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2006年3月18日絕食日志
 
作者:高智晟
 
2006-3-19
 
【人民報消息】今天是每週7人接力絕食的第五回合中我的固定絕食日,全國29個省的554名同胞(其中山東朔州的崔前進等427名下崗工人同時進行絕食)將和我一樣度過餓肚子的24小時。

至今天,歐陽小戎已被綁架了32天。

今天也是中共政權用黑社會手法圍攻我家的第118天。

瀋陽的蘇家屯最近可謂名聲遠播。蘇家屯這三個字驟然間變得不尋常起來,這是因為“蘇家屯”三個字和“集中營”這三個字結合在一起,即“蘇家屯集中營”。蘇家屯集中營這一稱謂正在以不同的模式在這個星球上還有人居住的地方快速的傳播和擴散著,它刺痛了許許多多善良人的心,這種被刺至深痛者尤以中國人為甚。當我在陽臺的沙發上聽到這一極度令人痛心的消息時,不禁淚水湧流。

這本是驚駭世人魂魄的消息,但我卻是在淚水中平靜的聽完了朋友在電話裡的敍述,在今天的中國大陸,何時、何地、何人兜翻出中共針對中國人民任何驚煞人類的超間罪惡,已不會有多少中國人被驚得呈目瞪口呆狀。最近幾年中,我所看到的、我所正在經歷的,無不驗證著這樣的結構規律,即:只會有中共想不到的惡,不會有它不敢做的惡!

蘇家屯事件親歷者的講述,帶著血、帶著慘烈,平靜的講述文字中滾動著激越,滾動著中國同胞痛苦的悲鳴,滾動著21世紀中國人苦難慘烈的悲歌!

事件親歷者的公開講述,加之擁據著世界上最為龐大輿論工具的嫌兇中共令人驚奇的沉默,人們有理由相信,惡貫滿盈的中共內部反動派,在蘇家屯集中營事件上的理屈詞窮。

集中營,法西斯血腥殺戮的代名詞,它刺痛著人類永恒的記憶!當我和某國政府官員朋友談起蘇家屯集中營事件時,不到一分鐘,對方即淚流滿面!集中營存在的歷史,因其赤裸裸絞殺人類文明的罪惡,讓文明人類有理由、有道義及責任對其保持著持續的警惕和敏感!

如果蘇家屯集中營確有其事,這樣的事情就已不再屬於中國的所謂內部事務,切不可再讓中共還自己叫喊說“這是中國的內政”。集中營事件中的罪惡,屬國際法領域公認的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這樣罪行的決策者與施行者無論是誰,無論是否受到國內法律的處理,都不能免除責任者在國際公法原則框架中所應當擔負的責任。

中共政權不斷放言說它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國,無數聯合國有關條約的簽訂者,無論它作為一個當事國還是作為一個成員國,它都有義務配合國際社會澄清這個問題。國際社會也應在此問題上表現出自己的責任和效率,不應無限期的拖延這種關涉整個人類尊嚴的、這樣重大事件真相的調查!國際社會必須清醒:中共是一個人類有史以來,在犯罪和銷除罪證方面最為高效的這樣一個犯罪集團,拖延無疑是對可能的銷毀罪證的間接縱容。

今天絕食的意願表達中,我首先表達對中共政權在這樣驚天動地的事件上死寂般的不做聲的抗議!強烈呼籲國際社會迅速啟動對這一事件調查的程式。

3月13日下午6時,河南省溫縣警察暴力衝擊家庭教會,暴力毆打了數量不詳的基督徒。其中基督徒李公社被當場打斷肋骨,當場將參加聚會的基督徒全體非法拘捕。時至今日,仍有24名基督徒被非法關押,大部分信徒的人身及家宅被非法強制搜查,搶掠眾信徒的錢財和數量難估!

我們抗議河南警察的這種公然踐踏信仰者憲法權利的野蠻暴行,對遭到毆打的李公社等信徒,對那些仍被非法關押的基督徒,表達我們最堅決的聲援!

