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和地獄只隔了一層窗戶紙(圖)
 
梁美欣
 
2006-3-13
 

一個屍體的肌肉和骨頭被塑化後劈成兩半
當成藝術品巡迴展覽掙大錢(互聯網)

【人民報消息】上大學的時候,寢室的同學跟我講了這麼件事情:有個人死了,被送進了太平間冷庫。等過幾天,準備把他從太平間運出來送去火葬的時候,家屬發現,和送進來安放他屍體時身體的姿勢相比,他的腳自己挪動過了位置,眼角邊有新的淚痕。那時,我的心裡既為那個「屍體」經歷的悲涼所顫抖,也為醫生在判定那人是否死亡時的草率和不負責任而憤怒。講故事的那位同學告訴我,這種事情在中國很多。我當時想:等到我死的時候最好一下子就死乾淨了,可別受這人為造成的活罪。因為這件事情在某種程度上和自己切身相關,所以給自己留下了深刻的記憶。

近來,當我看了關於蘇家屯關押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被當作活體器官庫的駭人真相,以及消息人士所透露的450名禽流感患者被送進醫院後很可能再也出不來,而被當作醫學實驗材料最後失蹤時,我真是感到在這個國家裡,人間和地獄正並存並行!今天你還在逛商業街,在麥當勞喝咖啡,而一旦你哪天染上什麼禽流感了,很可能就從此到人間地獄去了──只要醫院開個病死的證明,連家人也不知道你是怎麼失蹤的!

然後你的生活環境一下子從現代文明社會跌進了被中共做活人醫學實驗的場景中,實實在在開始承受那種自己過去打死也不相信的非人恐怖中:你在一幫中共獨裁統治下號稱「白衣天使」的醫生手裡由昨日的「上帝」變成了實驗室裡的小白鼠。

那些平時在表面上做著醫生事情,在你眼裡本應保護你安全的軍隊和本應保護你健康的專業醫生,此時把手術臺變成屠宰場,象殺豬一樣,把你身上的每個零件熱乎乎的剝下,再被賣掉,美其名曰是「為國家創外匯」。外國民主國家的人民有法律保護,所以當病患急需換內臟,而醫院裡人體移植器官不夠用時,就被草菅人命如碾只螞蟻的獨裁中共得了空子,不但可以把想弄死的人徹底銷毀,而且還可以拿他們賣錢,撐破自己的腰包。皮膚做成高級護膚霜,骨頭和肌肉做成人體塑像滿世界去展覽,內臟送去移植,301醫院有了愛滋病,這些被迫害的好人的血液和骨髓更是搶手貨,而人腦成了高級滋補品。

到這時,你會發現,《九評共產黨》裡揭露的共產黨的罪惡不過是中共罄竹難書的九牛一毛而已。

以前共產黨殺有錢人、資本家,甚至中共政權主席,劉少奇說打倒就打倒,被迫害死時是裸體的,連褲頭都沒有。其實,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不論誰有多大金錢地位,只要中共需要你死,你馬上就成了一頭屠宰的豬狗,被隨心所欲的處理掉。現在你更會發現,號召「八榮八恥」的共產黨視人命更加如草芥,以殘酷屠殺為最大的嗜好。

大家都記的,在中共所蓄意製造的「文革」斗爭中,對被斗爭對象的五花八門的殘殺方式有:煮活人,吞濃鹽渴死,拋入冰洞凍死淹死,活剝人皮而死,開水燙熟而死,手撕嬰兒兩腿而死……。在廣西甚至出現把被批斗的人內臟剖出,烹燒了吃掉。

中共活取內臟的手法更是積累了相當經驗,技術已臻於完善。

1978年4月30日,鐘海源以「惡毒攻擊華主席」的罪名被判死刑(具有諷刺意義的是,隨後華國鋒的行動也失去自由至今)。她被槍打中右胸。故意不打死她是為了從活體上取出她的活腎為某高幹子弟做移植手術。然後一大幫軍醫撲上去把她活活的解剖了。「手術」完成後,她甚至半邊臉也沒有了。18歲的中學生黎蓮於1970年以「反革命」的罪名被處決,被按在囚車車壁上摘取活腎的時候,連麻藥也沒有打,頂著「救死扶傷」頭銜的穿白大褂者把她衣服往上一擼就下刀了……。而現今,共產黨迫害政治異見、維權人士以及精神信仰者,不但消滅他們的肉體,販賣他們的器官賺錢,而更重要的是銷毀自己的罪證!

那些毫不猶豫「執行任務」的人已經不能被稱作醫生,他們的殘忍性遠超過畜生。他們在中共狼窩中時間太久,從靈魂到行為沒有一點人性的蹤影。

很多人已經感到,沒有了基本人權,就等於什麼都沒有!財富地位等等在獨裁專政下瞬間可以蒸發到好象從來就沒有存在過一樣!

無論中共變換什麼樣的口號去迷惑國人,但只要中共存在一天,我們的生命就一天沒有保障。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