韓國病患家屬對記者說:最重要的是韓國沒有中國這樣豐富的肝源。在韓國患者只能接受部份肝移植,即“活體移植”,而在中國大陸可以接受“全肝移植”。且被用來移植的「器官品質極佳」。在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的四層咖啡廳,一些患者家屬們經常在一起交流信息,他們打聽到“捐贈人”的年齡大部份在20─30多歲之間,而這些“捐贈人”的確切身份,則大都無從知曉。』

中國大陸從哪裏來這麼多器官品質極佳的20─30多歲之間的年輕死者呢?按照中共的一胎政策,這個年齡段的人都是父母的獨生子,他們的父母也就40多歲,50歲左右,屬於中年喪子,他們會把獨子的遺體交給別人去賣錢嗎?

外國患者蜂擁而入



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暴露的“成果”。
再往下看,那些換過中國人器官的外國患者人數令人顫栗。

『韓國的患者家屬說,他們在天津等待器官移植並不是很難……,例行體檢後患者等待的時間在一星期左右……』

『據不完全統計,僅近三年就有三千多名韓國人赴華移植器官,而其他國家和地區在華移植器官的人數每年也在一千人以上。』

『據以色列媒體報導,每個月都有約30名以色列人前往中國大陸接受器官移植手術。』

《朝鮮日報》報導了《大韓器官移植學會》曾對在中國大陸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進行調查。結果發現,1999年到中國做器官移植手術的患者只有2人,2000年只有1人,2001年只有4人。2002年開始人數急劇增加,據北京一家器官移植中心的負責人說,在天津,北京,上海,杭州等大醫院接受器官移植手術的,僅韓國患者,每月可達70-80人,把中小醫院加在一起,僅韓國患者每年可達1000人!報導說,這還不包括來自日本,印度,馬來西亞,沙特阿拉伯,埃及,美國,還有加拿大等國患者的蜂擁而至。

蹊蹺的充足“貨源”

《大韓器官移植學會》總務理事任職於韓國首耳大學醫院的河鐘遠鄭重指出,該學會這次調查的人數只不過是「冰山一角」,實際人數更多。如果是這樣,那麼也就是說有多少患者就得有多少捐獻全肝全腎全心的人。這些健康的中國死者是從哪裏來的?

從法律的角度來講,這些事情調查起來應該非常容易,從法院和交通局就可以核對出來,哪些人哪年哪月判了死刑,什麼時候槍斃的;車禍死亡的人都有名有姓、年齡和是否同意捐獻遺體。

但奇怪的是,媒體披露患者家屬說,有時甚至只等一到兩天就有合適的器官,不是患者等器官,而是器官等患者!難道咱中國人因為外國人要換器官,就配合著被槍斃,就配合著撞車?!難道咱中國人哪天死是根據外國人的需要嗎?!

中共整天挑動民族主義去仇視日本人、韓國人、美國人,但活生生的事實證明中共拿咱中國人的命去賺外國人的錢,又拿著這些錢去阿根廷等國趟後路買礦山,這時候「民族主義」「愛國主義」哪裏去了?!

一個靠出賣器官發大財的「醫院」


東方器官移植中心
《中國成全球器官移植中心》中僅僅透露了一個靠出賣骨肉同胞器官發大財的「醫院」,『位於天津市西南部津河之畔的天津市第一綜合醫院移植外科學部,又名東方器官移植中心。這裏堪稱目前世界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該中心主管護師李蓮今對記者說: “醫院從2002年開始收治韓國患者,大批韓國患者紛至沓來,使得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原有的醫療設施頻頻告急,目前醫院方面已經把12層醫院大樓的4─7層改為專門的移植患者病房,此外東方器官移植中心還借用了天津經濟開發區的國際心血管醫院的8層,作為韓國患者的住院區,同時將臨近酒店的24─25層改為等待器官移植的病房,但即便如此,床位仍然緊張,目前,該醫院投資興建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大樓已接近完工,新樓將新增500張病床,預計2006年5月可投入使用。』

文章說,『公開的數字顯示,前往該醫院的國內外患者目前處於急劇增加之中,患者多來自韓國,日本,馬來西亞,埃及,巴基斯坦,印度,沙特阿拉伯,阿曼和港澳臺等近20個國家。在該醫院四樓病區中心的咖啡廳儼然成了“國際會議俱樂部”不同膚色,不同種族的人在此交流看病心得……』


天津東方器官移植
中心主任、武警總
醫院肝移植研究所
所長沈中陽(互聯網)
『至2004年底,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累計完成肝移植1500例,腎移植近800例,同時還有角膜移植,僅2004年該中心完成了近900例肝臟和腎臟移植手術。韓國《朝鮮日報》評價說,這一數據是韓國首耳峨山醫院2004年業績的2.4倍。2005年12月30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陽接受記者專訪時稱,今年所做的肝移植手術已達650例。該醫院移植外科學部的醫生們嘴上總掛著這樣一句話“這幾天特忙,一天十幾臺手術”。』

最讓人驚駭的是,文章說,『截止2005年12月16日,該中心完成肝移植手術還只有597例,而到12月30日,便增加到650例,兩星期內做了53例。有患者家屬透露,該移植中心一天之內最多做過24例肝臟和腎臟移植。』

兩星期內做了53例,這意味著有53位中國人死亡!一天做24例全肝和腎臟移植,這意味著一天要有24位中國人死亡!哪裏來的這麼多「供體」?

