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洛舍維奇暴斃 中共為自己預寫奠文(圖)
 
梁美欣
 
2006-3-15
 

2001年7月3日,歐洲最邪惡勢力之一米洛舍維奇
在海牙前南戰犯國際法庭第一次出庭。

【人民報消息】2000年10月,南斯拉夫前總統斯洛博丹·米洛舍維奇在統治南聯盟達13年之久後,最終被迫交出權力,並在2001年成了國際戰爭罪法庭的要犯。

3月11日,米洛舍維奇在海牙國際法庭的牢房內暴斃。這個有計劃的對成千上萬手無寸鐵的阿爾巴尼亞平民進行“清洗”式大屠殺的共產黨政權的獨裁頭子,終於走到了盡頭。美國國務卿萊斯稱他為“歐洲最邪惡勢力之一”。

米洛塞維奇的死,使人又回想起他所領導的塞共犯下的累累罪行。

科索沃省境內至少75座城市和村莊發生過阿爾巴尼亞平民遭受塞共的集體處決和大規模屠殺,在許多地方發現了群葬墓地。有難民說,塞共“公安”部隊在一個村子把一家人鎖在屋裏活活燒死。還有難民傳出塞共武裝集體屠殺的阿族人在5000以上。塞共武裝將科索沃人趕出家園的同時,有計劃地將阿族的兵役適齡男子從人群中分離出來,下至14歲的兒童,上至59歲的老翁。逃出的難民曾描述塞共軍怎樣將至少二百名男子同難民隊伍分隔開來,強迫他們跪下,然後近距離處決。塞共武裝屠殺阿族男子時還“發明”了一種新的殺人方法:讓他們跑一段距離,然後開槍或用重武器轟炸。他們借此欺騙外界說,死者是軍事行動造成的。


米洛舍維奇被控在科索沃犯下了
滔天罪行。(美聯社)
塞共“公安”部隊和準軍事部隊還對阿族婦女進行有組織的強姦。阿族婦女被強制與家人分離,並送到達科維卡附近的一座兵營裏被塞族士兵輪姦;塞共武裝圍捕年輕阿族婦女,把她們帶到旅館輪姦,把旅館改做妓院;據說,地方軍事基地的一名指揮官,還按照花名冊把部下的士兵輪流派到旅館過一夜;塞共襲擊村莊時,年輕婦女在家中或路邊被輪姦。許多遭塞共強姦的阿族婦女到醫院墮胎。一名來自蘇哈萊克(Suhareke)的阿族少女由於在十四歲生日那天接受了墮胎手術,引起並發症而生命垂危。

塞共警察有計劃地用槍逼迫阿族人離開科索沃的城鎮和村莊。雖然難民是被槍迫著離開家園的,但塞族當局一直強迫他們簽署文件,謊稱自己是自願離開科索沃的。塞共挨家挨戶搶劫阿爾巴尼亞居民財物,再將他們的住處洗劫一空,放火燒毀。阿族難民越過邊境前,塞共軍隊還把難民隨身攜帶的個人財產洗劫一空。

塞共警察塞共在燒殺淫掠了阿族人後,將阿族人作為人體盾牌,掩護塞共軍隊不受北約的空襲。據說,塞軍將年輕的阿族男子從難民隊伍中分離出來,讓他們穿上塞軍軍服,強迫他們在塞族武裝周圍組成人體盾牌。不少婦女和兒童,為塞軍坦克充當人體盾牌。

塞共軍隊還曾經從集體群葬墓地中挖出的屍體焚毀,為的是銷毀戰爭罪行的法律證據。

現在由戰地記者等拍攝的一些照片公布了出來。從這些圖片你可以看到坦克、裝甲車衝進小小的村子裏大量殺人情景,還可以看到被大量發掘出來的婦女、老人和孩子的屍體。

科索沃戰爭中,前中共頭子江澤民不撤使館,反而以中共使館為地下情報站,幫助南斯拉夫軍隊打下美國F117高空隱形偵察機,招致美軍導彈準確洞穿中共使館,直搗地下土庫情報站,中共電視向國內作秀報導“迎接駐使館三烈士骨灰盒”(實為二十余名操作人員屍體空運回蘭州)。

中共看上去和米洛舍維奇走得如此的近,簡直就是他的幫兇和後臺。現在對於米洛舍維奇死亡的消息,在中共的網站上,幾乎看不到對米洛舍維奇的殘暴的譴責,反而,竟然是對米大加辯護,甚至是“懷念”和“讚揚”。中共在全球對米洛舍維奇的一片譴責聲中,為什麼甘冒天下之大不韙,大唱反調呢?

原來,中國百姓最近越來越發現,在現代社會裏,中共對人民的迫害的慘烈的程度仍舊不亞於以前的“文革”和各種“運動”。更如最近被良心人士揭露的,中共秘密集中營將六千多法輪功學員活活摘取人體器官高價賣出發橫財,然後把屍體直接扔進集中營內設的焚屍爐,銷毀罪證。又如,中共醫院將425名患禽流感的病人當作醫學實驗材料,最後使他們失蹤的駭人內幕。然後引發越來越多的人也說出了自己所知道的中共偷竊,掠奪,販賣人體器官的事例,使國際社會震驚於中共的殘忍,越來越看清中共是一個非法組織。中共也看到自己被人家看清到這一步,離死期也不遠了。也許下場比米洛舍維奇更慘。目前中共已經對自己的前途徹底絕望了。兔死狐悲,與其說是在為米氏粉飾形象,不如說中共是在自戀式的為自己預寫奠文。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