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讓世界震驚的證據(圖)
 
黎梓
 
2006-3-22
 

哈根斯大連“屍體工廠”製作的一具人頭骨。
死者生前痛苦、掙扎的表情怵目驚心。(AP)
【人民報消息】六千人當中的四分之三的人已經被挖空心臟、腎臟、眼角膜、皮膚後死去,並被毀滅屍體。這是中共有計劃的群體滅絕。

地點就在瀋陽市蘇家屯區的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後院,具體地址在瀋陽市蘇家屯區雪松路49號,是中國首家治療心、腦及周圍血管疾病的專科醫院。

該醫院只有少數官員和部分醫生秘密從事摘取器官的手術,醫院其他工作人員部分人知道此事,但忌諱莫深,大家因為擔心滅口和惹事都回避此事。只有非常被信任的醫生才能夠被挑選來做摘除器官手術的主刀醫生。

被關押到這裏的人都是法輪功學員,這就是為何現在人們稱其為「蘇家屯法輪功集中營」或「蘇家屯集中營」。裏面關押的大多都是從瀋陽大北監獄、馬三家勞教所和其他監獄轉過來,或者是從公園、民宅等地抓捕過來的法輪功學員。

關押在蘇家屯的法輪功學員,每個人給一張紙,如果不煉法輪功了,按上手印,就馬上釋放,但沒有人簽字不煉功。很多人絕食抗議,不吃飯身體很虛弱。往往一個人被叫出去了,也可能被告知帶到外面治療,就再也沒有回來,裡面的人會覺得他們被釋放了,其實帶出去的人先被打昏,再注射麻藥,然後在手術臺上被挖空器官。

最殘忍的是,由於這種屠殺是秘密的,而麻藥是根據醫院病人多少來配備的,蘇家屯這個醫院實際公開的病人沒有多少,公開紀錄的手術也不多,所以這些秘密進行的摘取器官手術是得不到正規麻藥供應。為節省麻藥,摘取這些健康的法輪功學員器官時注射的麻藥非常少,可想而知被活生生摘除器官的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痛苦。

一位以旅遊名義赴美的前醫院員工近期揭露了這件駭人聽聞的,延續了幾年,至今還在進行的有計劃屠殺。她披露關押在他們醫院後面的六千法輪功學員中的四分之三的人已經被挖空心臟、腎臟、眼角膜、皮膚後死去,並被毀滅屍體。她認為現在還有大約二千法輪功學員還在這個醫院,她擔心這事披露出來,當局現在會毀滅證據和滅口。

這位證人的丈夫是腦外科醫生,是其中一位摘除眼角膜的主刀人,她知道這件事情是2003年,她的丈夫已經幹了兩年多。為此他們離了婚,前夫遠走美國。活體器官摘除和焚屍的慘烈,給證人和她的家庭帶來摧毀性的陰暗後果。每次回憶,證人都情緒激動,承受難以描述的痛苦。外界更難以想象受害法輪功學員本人遭受的痛苦!

證人說,她前夫知道被活體摘除器官的是法輪功學員。每個主刀人都知道是法輪功修煉者。2000年那個時候大陸網站報導蘇家屯組織政治學習,誹謗迫害法輪功。主刀人被告知迫害法輪功不算是犯罪,象是幫共產黨“清理”似的。

她回憶說,前夫2001年調到蘇家屯醫院時是實習醫生,很快提拔為腦外科主治醫生。2003年開始,我注意到前夫精神方面恍恍惚惚的。他抱著沙發枕頭看電視,你把電視給閉了,他都不知道。

剛開始前夫只是說想換地方。我奇怪:待遇這麼好,為什麼要換工作?慢慢的,他開始晚上盜汗、做噩夢,床單濕透了一個人形。

證人最先不是從前夫那裏知道的,是她朋友目擊了在蘇家屯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她有一個同學的哥哥2002年剛參與進去沒做幾個手術就去了國外。在證人的再三追問下,她前夫才把真實情況告訴她。他說手術臺上的人或者是昏迷,或者是神經不正常的。眼角膜活體摘除大都是兩頭──老人和小孩。關押在蘇家屯這個醫院的6000余名法輪功修煉者沒有活著出去的。

她前夫是做眼角膜摘除的。開始也不知道手術對象同意不同意,人推過來已經麻醉,沒有知覺。開始她前夫也不知道,手術臺上的人是活的,做了幾個就知道了。他說,叫他幹的人說,你已經上了這條船了,殺一個人也是殺,幾個人也是殺。他說,後期也知道有活人, 摘除眼角膜後,其他器官賣到什麼地方、器官或屍體送到什麼地方,他說他不過問,怕自己被滅口。但即使來到美國後,這位參與屠殺者也依然過不了正常生活,開車也是緊張得要命,因為那些手術臺上痛苦的表情總在眼前晃動。

證人說,現在中國需要做皮膚、眼角膜、腎臟移植的病人很多,很多病人需要排隊等待器官,現在一個腎器官能賣到3萬美元到10萬美元不等,這個生意利潤太大。證人說,得到好處的人不僅僅是醫院高層和中共衛生系統的官員,這是一場「國家」犯罪,從政府官員到醫生和販賣器官者的集體參與,共同從中得利。

證人說,我知道現在醫院還有法輪功學員被關押,我希望這個事情能夠盡快在國際社會上曝光,能救這些還沒有被殺死的人。另外,我希望能夠將事情曝光,為我的親人贖罪!我希望社會能夠關注此事,盡快阻止這個驚人的罪惡。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