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中共官員請不要積累你們的血債
 
——──即中共政權以黑幫手法圍攻我全家的第120天
 
作者:高智晟
 
2006-3-20
 
【人民報消息】今天是歐陽小戎、胡佳被中共政府綁架的第34天,也是齊志勇失蹤的第35天。一個政權,淪落到了只剩下用黑社會流氓地痞的手段對付自己的人民,這也標誌著這個流氓政權已徹底喪失了“依法治國”騙局的底氣。

今天中午著名維權人士郭飛熊被廣東公安廳派去的6名秘密警察在光天化日下毆打,根據他的夫人講,施暴的過程及其恐怖和血腥。一名身高在1 米83左右的秘密警察暴徒(該警察上次將郭飛熊從北京帶回到廣州),殘忍地拳擊郭飛熊的太陽穴及面部,郭當場被打得滿臉是血,頭上被重擊後腫起了許多大包,按郭飛熊的話是:“我被打得差點昏過去,感到暈頭轉向。”

這無疑又算得上是廣東官吏對人民的又一筆血債,這筆血債暫且應該記在張德江、黃華華、及公安廳梁國聚等人的頭上應當是不偏不倚。

我們是在第一時間得知郭飛熊被野蠻歐打的消息,夫人淚流滿面,我則良久閉口不語。儘管在同一時間,我和夫人也在我的辦公室裏正面對著另一種形式的“暴力” ——北京市稅務官員不僅要“依法”對晟智律師事務所從2002年2月21日(成立日)起到2006年3月16日的經營情況進行測查,而且還特別強調:要遵照北京市稅務局領導的指示,對我所幾年來與當事人簽訂的合同文本執行情況也要“依法”進行測查。郭飛熊被打的消息將我眼前的厭惡和無奈沖得蕩然不留。

“中國向何處去?!”我在閉嘴不語的過程中,頭腦裏一直在重覆著這個問題。“中國向何處去?!”中共從來以民族的領路人自居,它在歷史的過去和歷史的現在,都絕不允許中國人民去理性的思考這個問題,著名華裔經濟學家楊曉凱,在19歲時曾在大陸思考過這樣的問題,被中共以“現行反革命罪”關入死牢10年。今天的郭飛熊因堅求對這樣的問題的思考,而承受了已經數度發生了的血腥暴力迫害及現今的死亡威脅。

中共對中國人民幾十年來的早已棄絕人性的血腥統治,決不能是代表著一種在中國是不能改變的繼續延續下去的發展!可能有一些看到我上述言論者會上綱上線說我是“煽動顛覆國家罪”,我還是想特別強調的是,沒有人生來是把顛覆自己國家的政權當成是人生的一個樂趣;另則,唯獨在中國有不絕如縷的“顛覆政權者”;再則,人民要求改變不道德的、無民意基礎的、且無底線、無休止地暴虐國內人民精神及肉體的政權之努力,不但不被視作是利國利民的好事,反而是將其當作犯罪來對待。中共的這種持續的行為邏輯,本身就證明著,它自己當年以暴力改接是被他視作是反動的政權的行為即是犯罪。

中國必須和平實現邁進自由、民主、人權與法治的發展軌道!過去一年裏,在中國極具代表性、普遍性的,廣東省黨委及政府為代表的黑惡勢力,對整個中國社會的文明、道德及法治價值的、已完全不再留意於人性理智地殘橫地隨意踐踏及無底線傷害的嚴酷現狀,和去年年底以來廣東省的黑惡勢力擺出了的種種徹底無法無天的流氓惡棍嘴臉,最後發展到了公然殺戮無辜同胞的生命,公然以血腥暴力打壓一切謀求依法維權的個體。郭飛熊一家的苦難遭遇,即是主張依法維權者的命運最典型的縮影。廣州黑惡勢力的暴虐行徑,迅速被北京、山東等地效法,一時間,以黑社會的流氓手段綁架、軟禁、騷擾甚至是毆打維護自身權利的依法維權個體者的行動成了一種時髦,荒誕的被各地政府當作是維護他們的權利穩定的、所需要的、絕妙辦法。尤以北京為例,是全盤照搬!完全到了一切都不管不顧的地步。正是這種末日心態下的不管不顧,才使得我整個民族必須正色面對中國迅速和平轉型的緊迫性問題。中國,中華民族,再也沒有道德資格這樣任由少數敗類挾持著茍活下去了。當我還能自由的發出我的聲音的時候,我願一萬次重覆著我對現今具有中共官員身份的同胞的勸告:我們從來未將你們中的任何個體視作是我們的敵人——我們的心中沒有敵人。我們願舍命去實踐的和平轉型,並無甩掉我們民族中任何一個成員而為一個群體去謀福利的想法。而以廣東省為代表的地方黑惡勢力的所作所為,將把中國社會拖入一個完全以叢林規則為主導的社會。我們都非常清楚的知道,不僅是我們,連我們的子孫後代,都將必須生活在一起。是一種充滿血腥打壓的叢林規則來發揮作用的社會對咱們的子孫後代有利,還是充滿著自由、和諧、仁愛的、法治規則的社會更符合我們子孫後代的福祉?這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道理!

中國社會的和平轉型是一個絕對不能動搖的底線,是一切的前提!郭飛熊數度被非法關押,和在非法關押期間對之喪失人性的摧殘、折磨,以及每次出獄後,秘密警察對他及他一家人遠離人性的、遠離人應有理性的壓迫、騷擾,卻從未動搖過他堅求中國社會和平轉型的絲毫意志!而以廣州官吏為例,你們自己又在這種和郭飛熊及家人的野蠻暴行的過程中獲得了些什麼呢?這樣做真的使你們及你們的家人內心裏感到更加的安全了麼?答案是相反的。

中共內部有一大批對自己民族的明天抱有美好願望者。郭飛熊及太石村民去年年底的獲釋。即是廣東省檢察系統和法院系統這種良知價值的明顯印跡。這也是我和郭飛熊們堅求的底氣和信念所依!我想再次勸誡那些迷信暴力的官員,不要再不明智的積累你個人對人民的血債。請你們正視中國人民的善良美意,為了我們民族的明天,善良的人民沒有把中共的政權已經實實在在犯下的累累血債,記在任何一個自己官員的頭上,這應當是我們福祉,這實際上也是人民最明顯不過的妥協,這本應當是被視作我們民族的明顯價值的一大幸事!許多的中國人告訴我,為了民族的明天,我們甚至可以承認:你們可以保守你們已經到手的財產,儘管誰都清楚這些財產獲得過程有多麼的背棄人類社會的道德及正義良知,但從今後起,我們決不答應你們再這樣繼續下去,國內外中國人風起雲湧的抗爭風暴,持續表達的就是這樣的決心!

中共內部那些有良知的官員,請你們不要放棄對你們及你們的子孫後代利益的責任,不要任由廣東省梁國聚這樣的地方官員,挾持著你們及你們子孫後代的利益決計要走到那窮途末路。自由、民主、人權及法治中國的明天是坐等不來的。坐等是對自己及子孫後代利益追求責任的完全放任!

今天,秘密警察的跟蹤如常,稅吏的喝令使我不得不到辦公室聽候使遣!一下樓,跟蹤者的幸福之情、興奮之情溢於他們的行動中,群湧而行。辦公室的周圍,北京市公安局的幾十名警察正呈如臨大敵勢。中午回家吃飯時,看到一群年輕的警察正在西大門警衛室裏吃飯,煞是敬業狀,真令人惋惜!

2006年3月21日 在有特務與黑社會打手圍困的日子裏於北京家裏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