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暴力衝擊家庭教會 十足的惡棍
 
——──即中共政權以黑幫手法圍堵我家的第122天
 
作者:高智晟
 
2006-3-23
 
【人民報消息】今天是歐陽小戎被中共政權以黑社會手段綁架的第36天,孟慶剛被劫持的第2 天,中共內部反文明勢力以這種流氓行徑來繼續著它對中國人民的粗暴挑釁。

宗教信仰自由是在人類的歷史長河中以歷經苦難和血腥的代價贏得的最寶貴的人權內容之一。人類幾千年裏帶血的經歷警示著我們,一個充滿尊嚴、具有道德的文明社會的到來及和諧維系,保障宗教信仰的自由是其核心的條件及基礎之一。一個執意踐踏信仰自由的社會,必是一個人的尊嚴得不到應有尊敬的社會。而這樣的社會也必是人性墮落、道德淪喪的社會。

欲維持暴政對良知的統治,則必是一貫的施行對宗教自由的血腥打壓。中共政權存在的歷史,即是對信仰自由壓迫的專橫、野蠻及暴虐的罪惡史。中共建政初始,假取締“反動會道門”之名,血腥絞殺不同宗教信仰團體及信仰者個體的殘酷及肆無忌憚令文明社會毛骨悚然。王怡在一篇《向黑社會轉型》的文章中結論到:“一個政權在建立之前,如果依靠的是黑社會方式,那麼它在滅亡之前,也一定會回到這種黑社會的方式。”中共最近幾年對信仰自由野蠻迫害的走火入魔勢,大致上可被視作是上述之在滅亡之前規律的自動回歸。

3月20日湖北仙桃市百餘名基督教徒聚會禱告,當地警察對聚會場所突然進行了暴力衝擊,正在傳道的牧師廉長年在傳道的講臺上被抓捕,當地惡警的惡名迅速的遠播中國大地。

3月13日,河南溫縣80多名基督徒聚會禱告時突然受到當地警方的暴力衝擊,多名信徒在教會遭到警察野蠻暴力毆打,其中信徒李公社被當場打斷肋骨,至今仍有24名基督徒被非法關押,80多名的基督徒中大部份人的人身及家宅被警察非法搜查。

去年新疆昌吉市基督教徒聚會時遭到警方的暴力衝擊,其中有13人被非法關押 15日,從關押到釋放,警方公開耍流氓,拒絕出具任何法律手續,當場扣留了來參加聚會教徒的轎車等交通工具,照舊是不出具任何法律手續,“與賊的搶劫唯一不同的是搶劫者穿著制服”——一名被非法關押了十幾天後獲釋的教徒如是說。而這僅是新疆警察去年全年數十次非法衝擊家庭教會暴力中的一次。

今年的元月份,北京警察兩次非法衝擊我所在的方舟教會,騷擾、阻止教會基督徒的週日聚會。2月中旬以來,北京警察在秘密警察的指使下,對方舟教會的騷擾外部世界鮮為人知,人們無法想像北京警察持續的、不厭其煩的攪擾我們教會聚會的惡劣行徑。從春節過後回京至今,我參加過連續5周的教會聚會,令外部世界難以置信的是,方舟教會在5周的時間裏,竟然逼迫至4次搬遷,幾乎是每週一次搬遷,原因就是時刻在我身後跟蹤的秘密警察喪失理智的攪擾。方舟教會每換一次聚會場所,終日跟蹤我而至的、見人即蒙上臉的秘密警察就會迅速指使那些不需要蒙上臉行惡的警察出面搗亂。他們吸取了元月衝擊方舟教會被拍照曝光的教訓,這幾次規律性的套路都是在我們聚會結束後,警察迅速傳訊聚會場所的出租人或提供人,呵斥說“有人舉報”你們教會聚會擾民,為了維護“良好”的社會“秩序”,請你們立即停止這樣的聚會。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是換了新的聚會場所,每次聚會時大多數人都是人心惶惶!我(估計不是我一個人)從內心深處感到,部署並執行這樣任務人的徹底惡棍心理和流氓人格。一種美好的心靈聚會所在,中共的警察,他們會以最不顧及顏面和聲名的惡劣方式證明著他們的無所不在及無惡不施。

自由即是人類生命的本真,更是一個有道德規則社會的結構和命脈的基礎。信仰自由又是人類一切自由權利中最為基本的自由權利之一,幾十年來,尤以最近的幾年裏,凶殘的暴政機器,對人民信仰自由的瘋狂迫害,已經到了難覓人性印記的境地。中共常常自鳴得意的說它使中國成了主權自由獨立的國家,但是,任何尚存一絲公正心的人都會得出這樣的結論,即幾十年來,它制下的國內人民持續的全被奴役、全被侮辱、被迫害及被損害。人們對心靈的自由信仰的尋求長期被野蠻踐踏,中共統治下的主權中國,幾十年裏,無數的人僅僅因為心靈信仰而付出了寶貴的生命代價,為此而失去人身自由及遭至其它苦不堪言的摧殘者更是難以數估。這樣的獨立主權“國家”,對所有深受苦難的人民而言其意義何在呢?

今天的跟蹤情況比前階段“文明”了許些,一位北京的律師朋友熱情地前來探望,為了他的安全,我去了一個肯德基店與他見面,跟蹤的車輛和人員和我始終保持了一個比較遠的距離,我進了肯德基後,他們也一改過去緊隨而至的做法,始終未進店門,將車隊也停在了對面的馬路上,一改往日就停在我周圍的習慣,雙方“默契”的維持了一種較為“和諧”的狀態!只是對這種狀況為什麼會發生我不得而知。

2006年3月22日 在有特務與黑社會打手圍困的日子於北京家裏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