不走出家門的絕食維權反暴力、反迫害者,現在也成了野蠻暴政持續迫害的物件。今天是齊志勇失蹤的第32天,胡佳、歐陽小戎失蹤的第31天,這些失蹤者的名單還有一長串,諸如:蔣美麗、倪玉蘭、李貴鳳、張淑鳳等。還有溫海波、馬文都等數以十計者被非法軟禁。上海人民政府則更是將參加絕食的劉新娟等4人非法關進精神病院以非人道折磨,令人毛骨悚然。

在對這些正在承受苦難的勇敢者表達敬意的同時,我們強烈譴責中共政權踐踏人類所有文明的底線,將一切我們民族中稍有一些責任及良知者,像毫無尊嚴的動物一樣動輒以野蠻關押的反動行徑!

今天是我們行24小時29省的絕食,以表達我們對這些正在承受苦難者的聲援!

最近很有一些道德之士,更有一些壯懷激烈者,簡直可以稱得上是道德家者,竟信口開河說這些勇敢者的承受苦難是源於對我宣導的維權絕食運動的激情支持,從而在道德上執意貶損這些勇敢者,更有那輕狂者指責這些勇敢的擔當者:“他們心中沒有人民”,借此以映襯指責者自己的道德“高度”和“心目中有人民”的“高大”,將高大及高度自我模式化之心昭然。

盲人陳光誠,僅因為對山東臨沂受到計生政策執法者迫害的群體說了一些公道的話,為把一個盲人,一個正直公民粗暴的隔絕於外部世界,山東省委、省人民政府竟令人難以置信的動用了一切令文明社會無地自容的惡劣手段,圍困並迫害了他家一年之久。秘密警察和黑社會成員公開合群,24小時不間斷的、下流的圍困騷擾了他家一年後,前幾天終於絕望的將他非法抓捕。一年裏,這支讓山東省委、省人民政府高度放心的流氓合成群體,在陳光誠所在的村裏,製造的惡行可謂罄竹難書,同情、關懷陳光誠的村民被打、被捕、被騷擾者人數者眾,更有幾名持續扶助陳光誠的村民也遭到了非法暴力。一時間,山東黑惡勢力竟氣焰囂張、甚囂塵上,對一切文明都不管不顧的末日心態昭然。

今天我們同樣要表達對勇敢正直的公民陳光誠的敬意和聲援,同時對山東地方黑惡勢力踐踏法治文明、輕蔑人性及道德文明的惡行表達我最強烈的抗議!

3 月6日,河南開封60多歲的上訪老人方林在河南駐京辦事處被活活打死。當地警察竟然在第一時間,非法控制了死者的全部親屬,以阻止被害者的親屬繼續申告!今天,我們這些被剝奪了幾乎所有的權利者,向死去的老人方林一家表達我們的聲援,對至老人死亡的警察,以及老人死後繼續對他的家人施惡的警察,表達我們強烈的抗議。

我們和許多勸說我們的智者朋友一樣,明白我們所處的時代,和面對的是何等殘忍冷血的制度。絕食的過程是痛苦的,絕食者承受苦難的過程,絕無喚出冰冷統治機器一絲溫情的奢望。但我們須以承受痛苦的勇氣和耐力來警醒我們自己,也期望能警醒我們民族中絕大多數善良的同胞,正視、面對我們社會中嚴重的、普遍的、卻是持久存在的不公正,正視、面對我們社會中的沉重和苦難,使全民族挽起手來,走向我們民族和解、和諧、文明進步的明天。

今天是我的第三個足不出戶日,這對“親密相處”了數月之久的秘密警察兄弟而言,顯得有些薄情寡義!我則以為兩情若在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儘管我已三天沒有去辦公室,北京市公安局的幾十名警察及便衣和黑社會打手仍呈如臨大敵狀,堅守和遊蕩在我的辦公室的四周。根據這兩天被他們綁架後獲釋者回饋回來的消息說,這兩天圍困不但沒有絲毫的鬆懈之勢,他們反而在我的辦公樓的北門新增設了崗亭,擺出一副準備打持久戰的架勢,場面甚是熱鬧。

2006年3月18日 在有特務與黑社會打手圍困的日子裏於北京家裏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