『醫院向術後出院的患者提供的器官捐贈人記錄表上,捐贈人死因寫的都是“急性腦損傷”。』面對記者置疑眾多人為何死因完全相同,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沈中陽本人對此不置可否。

中共這招兒很靈的!


被虐殺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高智晟在3月17日發自北京家裡的一篇文章中說:

劉新娟原本是一名普通善良的母親。上海市政府搶劫了她的合法財產,幾年來,又數次將她綁架後關押在精神病院強制“治療”。她告訴我:“高律師,我現在每天都要被他們折磨的死去活來,我是求生不得、想死死不掉。他們每天給我打針時都要給我捆綁起來,稍有反抗,就連續用電棍電我,我每次都咬著牙去反抗!我明知他們要電我我也要反抗!我就是要向那些沒有了人性的醫生證明我是個人!是人我就要反抗!

高律師,我的兒子昨天在上海市人民政府門口上訪時,被打,其中打他最狠的那位警察的警號是017289,孩子被打得渾身是傷,我的心好痛啊!我們和那些有權有勢的人的母親是一樣疼愛孩子的,他們在政府門口暴打孩子時,圍觀的市民責問警察為什麼要打人時,警察竟說我的兒子是法輪功、是小偷!這和每次警察綁架我的情形是一樣的。他們每次在大街上綁架我時,面對圍觀市民的指責,警察都會大聲說:她是法輪功分子。很靈的!高律師,只要他們一說是法輪功,圍觀的人就不再說話!”

高智晟在文章中這樣評論道:這就是我們社會的變態及程度。一個由一群對法律價值、對人類文明、對人無限尊嚴無任何敬畏的警察控制著的社會。一個整體上已經是無條件的屈從於這種控制的荒誕邏輯的社會。再次驗證了“一個人受奴役,所有的人就都不自由”、“任何一個人的人權受到強權的侵犯,都是對每一個人的侵犯”的常識道理。對自由信仰者的殘酷、暴力和血腥的打壓及採取的任何手段,目前已經擴大到整體同胞的身上!

一張全世界都在尋找的中共罪惡圖片

在大連有一個奇怪的“屍體工廠”,那就是占地近3萬平方米的德國納粹後裔馮.哈根斯的獨家經營的公司。他第一期投資了1500萬美金,建成了一棟6層樓的行政辦公樓以及一個2000平方米的人體標本製作車間,這還不包括一個1000平方米的地下原材料(遺體)保存車間以及人體標本固化車間。目前,該廠仍在進行基礎設施建設,挖地基堆出的黃土足有兩層樓高。

這個全球最大的人體標本加工廠,利用從中國胎兒到各年齡段的成人遺體製作了各種奇形怪狀的人塑標本,目前這些標本在全世界展覽,為哈根斯賺到九億多美金。《了望東方》 報導說,「和稍遠一些地方的高新技術企業廠房上的巨幅廣告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投資巨大、實力雄厚的哈根斯公司甚至連一塊廠牌也沒有掛。」


在“哈根斯人體標本展”中,最受爭議的一個真人標本是一個
懷孕的年輕中國婦女和她肚中的8個月孩子。(人民報檔案資料)

在“哈根斯人體標本展”中,最受爭議的是一個懷孕的年輕中國婦女和她肚中的8個月大的胎兒的真人標本,這張圖片最難尋。按照中國法律,懷孕的婦女不能處極刑,而且即使是車禍死亡,家屬也絕不會允許用自己的兩個親人做人體標本。在大陸只有懷孕的法輪功女學員能夠被惡警隨意殘害死,而無處訴冤。

2005年7月,中共衛生部副長黃潔夫在世界肝臟移植大會上首次代表中共政權表示,「目前中國大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死刑犯」。

《中國成全球器官移植中心》中透露,『一直以來,大陸肝臟移植方面的臨床實踐和理論探討始終沒有出現在國際頂級的醫學期刊上,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大陸的論文作者無法說明“供體”的來源……』

這段話證實了,中共衛生部副長黃潔夫在說謊,在掩蓋著極其可怕的殘害國人的罪惡!而過去我們認為的「白衣天使」已經墮落為中共血腥政權屠殺人民的幫兇!

有良知的中國人決不會看著中共如此殘害我們的同胞。黑幕已經揭開一角,讓我們齊心合力,再把它揭大些,直到完全揭開!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