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副對聯和一個坑坑窪窪的腦袋
 
諸葛仁
 
2006-3-14
 
【人民報消息】故事就從這坑坑窪窪的腦袋說到一副對聯。這副對聯好神奇,把現在許多許多人的困惑給解答了。

有著坑坑窪窪腦袋的齊紓今年76歲。結實敦厚,紅光滿面,聲如洪鐘,生性開朗。無論是誰看到那光光的腦袋上坑坑窪窪。都會不由的多看了倆眼,我也在其中。

齊紓看到我的困惑眼神,爽朗的一笑,說:“我侄子已告訴我你的來意。你別看我這個腦袋上坑坑窪窪,故事可多著呢,咱們就從我這個腦袋說起吧”。齊紓收起了笑容,一臉的凝重。

“你們不知道,我可早就知道:共產黨是一群流氓!早晚老天爺要滅它!”這個開門見山的開場白讓我倒有一點兒吃驚。

齊大爺接著回憶說:

我二十歲那年,他們逼著我參加了一個1700多人的動員大會,動員人們參加那個邪黨。會上不務正業的二流子們又訴苦又哭,共產黨又許願又填蜜棗,場面好不熱鬧。區長乾脆把話挑明瞭說,跟著他們幹,將來吃香的喝辣的。

但是正道人沒一個上去報名的,上去報名的都是那些懶漢、二流子,也就是中共說的革命依靠的力量「流氓無產者」。

我那時在城裡一個商行裏做事,我去開會那天,一個姓馬的區長動員了幾次,識字的沒一個報名。因為我穿了一件長衫,一看就是個識字人,被那個馬區長盯上了,他問旁邊的一個人,知道我是商行的大夥計,就站到臺子上向我招手,讓我上去報名,我搖搖頭拒絕了。

散會後,我回到商行,沒想到那個馬區長也追到了商行,動員我參加他們的黨,我又拒絕了。以後他幾次糾纏,為了躲避他,我回到鄉下老家。可能他從商行了解到我的地址,連著給我寫了十七封信,都被我斷然拒絕了。沒想到,這個拒絕給我帶來的是一生的災難。看到了吧,我這坑坑窪窪的腦袋,就是被這些畜生用盒子槍的槍把子砸的。真是一群土匪流氓呀!用著你的時候甜哥哥蜜姐姐,你不順從時,它就把你他往死裏整。

「它們越打我,越說明我拒絕它們是對的。每當我被它們打的頭破血流,昏昏沈沈的時候,我心裏告訴自己:齊紓哇齊紓,你可不能死,你一定要活到老天爺懲罰它們的那一天!」說到這兒,性格爽朗的齊大爺有點哽咽,眼裏含滿了淚水。

「老天爺有眼吶,我活到了這一天。《九評》我看了,老天爺要滅這個流氓了!你知道嗎?打我的人已經死完了,凡我知道的,在那1700多人的大會上報名,跟著這個邪黨幹的人,都死了,死完了。」他突然聲音放低,喃喃道,「我還活著,我還活著……」。

大嗓門兒的我也不由的放低聲音問:「是什麼力量支撐著您走過這五十六年,而不改變初衷呢?」

「神的力量!」──這回答讓在無神論環境中生活久了的我深感震驚。

齊大爺說:過去我們縣城裡有個「天爺廟」,廟門上有副對聯,好多老輩人都讓家裏人把它記在心裏。

上聯是:行善必昌 行善不昌 祖上積有餘殃 殃盡再昌;
下聯是:行惡必滅 行惡不滅 祖上積有餘德 德盡再滅。

齊大爺說:現在很多人都說,為什麼有的人整天幹壞事,還吃香的喝辣的,有的人很善良卻生活很苦,所以不相信有神佛。其實這副對聯講出了一個人看不見的天理。

上聯是說:行善肯定得好、發達,如果不是這樣,那就是祖輩上做的壞事遺禍子孫,子孫還得替祖上償還,償還完了,只要行善這個人這個家庭一定會再昌盛發達起來。

下聯是說:行惡肯定要遭惡報,如果幹壞事還能過的挺好,那就是祖輩上做好事積的德還有,如果繼續行惡把剩下的「德」都耗盡了,那下場就是被滅掉。

齊大爺說:我們村裡的人都記住這對聯,都告訴孩子們不能幹壞事。中共怕老百姓信這個,信善惡有報,就把天爺廟扒啦,把佛像砸了,廟門上的對聯也給毀了。你知道它們為啥扒廟砸佛像嗎?你知道共產黨最怕啥嗎?我告訴你,共產黨最怕神佛!它最怕老天爺!它不敢見老天爺!它以為扒廟砸佛像神佛都不懲罰它了?沒那回事兒!誰也跑不出神佛的手掌心!

齊大爺朗聲大笑說:這不,老天爺滅它就在眼前!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