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在當時看來是絕密的消息(圖)
 
許明
 
2006-3-14
 
【人民報消息】今天看到中共的監獄和醫院聯手非法盜取服刑者器官的報導,不禁想起一件事。十多年前回老家,曾經因為辦一件特殊的事情,認識了一位年逾古稀的老醫生,他曾供職解放軍某醫院,幾次接觸後,話談得投機,他向我們透露了一件在當時看來是絕密的消息:中央和軍隊領導換過死刑犯的器官。那時只有中共的領導們才能享有此待遇。

他還透露過有些軍事法庭秘密判死刑的軍人,很多都沒落個全屍。有的是活生生先取了內臟後才被槍斃的。根本沒有得到本人或家屬的同意。家屬連骨灰都沒見到。

現在很多醫院也搞這個器官移植,也在盜取死刑犯的器官,為什麼這些醫院和監獄這麼囂張,因為中共的黨官一致都是這麼做的。上行下效。

最近有知情人士透露了盜取器官的過程,真是恐怖!

行刑前由指定的醫生給死刑犯取血化驗的,以便找到與之血型相配的器官接受者。取血過程中,犯人只被告之是做身體健康檢查。同時,要求死刑犯為一大堆的文件簽字,文件中就有同意捐助器官的文書,但實際上犯人幾乎都是在被蒙蔽的狀況下簽的字。

器官來源都是犯人,那些需要健康器官的病人都心知肚明。取得器官的過程通常是醫生護士得到通知後,就馬上出發去刑場,這邊醫院就把病人推入手術室等待。到了刑場槍一響,醫院那邊馬上就為病人動手術,切除壞的器官,而刑場這一邊,就把犯人拖入救護車內動手。

對於要取其器官的犯人,行刑的人是知道的,所以他不會一槍把判死刑者打死,據當時的同事講,摘取器官本身也需要時間,如果打死了,血液不流通了,取下的器官就很難成活,所以,進入救護車內的犯人此時還沒死,醫生就開始象宰動物一樣割取器官,器官取走時,犯人身體還在流血。然後器官放入特制的容器拉著警笛緊急送到手術室。一般槍斃的犯人是有家屬來收屍的,而被取器官的人就不通知家屬,直到火化後才告訴家屬。

在廣東就發生過這樣的事。一名沒被打死的死刑犯被抬到刑場旁邊的救護車裏,做取腎臟的手術,因為是“死刑犯”當然也不用麻藥,正當醫生手術時,被取腎的“屍體”就突然坐了起來,並問:“我這是在哪裏?”嚇得醫生用大棒子拚命把他再打昏。

被取過腎的屍體,心跳、呼吸可能仍正常,直接裝入事先準備好的大塑料袋中,另有專車送火葬場立即火化。有專人監視完成,火化完負責此項工作的人將骨灰存放在火葬場,回來後由專人將骨灰存放收據交給法院,憑此收據法院還可向死者家人詐取一筆收屍費,至於他們的親人臨死所受過不應該受的罪,或者還沒咽氣就被焚燒了,和焚燒前身上少過什麼零件,將永遠是迷。但有一點沒有什麼可迷的 ,就是因為他們有個親人是「死刑犯」,家屬永遠都抬不起頭來。至於他該不該死,是不是冤死,這都是上訪者所要自己去完成的“後續工程”了。

其實現在發生的什麼事情都是中共的教化造成的。說中共使中國社會道德淪喪,千真萬確!有人以為文革結束了中共文明起來了,不會再像文革時那樣吃人了。其實中共變得更惡了,吃人吃的更精緻了。

現在很多地方,流行吃嬰兒大補湯。很多網站都有登過,看了讓人毛骨悚然的嬰兒被煮成湯的照片。殘忍的連同類都可以吃,並成為時尚。這是中共最先發明的。

筆者的一個朋友的親屬曾經是軍隊醫院的醫生。曾聽他說,他們單位和那些婦產醫院或其他大醫院的婦產科都有很密切的聯繫。那些超生的孩子的母親被強行做人流手術,有的小孩已經6、7個月了,被強行引產,有的小孩打下來之後,還是活的,被醫生清洗處理後,就放到大冰櫃裏冷凍,提供給軍隊醫院,他們用這些嬰兒給那些中央領導做高級補品。實在是殘忍。

他說:有一次,他和一名軍醫去取“貨”時,看到醫院的醫生正將兩個打下來的嬰兒扔到冷櫃裏。可能是帶著用過的膠手套,比較滑,加上醫生和另一人在說話,一個塑料袋從醫生手中滑落,他看到,裡面的孩子的腿(或手)還在動呢。那位醫生撿起來就扔進冰櫃。真的是揪心,醫生被慫恿成了殺人犯。

上面有命令,他們提供的「貨」是不能夠用過藥的,所以很多這樣還活著的小孩就用“物理方法”凍死他們。上邊最中意的是人腦或用人腦製成的補品,說那是特補大補。

其實中共的高級官員享受的那些高級補品,一樣是來源於同胞的骨肉,只不過是製成了膏、粉,提煉成液體而已。是更“精緻”的吃人。

後來,在一些披露紅色高棉的罪惡的書中,發現在柬埔寨的s21監獄中,有很多活人取腦的電鉆機,是專門取活人腦給那些首長享用的,據資料,這些都是從中共這兒學去的經驗。

人們很難想像到中共有多邪惡。表面上看到的都是冠冕堂皇的“君子”,實際是惡魔。中共的第一個黨魁毛澤東,聲色犬馬,在全國建立了多個行宮,在這些行宮建成後,說是為工匠們慶功,期間卻用毒酒將參與行宮設計和建造的人都毒死了,以防泄露行宮地點和內部結構。

看看中國現在社會腐敗墮落,哪樣都是上行下效。人們說社會亂了,不講公德,男盜女娼,這一點不新鮮,自打中共誕生之日就開始共產共妻,建政後薄一波霸占女秘書,江澤民獨攬女歌星,只是表率而已,現在哪位“人民公僕”沒有幾個二奶,會臊的抬不起頭;而下崗工人送老婆出去上別的男人那裏掙錢反倒有些麻木遲鈍,中共統治下的社會就是如此和諧起來的:八榮都讓「人民公僕」占了,八恥都讓貧民百姓承擔了。

最近看到知情人透露的在瀋陽蘇家屯有一個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地方,6000多人關在裏面,只進不出,焚屍前,體內的器官都被掏空,賣給醫院,或私人診所的醫生。

有位朋友在北京的一個監獄裏工作,他說監獄的獄醫隔一段時間就抽一些法輪功學員的血,說是給某些中共的高級領導用,因為中共高層皆知煉法輪功的人身體非常健康,血液更是難求。

幾年前遇到一位山東的朋友,說起現在的黑暗,他給我講了他家的一段經歷。他嬸子因為煉法輪功被當地抓起來了,後來給打死了。家屬不服,要告監獄,可是很長時間都沒告成,屍體一直放在太平間裏。監獄的人囂張地說:沒讓你死無全屍就不錯了。告什麼告。他叔氣得想自殺。他說後來才聽人說,有的人被打死了,內臟器官都給挖走了。

最近更有知情者透露,中共以“國家的名義”搞群體滅絕,並大規模的倒賣人體器官,對國人、他人生命輕視踐踏到了令人難以想象的地步。

既然中共的惡狼本性無法改變,那麼就結束它的生命。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